柯云路:40年前农村过年吃什么-军事新闻-武器装备新闻-兵器谱
兵器谱——汇集古今中外经典兵器
军事新闻

柯云路:40年前农村过年吃什么

浏览:0 发布:2019/07/18 17:07

我从小到大自然已过过不少年,但那个年让我感觉特别“新鲜”,也是我至今印象最深的“年”……那在眼前晃动的新袄新裤,那冒着热气香气袭人的火锅,都成了我对“过年”最形象的记忆。


过 年
文/柯云路



我是1968年12月离开北京到山西插队的。

到村里不久,就赶上了农历新年,也就是中国人最重视的春节了。

农村不像城市,没有星期天和公休日,特别是农业学大寨期间,农民一年到头在地里干活,庄稼收了,还要大搞农田水利建设,除了下雨,每天都得出工。但春节不一样,劳累了一年,过年的时候得好好歇歇,“吃点好的”。那时的农村还相当穷困,常年不够吃,平日里窝头咸菜能吃饱就是好的。但老话是“穷年不穷节”,再穷的日子,过节不能马虎。

一进腊月,男人们还有一搭没一搭地出着工,女人们却早早就忙开了,要拆洗被褥打扫房屋,要为全家老少每一口人都准备出新衣新裤,包括脚上的新鞋。这是一项大工程,平日里要抽空衲好鞋底,要把不能再穿的旧衣服拆洗干净,备成新袄新裤的里子。

这还不算,还要蒸馍炸糕,把正月里的主食准备出来。先要一笼笼的蒸馍,蒸好后晾掉水汽,一层层码进缸里,到时随吃随取。糕也一样,山西炸糕用的是黄米,磨成面和好后先要上笼蒸熟,再趁热揉成一团,揉好后揪成一个一个的剂子压扁,可直接炸,也可在里面放上枣泥豆沙之类。炸成金黄色时捞出,一层层压入小一点的缸中,也是随吃随取,但吃前一定得上笼蒸透,否则硬得没法吃。

杀羊宰猪是年前最热闹的时刻,杀好后队里按人头分配。平日农民的饭桌上是见不到肉的,肉领回家后要按照不同的用途分类处置。羊肉可以剁馅包饺子,还可以汆丸子;猪肉的做法就多了,村里一位公认的能人很得意地“教”过我怎样将二斤猪肉做成八个肉菜:扣肉,咕咾肉,过油肉,红烧肉……不一而足。对于当时的农村,谈论吃食,谁吃过什么,一种东西怎样吃又怎样做,都是极有吸引力的话题。

我和一些知青则被村民们纷纷拉到家里,为他们题写春联。

年就在这样的期待和准备中一天天临近了。

知青们都是第一次出远门,节前就有人被“电报”叫走。那时回京要跟队里请假,一般是家里拍个“急事速归”的电报,虽然都知道是个借口,队里也就准了。临到年根,村里的知青大多还在,我们仍像平日一样每日出工,不可能也无从像农民那样准备过年。

记得除夕那天,十几个知青还商量着晚上吃点什么,农民们早早把我们分别拉到各自的家里,说早就准备好了,一定要去家里吃年夜饭。

我去的这家有四口人,大叔大婶、未出嫁的女儿和小儿子。一进门炕桌上已摆满凉菜,有拌粉条,土豆丝,炒豆腐等,中间是刚刚点上火的火锅,灶上笼屉里热着蒸馍和炸糕。大叔说我是城里来的“大学生”,坚持把我让到炕桌的“首席”,我坐好后他方坐下,小儿子才跟着上炕,大婶和女儿一边一个侧在炕沿,并不正经吃,要忙着端菜上饭。就着烫好的酒吃了一阵凉菜,火锅沸腾起来,掀开盖子,锅底铺着白菜,依次一层层码放着炸土豆、粉条、肉块、炸豆腐、肉丸子,咕嘟咕嘟地冒着气。

这就是当地农民待客最隆重的菜式了。

我们边吃边聊,大婶问我家里有几口人,父母现在哪里;那时我的父母正准备下干校,妹妹刚在工厂上班,未成年的弟弟去了内蒙。我据实告诉他们,一家人边听边叹,说“可怜一家人分了好几处”,又说“你们这大过年的也回不了家”。我忙解释,是我自己想留下来在村里过年的。大叔又信又不太信地点点头:“既来了,就安心过,哪一方水土也养人。”我便不再说明。

除夕后半夜起,村里零零星星响起鞭炮。那时的农民还很穷,能买百响一挂的小鞭就很不错了。燃放前先将编起的炮捻解开,一个一个的点,孩子们成群结队地从这家燃到那家。大年初一,看谁家门前的炮屑多,说明谁家来年的运道好。而这炮屑,初五之前是不兴扫掉的。

由于大年三十睡得太晚,我是在初一半前晌才走到街上的。猛然眼前一亮,但见家家户户、老老少少都喜气洋洋地立在街口,每个人都一身新袄新裤,包括脚上的新鞋。这使还是平日劳动打扮的知青们很是乍眼。去家里磕头拜年被当做旧风俗早已禁止,人们就在街口互道过年好,问候的同时也用目光彼此打量,看谁家的新衣最合体,谁家的花袄最漂亮。从这儿就能看出谁家的日子过得好,谁家的女人能干。

我从小到大自然已过过不少年,但那个年让我感觉特别新鲜,也是我至今印象最深的“年”。那在眼前晃动的新袄新裤,那冒着热气香气袭人的火锅,都成了我对“过年”最形象的记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846b2950102duqe.html?tj=1我从小到大自然已过过不少年,但那个年让我感觉特别“新鲜”,也是我至今印象最深的“年”……那在眼前晃动的新袄新裤,那冒着热气香气袭人的火锅,都成了我对“过年”最形象的记忆。


过 年
文/柯云路



我是1968年12月离开北京到山西插队的。

到村里不久,就赶上了农历新年,也就是中国人最重视的春节了。

农村不像城市,没有星期天和公休日,特别是农业学大寨期间,农民一年到头在地里干活,庄稼收了,还要大搞农田水利建设,除了下雨,每天都得出工。但春节不一样,劳累了一年,过年的时候得好好歇歇,“吃点好的”。那时的农村还相当穷困,常年不够吃,平日里窝头咸菜能吃饱就是好的。但老话是“穷年不穷节”,再穷的日子,过节不能马虎。

一进腊月,男人们还有一搭没一搭地出着工,女人们却早早就忙开了,要拆洗被褥打扫房屋,要为全家老少每一口人都准备出新衣新裤,包括脚上的新鞋。这是一项大工程,平日里要抽空衲好鞋底,要把不能再穿的旧衣服拆洗干净,备成新袄新裤的里子。

这还不算,还要蒸馍炸糕,把正月里的主食准备出来。先要一笼笼的蒸馍,蒸好后晾掉水汽,一层层码进缸里,到时随吃随取。糕也一样,山西炸糕用的是黄米,磨成面和好后先要上笼蒸熟,再趁热揉成一团,揉好后揪成一个一个的剂子压扁,可直接炸,也可在里面放上枣泥豆沙之类。炸成金黄色时捞出,一层层压入小一点的缸中,也是随吃随取,但吃前一定得上笼蒸透,否则硬得没法吃。

杀羊宰猪是年前最热闹的时刻,杀好后队里按人头分配。平日农民的饭桌上是见不到肉的,肉领回家后要按照不同的用途分类处置。羊肉可以剁馅包饺子,还可以汆丸子;猪肉的做法就多了,村里一位公认的能人很得意地“教”过我怎样将二斤猪肉做成八个肉菜:扣肉,咕咾肉,过油肉,红烧肉……不一而足。对于当时的农村,谈论吃食,谁吃过什么,一种东西怎样吃又怎样做,都是极有吸引力的话题。

我和一些知青则被村民们纷纷拉到家里,为他们题写春联。

年就在这样的期待和准备中一天天临近了。

知青们都是第一次出远门,节前就有人被“电报”叫走。那时回京要跟队里请假,一般是家里拍个“急事速归”的电报,虽然都知道是个借口,队里也就准了。临到年根,村里的知青大多还在,我们仍像平日一样每日出工,不可能也无从像农民那样准备过年。

记得除夕那天,十几个知青还商量着晚上吃点什么,农民们早早把我们分别拉到各自的家里,说早就准备好了,一定要去家里吃年夜饭。

我去的这家有四口人,大叔大婶、未出嫁的女儿和小儿子。一进门炕桌上已摆满凉菜,有拌粉条,土豆丝,炒豆腐等,中间是刚刚点上火的火锅,灶上笼屉里热着蒸馍和炸糕。大叔说我是城里来的“大学生”,坚持把我让到炕桌的“首席”,我坐好后他方坐下,小儿子才跟着上炕,大婶和女儿一边一个侧在炕沿,并不正经吃,要忙着端菜上饭。就着烫好的酒吃了一阵凉菜,火锅沸腾起来,掀开盖子,锅底铺着白菜,依次一层层码放着炸土豆、粉条、肉块、炸豆腐、肉丸子,咕嘟咕嘟地冒着气。

这就是当地农民待客最隆重的菜式了。

我们边吃边聊,大婶问我家里有几口人,父母现在哪里;那时我的父母正准备下干校,妹妹刚在工厂上班,未成年的弟弟去了内蒙。我据实告诉他们,一家人边听边叹,说“可怜一家人分了好几处”,又说“你们这大过年的也回不了家”。我忙解释,是我自己想留下来在村里过年的。大叔又信又不太信地点点头:“既来了,就安心过,哪一方水土也养人。”我便不再说明。

除夕后半夜起,村里零零星星响起鞭炮。那时的农民还很穷,能买百响一挂的小鞭就很不错了。燃放前先将编起的炮捻解开,一个一个的点,孩子们成群结队地从这家燃到那家。大年初一,看谁家门前的炮屑多,说明谁家来年的运道好。而这炮屑,初五之前是不兴扫掉的。

由于大年三十睡得太晚,我是在初一半前晌才走到街上的。猛然眼前一亮,但见家家户户、老老少少都喜气洋洋地立在街口,每个人都一身新袄新裤,包括脚上的新鞋。这使还是平日劳动打扮的知青们很是乍眼。去家里磕头拜年被当做旧风俗早已禁止,人们就在街口互道过年好,问候的同时也用目光彼此打量,看谁家的新衣最合体,谁家的花袄最漂亮。从这儿就能看出谁家的日子过得好,谁家的女人能干。

我从小到大自然已过过不少年,但那个年让我感觉特别新鲜,也是我至今印象最深的“年”。那在眼前晃动的新袄新裤,那冒着热气香气袭人的火锅,都成了我对“过年”最形象的记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846b2950102duqe.html?tj=1
当初也算是一个人物
当初也算是一个人物
可惜后来疯了
lvtom 发表于 2012-1-26 14:09
可惜后来疯了
愿闻其详~
e8098 发表于 2012-1-26 14:18
愿闻其详~
大气功师神马的
lvtom 发表于 2012-1-26 14:53
大气功师神马的
80年代气功热害了不少人,这种东西本来就不应该大规模推广
lvtom 发表于 2012-1-26 14:09
可惜后来疯了
别乱说话。

知道《新星》《夜与昼》写的是谁么?;P
mmmmmmm 发表于 2012-1-26 20:26
别乱说话。

知道《新星》《夜与昼》写的是谁么?
586?



柯大师还健在哪,还以为已经餐风饮露了
新星啊!有些感慨

兵器谱文章地址:柯云路:40年前农村过年吃什么 http://www.bqpu.net/news/925499

  • 挖哈哈哈。。。。。。。。最精辟的韩剧
  • 发改委回应油价“涨快跌慢”质疑 称调
  • 三代核电技术能给我们带来什么?
  • 韩美联军"模拟战争&quo
  • 觉得《军事世界画刊》比老国展差远了
  • 全球最赚钱的中国企业为谁赚钱
  • 小战士(被俘后)
  • 国际奥委会叫停境外火炬传递 声称本无
  • 美麗的林柯彤
  • 花枝招展
  • 大盘鸡鸡一张~
  • 国际奥委会决定停止境外火炬传递 只在
  • 寂寞
  • 英国外相:美国单极世界将于G20峰会终结
  • 韬光养晦重大转折 中国转守为攻不再深
  • 天下第一美腿
  • 美专家警示美国勿制造中美对峙危险事件
  • 海南调集上千警力进驻感城镇维持社会秩
  • 早晨起床后的四个健康好习惯
  • FIFA宝贝刘羽琦
  • 请教:关于南朝鲜海军,其战略如何?目
  • y=-1/3x²+2/3x+3 的顶点式
  • 菌种有黄色气泡我制作的菌种菌丝上面出现黄色气泡,针头大的蜂窝眼黄色气泡,是怎么回事?这样的菌种还能用吗?
  • 黄色液体定时冒出气泡看到一种黄色液体,没有外物作用每隔几十秒冒出一个很大的气泡,谁知道这东西可能是什么这东西还能渗透塑料瓶,又有点碱性气体的味道
  • y=-3x²-6x-1用配方法化成y=a(x-h)²+k的形式,并写出他的对称轴和顶点坐标
  • y= - 根号3/2x² +12根号3x 怎么化成顶点式
  • 我们爱生命,我们爱自然,我们离不开亲情、友情这些对我们来说都是不可缺失的.但我们往往不懂得爱惜.请根据生活体验来谈一谈你的感受.
  • 我们爱生命,我们爱自然,我们离不开亲情、友情……这些对我们来说都是不可缺失的,但我们往往并不懂得爱如题,请不要拿已回答过的答案来敷衍,也请不要惜字如命,浓缩精华.
  • 重铬酸钾什么味道?
  • 重铬酸钾溶液是否会挥发?平时使用快速测定仪测定水样的COD时,使用了重铬酸钾溶液,在配置的时候会产生大量的热,能清楚地看到有白气产生,请问在这种情况下,铬元素会不会被带到空气中,从
  • 关于制冷设备的制冷量和耗电量.制冷设备标称制冷量通常都大于耗电量很多,不知为什么?能量的转换只会有损失,怎会能量放大的?
  • 空调额定2500W输出890W.电量怎么算是开机就是890W吗,25度时与30度时的电费是怎么算,那什么时候可以用到2500W 或者电量根据温度的高低怎么算不是变频的,是不是启动后 只要压缩机不停制冷,不
  • 请问阴极铜、阳极铜、1#电解铜有什么关系和区别?
  • 请问阴极铜和电解铜是否同类?如不相同请分别给出它们各自的概念,并且请指出两者的区别和联系?
  • 请问电解铜和阴极铜关系.电解铜是铜离子在阴极得到电子还原成了原子铜,电解铜没有阳极铜,请问我可以理解电解铜和阴极铜是一回事么?
  • 电解铜和阴极铜是不是指同一样东西?
  • 氮源为微生物提供能量的途径有哪些?具体是如何提供能量的?
  • 电解铜是怎么产生的?阴极铜呢?有谁能告知电解铜和阴极铜是怎么产生的?
  • 我想问哈微生物吸收氮源是以什么方式吸收的?
  • 枪声响后,终点计时员看到冒烟,为什么这题有关光速,是因为枪里有火还是太阳光线反
  • 点A是椭圆x²/a²+y²/b²=1短轴上位于X轴下方的顶点点A是椭圆x²/a²+y²/b²=1(a>b>0)短轴上位于X轴下方的顶点,过A作斜率为1的直线交椭圆于P点,B点在Y轴上且BP//X轴,向量AB
  • 在生命中,是亲情重要,还是友情,或者爱情,是什么情最重要?我不知道是什么情重要,我只知道我都想拥有它们.
  • 兵器谱,汇集天下名器。查啊作业帮整容说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