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泰雅族司马库斯:深山里的共产社会(图)-军事新闻-武器装备新闻-兵器谱
兵器谱——汇集古今中外经典兵器
军事新闻

台湾泰雅族司马库斯:深山里的共产社会(图)

浏览:0 发布:2019/03/19 16:17

    台湾泰雅族司马库斯:深山里的共产社会(图)

2009年04月06日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位于新竹县尖石乡海拔1500公尺高山上的司马库斯(Smangus)泰雅族原住民部落,是台湾最深僻的部落。图为部落的教堂和学校。(沈泽玮摄)



  中新网4月6日电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在台湾这个现代化的资本主义经济里头,原来有个小型的共产社会。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在深山里过着共享共荣的生活,和大城市汰弱留强的丛林法则形成强烈对比。
  这个共产社群就是位于新竹县尖石乡海拔1500公尺高山上的司马库斯(Smangus)泰雅族原住民部落。
  它是台湾最深僻的部落,对外道路在1995年底才开通,它也是台湾最后一个通电的地方,1979年才有电力供应,所以被称为“黑暗的部落”。
  司马库斯部落头目倚岕苏隆(Icyh Sulung, 70岁)和优绕依将长老(Yuraw Icyang,36岁)在一个昏暗的小木屋里,向好奇的访客讲述山中趣事以及部落推行共有制的由来。

  主人家特地用二叶松点起火把,营造那种没有电灯的生活氛围。可以想象那个情境:火光随风摇摆,部落族人在忽明忽暗中的原始环境里,烤着地瓜或山猪肉,聆听父母讲述祖先的历史故事。如今,部落族人的文化传承教室,成了记者学习的教室。
  年长的头目用泰雅语讲述,年轻的长老翻译成中文。
  原来,在三四十年前,司马库斯部落就本着泰雅族人团结的精神,过着一种共有制的生活,只不过,那个时候没有制度的架构,也没有文字的契约。当时,部落跟外界几乎没有联系,部落族人也没有接触货币,如果要买日用品,就背着好几大袋的野生香菇下山去,走好几天的路,就为了交换货币。
  不过,自从接触货币后,自从道路在14年前开通后,与外界的沟通却变成内部的负担,资本主义的传播让原本纯朴的深山生活变质。
  优绕依将长老说:“部落族人很团结,不管是谁抓到山猪,一定切成一块块,分给部落每一个人,大家一起共享,这就是泰雅族人的生活精神。不过,有观光客进来后,部落族人就开始竞争,大家有了资本主义的概念后,感情慢慢弱化。三年、四年以后,我们觉得这个不是我们要走的路。”
  经过一番思索,司马库斯在2001年决定采用共享制度,大家所赚到的钱全部集中起来使用。
  2003年到以色列的集体农场参观后,司马库斯的共有制度越发精细。2004年,土地也纳入共有制,整个部落的土地集中在一起,不管土地是谁的,不管土地的大小,全部都变成公家的。
  长老说,这么做是为了防止部落的土地落入财团手中:“土地集合的话,力量就会大,部落最大的原则就是,土地不能卖给财团。”
  而对几位在司马库斯部落教书的老师来说,当地人推行土地共有制的好处是,家庭状况稳定,小孩就容易教。
  负责一年级班的余慧玲老师(27岁)说:“其他部落有很糟糕的家庭问题,单亲啊,酗酒啊,经济收入不固定,这边的情况会比其他部落好。12个小孩只有一个是单亲的,家长经济状况稳定,所以这边的小孩比其他原住民好教。”
  余慧玲是南投人,去年11月来到司马库斯教书。她在念大学的时候就到这里的后山服务过,知道司马库斯的新光分校有空缺后就来帮忙。她和其他老师一样,都在山中寄宿,和家长们几乎成了一家人。白天,记者看到她在课室里教书,晚上,就看到她在餐厅帮忙端菜。
  虽然一个星期只能下山一次,但她对工作相当满意。“这里空气新鲜,这边的部落很好。三餐都是在餐厅,几乎都是五菜一汤,跟游客一起吃。然后,家长很有心,跟老师整理宿舍。”
    台湾泰雅族司马库斯:深山里的共产社会(图)

2009年04月06日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位于新竹县尖石乡海拔1500公尺高山上的司马库斯(Smangus)泰雅族原住民部落,是台湾最深僻的部落。图为部落的教堂和学校。(沈泽玮摄)



  中新网4月6日电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在台湾这个现代化的资本主义经济里头,原来有个小型的共产社会。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在深山里过着共享共荣的生活,和大城市汰弱留强的丛林法则形成强烈对比。
  这个共产社群就是位于新竹县尖石乡海拔1500公尺高山上的司马库斯(Smangus)泰雅族原住民部落。
  它是台湾最深僻的部落,对外道路在1995年底才开通,它也是台湾最后一个通电的地方,1979年才有电力供应,所以被称为“黑暗的部落”。
  司马库斯部落头目倚岕苏隆(Icyh Sulung, 70岁)和优绕依将长老(Yuraw Icyang,36岁)在一个昏暗的小木屋里,向好奇的访客讲述山中趣事以及部落推行共有制的由来。
  主人家特地用二叶松点起火把,营造那种没有电灯的生活氛围。可以想象那个情境:火光随风摇摆,部落族人在忽明忽暗中的原始环境里,烤着地瓜或山猪肉,聆听父母讲述祖先的历史故事。如今,部落族人的文化传承教室,成了记者学习的教室。
  年长的头目用泰雅语讲述,年轻的长老翻译成中文。
  原来,在三四十年前,司马库斯部落就本着泰雅族人团结的精神,过着一种共有制的生活,只不过,那个时候没有制度的架构,也没有文字的契约。当时,部落跟外界几乎没有联系,部落族人也没有接触货币,如果要买日用品,就背着好几大袋的野生香菇下山去,走好几天的路,就为了交换货币。
  不过,自从接触货币后,自从道路在14年前开通后,与外界的沟通却变成内部的负担,资本主义的传播让原本纯朴的深山生活变质。
  优绕依将长老说:“部落族人很团结,不管是谁抓到山猪,一定切成一块块,分给部落每一个人,大家一起共享,这就是泰雅族人的生活精神。不过,有观光客进来后,部落族人就开始竞争,大家有了资本主义的概念后,感情慢慢弱化。三年、四年以后,我们觉得这个不是我们要走的路。”
  经过一番思索,司马库斯在2001年决定采用共享制度,大家所赚到的钱全部集中起来使用。
  2003年到以色列的集体农场参观后,司马库斯的共有制度越发精细。2004年,土地也纳入共有制,整个部落的土地集中在一起,不管土地是谁的,不管土地的大小,全部都变成公家的。
  长老说,这么做是为了防止部落的土地落入财团手中:“土地集合的话,力量就会大,部落最大的原则就是,土地不能卖给财团。”
  而对几位在司马库斯部落教书的老师来说,当地人推行土地共有制的好处是,家庭状况稳定,小孩就容易教。
  负责一年级班的余慧玲老师(27岁)说:“其他部落有很糟糕的家庭问题,单亲啊,酗酒啊,经济收入不固定,这边的情况会比其他部落好。12个小孩只有一个是单亲的,家长经济状况稳定,所以这边的小孩比其他原住民好教。”
  余慧玲是南投人,去年11月来到司马库斯教书。她在念大学的时候就到这里的后山服务过,知道司马库斯的新光分校有空缺后就来帮忙。她和其他老师一样,都在山中寄宿,和家长们几乎成了一家人。白天,记者看到她在课室里教书,晚上,就看到她在餐厅帮忙端菜。
  虽然一个星期只能下山一次,但她对工作相当满意。“这里空气新鲜,这边的部落很好。三餐都是在餐厅,几乎都是五菜一汤,跟游客一起吃。然后,家长很有心,跟老师整理宿舍。”

司马库斯的劳动人员每天早上八点集合,由优绕依将长老(左)分配工作。




  有些人不接受部落生活
  不过,山中集体式的生活不是每个部落的人都认同,85%的人接受共有制,15%人不接受。
  山上有28户人家,户籍人口166名,在山上居住的有137,其他人因为不接受共有制概念,而选择到山下工作。
  山上的劳动人员约52人,他们每个月可以获得1万新台币(约452新元)的薪水。部落族人的医药费和孩子们的教育费,从小学到大学甚至硕士毕业,都由合作社承担,年轻人结婚,还有20万的经费补助、40桌的宴席和5头猪。部落族里的老人虽然退休了,每个月仍可领到3000块退休金。
  生老病死都由合作社照顾,生活无忧,但若会员中途出走,之后又回头,就会受到处罚。
  按合约,离开一年以上的,要度过四年的观察期,离开半年以上、一年以下的,观察期就是两年,以此类推。观察期内,一万块的薪水可以照领,但孩子们的教育费、医药福利全都没有。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人事争议,远离喧嚣城市的深山也不例外。推行土地共有制所面对的难题之一,是人事问题。
  优绕依将长老每一天都会登记会员的出席率,以免发生诸如“我明明有工作,怎么会说我没去?”的争执。在部落,会员如果无辜缺席,一天扣1000,如果有事请假,就没有扣。
  司马库斯主要靠旅游业、农业(水蜜桃、雪莲)和劳务业为生,每天早上八点的时候集合,优绕依将长老就会分配工作。长老透露,景气很好的时候,部落一年能赚到的毛额约1500万左右,扣掉发放的薪资和各种费用其实剩下的不多。但长老说:“刚刚好,够了”。
  深山生活平稳安定,部落族人的福利也都照顾到了,但这相对单调的生活,能留得住年轻人的心吗?
  名叫“穆”的帅气青年(23岁)从新竹县的大华技术学院毕业后,就决定回到山上工作。他说,虽然有眷恋过城市生活,但是因为从小在部落长大,对部落有很强的感情,所以决定回部落帮忙:“虽然赚的不是很多,但是重要的,是心。”
  靠着文化传统和单一宗教信仰的强大凝聚力,共享共荣制让族人的脸上多一份依靠和从容。
  不过,放到21世纪的大城市里,这却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生活态度和制度。都市人形形色色,惰性和私欲,足以让乌托邦的理想境界变成挥之不去的梦魇。
  在昏暗的教室里,部落头目谈到族人从竞争回归到共有制的时候,颇有感触地说:“感谢上帝,我们司马库斯部落这个地方,是全台湾最后有道路的地方之一,整个现代生活的方式是比较晚进来的,所以我们还有空间可以思考。”
  这番话,对长期在压力下求存的都市访客来说,既像长者的经验之谈,也像孩童的纯真梦语。 (沈泽玮)

兵器谱文章地址:台湾泰雅族司马库斯:深山里的共产社会(图) http://www.bqpu.net/news/479972

  • 很伤心,写出来,不求安慰,大家看个乐
  • 广东茂名贪官庭上称对得起人民
  • 土鳖应该也投了很多海下监听器吧?
  • 孔明完美的隆中对
  • 欧洲的新玩具
  • 识得此盔吗?
  • 我国新建8000吨双向推进极地科考船
  • 为毛米帝的作战指挥中心喜欢搞得很暗?
  • 这图是P的吗?
  • 读《开国第一战》,摘抄个人认为经典的
  • 骆驼凉鞋/休闲鞋2011新品给力大作
  • Youtube幻灯视频:Chines
  • 国奥进球了,扳平了
  • 凤凰:西沙海战 纪录片。。。
  • 多少公款飞向《建党伟业》票房
  • 中国建设首座大型海上潮间带示范风电场
  • 求科普:那几款飞机进气道是可调地。
  • 医院安排传染病患者住普通病房致他人染
  • 南京动物园回应“砍鹿角” 称为避免鹿
  • 老旧钓鱼文在新浪微博再次显威力,李承
  • 南北战争的原因
  • 有效数字是指什么
  • 整数包括正整数,负整数和0.0.5算正数吗?
  • 0算不算正整数
  • 老板说我 天庭饱满 地阁方圆
  • 人说的天庭饱满地格方圆是什么意思
  • 天庭饱满 地阁方圆是非常好的相吗我发现电视里的名人都是这相 要么是大企业家 要么是中央领导
  • 不知道天庭饱满地阔方圆指的是什么样的脸型各位解答一下哈
  • 天庭饱满,
  • 写出下列句子里的频度副词短语Jerry and his sister read English in the morningThe students clean the classroom three times a weekJenny goes skating twice a weekWe go to school every day
  • 亚洲下雪那南美洲是什么季节,为什么?
  • 根据下面这首诗歌防写一首小诗歌
  • 编一首小诗歌遍一首《带路歌》注:地点:花果山人物:家住花果山附近的孩子内容:家住花果山附近的孩子给游人带路唱得歌
  • 你能谈一谈读了这首诗歌的感受吗?能把你的感受也写成一首小诗吗?中华少年这篇课文
  • 仿写《组歌》为雪之歌
  • 圆盘振动筛的优势特点是什么?
  • 开祥直线振动筛有什么特点?
  • 我算天庭饱满地阔方圆嘛
  • 方圆怎么算?时常看到“方圆千里”这类句子!但到底有多大,我就不清楚了!希望有人告诉我应该怎样计算!方圆千里到底有多大!
  • 方圆三百里是多少平方米
  • 请问装修房子,屋顶用什么颜色的比较合理美观?
  • 0.4算正整数还是负整数还是整数?4分之3算正整数还是负整数还是整数?在上面选正整数,负整数,整数,如果不是就说一声。
  • 兵器谱,汇集天下名器。查啊作业帮整容说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