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器谱——汇集古今中外经典兵器
军事新闻

看守所花14万救治患绝症杀人犯引争议

浏览:23 发布:2019/02/23 14:58

新闻快读

  杀人凶犯+绝症患者———这是33岁的范旭东的两个身份。

  按照相关程序,被判处无期徒刑的范旭东,本应在法院发来执行书后,由看守所转至监狱服刑。然而,范的同案犯不服判决提出上诉,按照法律规定,他只能继续等待终审判决。而按照范旭东的病情估算,他根本等不到终审的那一天。

  那么,他患了癌症,看守所该不该管?

  在各方争论不休时,看守所拍板决定———管!

  为救范旭东,看守所花去相当于全所在押人员两年的医疗费———14万多元。于是,一场更为激烈的争论又展开了……

  观点冲突

  □看守所不是慈善机构不应该付出太多

  □看守所此举符合以人为本的法治实践

  问题及建议

  □现行法律规定让重刑犯医疗问题变得棘手

  □在押人员应该被纳入到社会医疗保障体系

  本报记者 台建林 本报通讯员 宋飞鸿

  西安北郊,长安医院一间病房,护士轻轻摘下一个病人的呼吸机。大夫在他的病历上填下最后几个字:晚期肺癌,呼吸衰竭。

  去世的这个病人名叫范旭东,他还有另外一个特殊身份:被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的杀人凶犯。生命凋谢之时,他身边没有亲人,只有守护的民警,还有民警手头14万多元的治疗费账单。

  危重的病人和杀人凶犯,一个应予抢救,一个应予严惩,可当两者身份合一时,激烈争议就如炭火落入冰水……。

  案情

  杀人凶手临判前患重病

  范旭东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家里数他最小,中学毕业后他便在外闯荡,被警方抓获时身背两起命案:2001年,范旭东与4名同伙在西安市北郊将一名妇女杀害;2004年,他又伙同其他4人于郊县抢劫并杀害一名司机。

  2005年,范旭东涉嫌盗窃罪被山西省警方刑拘。查清他正被陕西警方通缉后,范旭东被移交到西安市公安局未央分局,随后被羁押于未央看守所。

  从2009年3月5日开始,范旭东在监室内咳嗽不止,并且强烈呕吐。看守所民警带他去多家医院反复检查后最终诊断为右肺肺癌,且是中晚期,医生预言最长活不过3个月。

  就在病情确诊没几天,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送到看守所,范旭东因犯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盗窃罪等被判处无期徒刑。

  民警好心,为他治疗,可烦躁的范旭东极不配合,两次拔掉氧气管自杀,人高马大的他发作起来几个人都控制不住,为其治疗的医院认为病人危险系数太高,开始往外“赶人”。

  警方

  他首先是个人其次才是罪犯

  “得知诊断结果时我们有点懵,这回遇上了麻烦。”未央看守所所长刘平权叹口气说,在看守所里这种事还是头一回碰到。

  看守所只是临时居所,人犯迟早要转到监狱。他患了癌症该不该管?要管,高额的医疗费怎么出?严重病情摆明治疗的结果是难以挽回;不管,他被送出去任由其自生自灭?贫困的家庭注定无法依靠。

  “治!范旭东首先是个人,其次才是罪犯。”当看守所把积极抢救的方案报送上来时,西安市公安局未央分局局长田鸿礼当即拍板要求抓紧治疗。

  “这不是该不该救的问题,而是如何治的问题。”面对社会的质疑,刘平权说:“罪犯首先是人,是人就有生存的权利,包括生命权、健康权。”随后,看守所民警带着范旭东去了好几家医院,最后转到条件较好的长安医院治疗。

  费用花去全所在押人员两年医疗费

  范旭东前前后后的治疗费,总计有14万多元。按照每人每月12元的医疗费标准,未央看守所所有在押人员两年多的医疗费就此花销。

  两名民警和专门雇用的6名保安24小时轮流值守,整整4个月。在此期间,范旭东产生过自杀的想法,曾试图抢过水果刀刺入自己的咽喉,被看护民警和保安抢下。

  刘平权坦言,在范旭东治疗期间,他时刻担心,怕出现各种意外。在长时间煎熬下,民警们的精神压力很大。

  患病后期的范旭东常疼痛难忍,需打止痛针,一针就需要几百元钱。虽然是看守所掏钱,前来探望的范母也很是心疼,多次向医院提出:“别治了,让娃走吧!”而从范旭东被关押在看守所到患病,不肯原谅他的父亲没有来看过他一眼。

  确诊肺癌后,医生要求患者不能吃油腻食物。范旭东要吃馄饨,看护民警找到一家小店,每天早晨定做买回来。范旭东一会儿点名要吃稀饭、馒头、咸菜,一会儿想吃方便面,有时若不满意就不吃,为了稳定他的情绪,民警们尽可能地满足他的要求。

  7月10日,范旭东火化后,他的家属专门给未央区看守所送来了感谢信,信上写道:“感谢你们,面对一个患不治之症的有罪之人,你们任劳任怨,做到真正的人道主义典范……”

  争论

  看守所为杀人凶犯付出是否太多

  未央看守所花重金救治杀人凶犯的消息传开后,引发了一场激烈的争论。

  “现在还有很多看不起病的公民,为一个罪恶之人付出这么多,看守所不是慈善救助机构,纳税人的钱不是这样花的!”一位网民的留言显得有些愤愤不平。

  当地某网站调查投票,近一半的网民并不支持为杀人凶犯付出过多的经济代价,认为很多普通人因看不起病忍受煎熬,应该把更多的金钱投放在守法公民身上。更有网友不客气地指出,未央看守所的行为是一种自我炒作。

  “让死者有尊严,让活着的人犯们也有一份温暖,促使社会良知的回归。这种花费值得!”另有一些网友认为,看守所的积极态度和做法让人感动,对社会具有极强的教育意义。

  西北政法大学博士生导师、刑法学教授冯卫国也认为,未央看守所的做法符合以人为本的法治实践。认真负责、充分保证人犯的合法权益的做法,是政法机关思想作风不断进步的体现。

  对诸多不同理解,田鸿礼解释道:“不歧视、生活上关心照顾是尊重人格、保障人权的表现。尽全力去拯救身患绝症的范旭东,绝对不是作秀,这种行为孕育在职责之中。这是政府的责任,符合法律规定,无论代价有多大也应该这样做。”

  “杀人凶犯+重病”

  刑罚执行面临一道难解之题

  按照相关程序,看守所在押人员被判刑后,法院发来执行书,看守所会将在押人员转至监狱服刑。然而,一名同案犯不服判决提起上诉,按照法律规定,范旭东只能继续等待终审判决。而按照范旭东的病情估算,他根本等不到终审的那一天。

  警方认为,即便如此,看守所也必须为其积极治疗,这是关怀也是责任。因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看守所条例》有关条款规定,人犯患病应当给予及时治疗;需要到医院治疗的,当地医院应当负责治疗;病情严重的可以依法取保候审。《中华人民共和国看守所条例实施办法》(试行)也明确,对患病的人犯要及时治疗。病情严重的,可以住院治疗;如办案机关决定变更强制措施时,依照规定办理。

  “这是个大问题。被判处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的罪犯患严重疾病,可改变强制措施保外就医,判处无期徒刑以上的重刑犯,具有社会危险性的,根据法律规定不得保外就医。”陕西省监狱管理局一位民警告诉记者,一些重刑犯人高额治疗费用挤占了政法机关紧张的办公经费。

  据了解,根据有关政策,被法院判刑的人,其社会医保关系自行终止。也就是说,这类人员已不再是参保对象,不享受基本医疗保险待遇,其服刑期间的医疗问题转由监狱、劳改部门承担。

  “监管机构现有医疗水平不具备治疗大病、重病的条件,不救要承担责任,治不好又恐引起法律纠纷,现行法律规定让重刑犯医疗问题变得棘手。”陕西省女子监狱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民警认为,犯罪人员应该被纳入社会医疗保障体系,由政府财政拿出专项基金来解决。

  对于未央看守所包揽医疗费的做法,冯卫国也有其他的看法:“看守所和监狱都不是专业的医疗机构,而医疗经费又是国家预算内行政事业经费,所拨有限。因此,由他们来承担在押人员或服刑人员过多的医疗风险是值得商榷的。我认为,为了让服刑人员享受与普通公民同样的健康权,可尝试让监狱、服刑人员及亲属和社会按比例共同承担医保费用,这样既有利于节省行政成本,又能避免国家医疗资源浪费。而且,从范旭东事件中可以认识到,既然治疗费用最终还是由政府来承担,那有关机构何不更主动一些,对在押人员重大医疗事件处理和医疗保障问题,制定出更明确的规范?”

http://news.sina.com.cn/s/2009-07-23/083918280471.shtml新闻快读

  杀人凶犯+绝症患者———这是33岁的范旭东的两个身份。

  按照相关程序,被判处无期徒刑的范旭东,本应在法院发来执行书后,由看守所转至监狱服刑。然而,范的同案犯不服判决提出上诉,按照法律规定,他只能继续等待终审判决。而按照范旭东的病情估算,他根本等不到终审的那一天。

  那么,他患了癌症,看守所该不该管?

  在各方争论不休时,看守所拍板决定———管!

  为救范旭东,看守所花去相当于全所在押人员两年的医疗费———14万多元。于是,一场更为激烈的争论又展开了……

  观点冲突

  □看守所不是慈善机构不应该付出太多

  □看守所此举符合以人为本的法治实践

  问题及建议

  □现行法律规定让重刑犯医疗问题变得棘手

  □在押人员应该被纳入到社会医疗保障体系

  本报记者 台建林 本报通讯员 宋飞鸿

  西安北郊,长安医院一间病房,护士轻轻摘下一个病人的呼吸机。大夫在他的病历上填下最后几个字:晚期肺癌,呼吸衰竭。

  去世的这个病人名叫范旭东,他还有另外一个特殊身份:被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的杀人凶犯。生命凋谢之时,他身边没有亲人,只有守护的民警,还有民警手头14万多元的治疗费账单。

  危重的病人和杀人凶犯,一个应予抢救,一个应予严惩,可当两者身份合一时,激烈争议就如炭火落入冰水……。

  案情

  杀人凶手临判前患重病

  范旭东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家里数他最小,中学毕业后他便在外闯荡,被警方抓获时身背两起命案:2001年,范旭东与4名同伙在西安市北郊将一名妇女杀害;2004年,他又伙同其他4人于郊县抢劫并杀害一名司机。

  2005年,范旭东涉嫌盗窃罪被山西省警方刑拘。查清他正被陕西警方通缉后,范旭东被移交到西安市公安局未央分局,随后被羁押于未央看守所。

  从2009年3月5日开始,范旭东在监室内咳嗽不止,并且强烈呕吐。看守所民警带他去多家医院反复检查后最终诊断为右肺肺癌,且是中晚期,医生预言最长活不过3个月。

  就在病情确诊没几天,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送到看守所,范旭东因犯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盗窃罪等被判处无期徒刑。

  民警好心,为他治疗,可烦躁的范旭东极不配合,两次拔掉氧气管自杀,人高马大的他发作起来几个人都控制不住,为其治疗的医院认为病人危险系数太高,开始往外“赶人”。

  警方

  他首先是个人其次才是罪犯

  “得知诊断结果时我们有点懵,这回遇上了麻烦。”未央看守所所长刘平权叹口气说,在看守所里这种事还是头一回碰到。

  看守所只是临时居所,人犯迟早要转到监狱。他患了癌症该不该管?要管,高额的医疗费怎么出?严重病情摆明治疗的结果是难以挽回;不管,他被送出去任由其自生自灭?贫困的家庭注定无法依靠。

  “治!范旭东首先是个人,其次才是罪犯。”当看守所把积极抢救的方案报送上来时,西安市公安局未央分局局长田鸿礼当即拍板要求抓紧治疗。

  “这不是该不该救的问题,而是如何治的问题。”面对社会的质疑,刘平权说:“罪犯首先是人,是人就有生存的权利,包括生命权、健康权。”随后,看守所民警带着范旭东去了好几家医院,最后转到条件较好的长安医院治疗。

  费用花去全所在押人员两年医疗费

  范旭东前前后后的治疗费,总计有14万多元。按照每人每月12元的医疗费标准,未央看守所所有在押人员两年多的医疗费就此花销。

  两名民警和专门雇用的6名保安24小时轮流值守,整整4个月。在此期间,范旭东产生过自杀的想法,曾试图抢过水果刀刺入自己的咽喉,被看护民警和保安抢下。

  刘平权坦言,在范旭东治疗期间,他时刻担心,怕出现各种意外。在长时间煎熬下,民警们的精神压力很大。

  患病后期的范旭东常疼痛难忍,需打止痛针,一针就需要几百元钱。虽然是看守所掏钱,前来探望的范母也很是心疼,多次向医院提出:“别治了,让娃走吧!”而从范旭东被关押在看守所到患病,不肯原谅他的父亲没有来看过他一眼。

  确诊肺癌后,医生要求患者不能吃油腻食物。范旭东要吃馄饨,看护民警找到一家小店,每天早晨定做买回来。范旭东一会儿点名要吃稀饭、馒头、咸菜,一会儿想吃方便面,有时若不满意就不吃,为了稳定他的情绪,民警们尽可能地满足他的要求。

  7月10日,范旭东火化后,他的家属专门给未央区看守所送来了感谢信,信上写道:“感谢你们,面对一个患不治之症的有罪之人,你们任劳任怨,做到真正的人道主义典范……”

  争论

  看守所为杀人凶犯付出是否太多

  未央看守所花重金救治杀人凶犯的消息传开后,引发了一场激烈的争论。

  “现在还有很多看不起病的公民,为一个罪恶之人付出这么多,看守所不是慈善救助机构,纳税人的钱不是这样花的!”一位网民的留言显得有些愤愤不平。

  当地某网站调查投票,近一半的网民并不支持为杀人凶犯付出过多的经济代价,认为很多普通人因看不起病忍受煎熬,应该把更多的金钱投放在守法公民身上。更有网友不客气地指出,未央看守所的行为是一种自我炒作。

  “让死者有尊严,让活着的人犯们也有一份温暖,促使社会良知的回归。这种花费值得!”另有一些网友认为,看守所的积极态度和做法让人感动,对社会具有极强的教育意义。

  西北政法大学博士生导师、刑法学教授冯卫国也认为,未央看守所的做法符合以人为本的法治实践。认真负责、充分保证人犯的合法权益的做法,是政法机关思想作风不断进步的体现。

  对诸多不同理解,田鸿礼解释道:“不歧视、生活上关心照顾是尊重人格、保障人权的表现。尽全力去拯救身患绝症的范旭东,绝对不是作秀,这种行为孕育在职责之中。这是政府的责任,符合法律规定,无论代价有多大也应该这样做。”

  “杀人凶犯+重病”

  刑罚执行面临一道难解之题

  按照相关程序,看守所在押人员被判刑后,法院发来执行书,看守所会将在押人员转至监狱服刑。然而,一名同案犯不服判决提起上诉,按照法律规定,范旭东只能继续等待终审判决。而按照范旭东的病情估算,他根本等不到终审的那一天。

  警方认为,即便如此,看守所也必须为其积极治疗,这是关怀也是责任。因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看守所条例》有关条款规定,人犯患病应当给予及时治疗;需要到医院治疗的,当地医院应当负责治疗;病情严重的可以依法取保候审。《中华人民共和国看守所条例实施办法》(试行)也明确,对患病的人犯要及时治疗。病情严重的,可以住院治疗;如办案机关决定变更强制措施时,依照规定办理。

  “这是个大问题。被判处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的罪犯患严重疾病,可改变强制措施保外就医,判处无期徒刑以上的重刑犯,具有社会危险性的,根据法律规定不得保外就医。”陕西省监狱管理局一位民警告诉记者,一些重刑犯人高额治疗费用挤占了政法机关紧张的办公经费。

  据了解,根据有关政策,被法院判刑的人,其社会医保关系自行终止。也就是说,这类人员已不再是参保对象,不享受基本医疗保险待遇,其服刑期间的医疗问题转由监狱、劳改部门承担。

  “监管机构现有医疗水平不具备治疗大病、重病的条件,不救要承担责任,治不好又恐引起法律纠纷,现行法律规定让重刑犯医疗问题变得棘手。”陕西省女子监狱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民警认为,犯罪人员应该被纳入社会医疗保障体系,由政府财政拿出专项基金来解决。

  对于未央看守所包揽医疗费的做法,冯卫国也有其他的看法:“看守所和监狱都不是专业的医疗机构,而医疗经费又是国家预算内行政事业经费,所拨有限。因此,由他们来承担在押人员或服刑人员过多的医疗风险是值得商榷的。我认为,为了让服刑人员享受与普通公民同样的健康权,可尝试让监狱、服刑人员及亲属和社会按比例共同承担医保费用,这样既有利于节省行政成本,又能避免国家医疗资源浪费。而且,从范旭东事件中可以认识到,既然治疗费用最终还是由政府来承担,那有关机构何不更主动一些,对在押人员重大医疗事件处理和医疗保障问题,制定出更明确的规范?”

http://news.sina.com.cn/s/2009-07-23/083918280471.shtml
人权,这就是人权
没必要
该管  
就算下一分钟 这个犯人要死去
死之前 也是要努力救治的
不但从道义上是应该的

而且 对于缓和监狱内的气氛 帮助犯人的改造管理 是有好处的
嗯,以后没钱治病的,又多了一条途径
花去全所在押人员两年医疗费
~~~~~~~~~~~~~~~~~~~~~~~~~~~~~
其他的2年内以后病了怎么办哦,没钱医啦
  那么其他犯人的人权呢?谁来保障?
新侨联委员 发表于 2009-7-23 12:22

只有一个办法:政府买单,追加经费。监嶽不是承包企业,是政府机构的一部分。
14万又不是你警察挣得,凭什么不花,别说14万了,就是140万都该花,瞧瞧人家病的多可怜……;P
新侨联委员 发表于 2009-7-23 12:22

罪犯的人权当然由人民群众用血汗钱来保障。
伟大的人权~
老了以后要是有了大病,没钱医,赶紧去剁个仇人。
我始终认为,善良与同情应该是有限度的~如果这是作秀,当我米说
你看,人权在中国是作秀
你看,人权在中国是作秀
这个应当有限度.

超过一定限度, 要经过某种机构批准.
完了
这是不良示范
不治死在监狱里又不知道多少JY、义士会跳出来指责了;P

本地01年一个杀人碎尸的狂人因入所前爬楼摔伤,肋骨扎伤了内脏,刚进看守所就被安排住院治疗,最后死在医院,其家属闹到了现在,非要100万,你说找谁说理去?
马甲1号 发表于 2009-7-23 15:14
恩,讲人权是不良示范,说到我心里去了
东风强劲 发表于 2009-7-23 17:17
查他家三代,以刑事侦查为名天天把这人渣家里翻个底朝天,家电全部拆成零件,墙壁门板全部拆开,通知工商税务消房等等部门天天去找他家属的茬,家属出来闹事就以妨碍公务罪名拘留,唆使所有邻居歧视这人渣全家,鼓动受害者家属到这人渣家里去报复并提供袒护,就不信摆不平这人渣家庭。
关键还是你那边的领导畏首畏尾,没有魄力。
知道为什么现犯罪率越来越高吗,就是因为这帮人渣越来越有“人权”:@
RedTide 发表于 2009-7-23 17:54
其实很多类似的可以这样处理的.
屠狗英雄 发表于 2009-7-23 13:41
支持,但这个限度怎么界定?现在关于界定可是ZF最怕的事情了.稍稍不注意就里外不讨好.
以后找良心记者和公益律师摊派,不能让它们一天把人权只挂在嘴上
那些没犯罪的人无钱看病,这倒好,杀人犯可给钱看病了, 看来有病无钱医治的应该犯下事这样就有钱治病了[:a9:]
草,医疗保险还有最高给付金额呢!农村普通医疗保险给付金额内地县才一般在5万左右,这么花钱作秀实在是无聊。

给他治病,1、由他自己的医疗保险出;2、如果他本人没有医疗保险,由政府垫付,但是必须有上限,这个上限不得超过当地缴纳基本医疗保险的农民的最高给付金额。

这样才比较合适。
东风强劲 发表于 2009-7-23 17:17
靠,还有这么嚣张的家属!
cq41371 发表于 2009-7-23 11:52
要是早点知道就好了。

兵器谱文章地址:看守所花14万救治患绝症杀人犯引争议 http://www.bqpu.net/news/515287

  • 普京:有关叙平民受难的消息在俄轰炸机
  • 南疆特别是和田地区的宗教形态
  • 简单粗暴的毛毛熊:俄军中将提前一小时
  • 俄罗斯攻打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中国有什么
  • 【二图流】被美国皿煮前与后的叙利亚
  • 超大最近之怪现象
  • 整天搞文字游戏的人离开体制能干什么?
  • 想不明白,为何西方国家对阿萨德恨之入
  • 美国俄勒冈社区大学发生枪击事件致13
  • 关于本子的福岛,不知能不能用炸弹炸开
  • 印度50岁穆斯林被数百村民围殴致死
  • 伊朗地面部队已抵达叙利亚配合俄罗斯的
  • 歌手黄安与“台独女”社交媒体隔空交战
  • 美议员:美必须到中国新造岛礁附近活动
  • 畅谈出现美分日杂大肆辱骂说明什么问题
  • 白宫:俄在叙利亚的空袭将置俄于危险之
  • 中国进入放援消费,因第一生产不足越来
  • 印尼国企部长:雅万高铁的竞标阶段已经
  • 7万人看升旗基本实现“人走地净”,我
  • 海南一官员会上睡觉被就地免职并立案侦
  • 给那些天天把“ppt竞标”挂在嘴上的
  • 五年级下册第四单元日积月累的意思
  • into the mouth of the dark什么意思,
  • python中保留几位小数进行四舍五入的round函数自身的源代码是什么?
  • 这里是不定式作状语么?作什么状语?目的么?They are not prepared to admit the possibility.这里面的不定式to admit the possibility作什么成分?如果是状语的话,是原因还是目的还是结果?是怎么判断出来的?
  • 我朋友有个音响没有电源插头了需要怎么判定电源的电压喇叭上写的是4欧姆3W,总共就两个.想问下需要用多少电压的电源,
  • 三相电的几根线分别是什么线
  • 高数,最后一题,也就是第9题,
  • 求曲线C1:y=x^2与C2:y=x^3的公切线的斜率
  • 已知曲线C1:y=x2与C2:y=-(x-2)2直线l与C1 C2都相切,求直线l的斜率
  • 高数题~!
  • python中的% 起到什么作用?today = target_dir + time.strftime('%Y%m%d')now = time.strftime('%H%M%S')
  • 已知曲线C1:y=e^x与C2:y=-1/e^x,若c1c2分别在点p1,p2处的切线是同一条直线l,试l的方程
  • 基因糖肽是药吗
  • python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for n,nuw in sorted(userSim[user].items(),key=itemgetter(1),reverse=True)[0:N]:
  • 基因肽 真的好使吗
  • 基因肽是不是一种抗癌药
  • 一般现在式与现在进行式都可以代替一般将来式,两者在使用中有什么区别吗?
  • 政治哲学与生活中的特殊词语总结就是在做材料题的时候,看见什么词语就知道些什么样的知识点之类的词.如...但是...就知道是一分为二的观点等等的词.
  • 星星有几个角?
  • 《周易》是如何运用的?
  • 星星的光几年前
  • vb.net打开指定文件夹 c 排序算法时间复杂度 ipad编程软件 xmanager for mac下载 九指扣篮王职业数据 修改设置网络路径 python日期转字符串 网络信息的利与弊 安卓八宫格切图软件 如何查询淘宝小号标签 福建网络招聘信息
    兵器谱,汇集天下名器。查啊作业帮整容说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