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的力量——1982年黎以对抗(转载)-军事新闻-武器装备新闻-兵器谱
兵器谱——汇集古今中外经典兵器
军事新闻

系统的力量——1982年黎以对抗(转载)

浏览:0 发布:2019/04/26 10:05

]]
  五.叙利亚的防空系统
  
  叙利亚的武器装备主要来源于苏联,其防空体系也与苏联类似,由战斗机和地面防空武器系统组成,这些系统经过第四次中东战争后已经得到很大改进。从某种意义上开说,叙利亚防空系统就是苏联国土防空军与空军的缩影,是中东国家中最为纯正的苏联武器装备的强大军队。
  
  叙利亚防空作战体系的构成中,战斗机航空兵是最为重要的防空力量,主要遂行本土全境及其控制的黎巴嫩部分地区的机动远程作战使命,而地面方空系统主要由地空导弹和高射炮构成,在重要地区构成区域防空网。战斗机承担地面防空武器区域以外的拦截作战,一旦目标进入地面防空武器射击界限,战斗机则会中止追击,由防空指挥所接管闯入的目标,组织地空导弹和高炮进行拦截。
  在叙利亚的苏式防空体系中,地面雷达是最为重要的探测手段。70年代初期叙利亚从苏联获得了Ρ-37“棒锁”雷达,这种两坐标雷达作用距离为200千米,是一种自动化程度较高的远程防空警戒雷达,最大特点是具有前后阶梯布置的两个巨大金属网反射面,其中一个天线工作在L波段,另一个工作在S波段。两个天线能够具有较宽的工作波段范围。由于这种雷达也充当平时空中调度,因此通常只有一个 L波段天线工作,而S波段天线用于战时引导战斗机和提供对空警戒。
  
  根据叙利亚相关资料,这些雷达当时至少有1台部署在叙利亚境内靠近黎巴嫩边境的宰扑达尼地区,这个地区有条件良好的高山阵地,而且到黎巴嫩海岸直线距离最短,能够使监视范围更加深入以色列预警机活动的地中海空域。另外在大马士革、霍姆斯和德拉地区有部署,这些方向的雷达主要用于监视黎巴嫩北部和戈兰高地以西的以色列领空。在理论部属于叙利亚境内高原上的雷达足以覆盖黎巴嫩全境和海岸外170千米的地中海空域,但实际上在贝卡谷地和黎巴嫩山以西海拔2000米以下存在大片的盲区,即便是靠近叙利亚边境地区的山区也因崎岖的山地遮挡,造成很多零散的雷达盲区。叙利亚采取在边境部署多台雷达同时执勤,从几个方向通视黎巴嫩山区,以减少雷达盲区面积。由于Р-37雷达不能测量目标俯仰角,因此通常配备РПУ-11测高雷达,由两种雷达共同组成三坐标雷达站系统。每个雷达站通常配备1至3台РПУ-11测高雷达,因此每次只能提供1至 3个目标的三坐标要素。
  
  
  1981年5月进入贝卡谷地的叙利亚防空部队,沿河谷建立了南北宽度达200千米,东西纵深100千米的带状防空区域,几乎覆盖了黎巴嫩全境和叙利亚境内部分地区。其中包括2个С-75导弹营,2个С-125导弹营,以及10个3М9导弹营和高射炮部队,相当于苏联5个防空导弹团级建制。苏联体制的导弹部队在团一级装备了搜索雷达,这些搜索雷达就是苏联防空体系中充当中程警戒和补盲的雷达系统。因此在贝卡谷地带形防空区域,叙利亚部队至少有7台Р-12中程雷达在遂行安蒂黎巴嫩山以西的低空补盲使命。
  
  С-75导弹营配备的是VHF波段的Р- 12目标搜索雷达,这种雷达作用距离为275千米,能够通过倍频电路在波段范围内变换工作频率避开干扰。С-75导弹系统部署在贝卡谷地区大马士革至贝鲁特公路两侧的所谓中央阵地,相距大约50千米。主要承担打击中高空目标,其射击远界分别已经接近贝鲁特和西顿。С-75营发射阵地呈六角星形,制导雷达居于阵地中央的小山包上。叙利亚人在山包顶挖掘了深壕掩体,将高达7米的制导雷达车厢拖入掩体,只露出跟踪雷达和指令天线。这种措施能够提高雷达防护,来自空中的打击多数情况下只能损坏天线,而叙利亚部队在不远处的技术阵地上已经准备了更换备用天线,可以随时进行抢修。С-75系统导弹发射架部署在六角形阵地的角尖位置上,联络这些阵地的是简易的急造道路网,以便使导弹运输拖车能够开入进行装填。
  
  С-125导弹系统是一种半固定式发射的中低空防空导弹,同样采用Р-12雷达指示目标。叙利亚将这两个营部署在谷地安蒂黎巴嫩山脉南北两端的阵地上,位于С-75导弹系统的外围。南端的阵地的射界恰好拦住了从南面沿过去谷地雷达盲区北上的航路,北端阵地射界则横在谷地公路北侧,挡住了从地中海经基督教长枪党控制地区向南沿盲区进入谷地的航路。由于 С-125系统СИФ-125制导雷达天线在整个雷达工作车两侧,因此不能利用掩体防护制导雷达。СИФ-125雷达系统能够同时跟踪6个空中目标和制导两发导弹攻击其中1个目标。
  
  3М9导弹系统不仅3联装导弹发射车配备了履带底盘,目标指示雷达和制导雷达车也是履带地盘,能够进行快速机动变更阵地。机动的防空导弹系统在1974年的战争中,最令以色列空军头痛。每次侦察机确定导弹阵地,等到攻击机临空时,却发现这些导弹已经不在原来位置上。攻击机还经常遭到伏击在附近的自行高射炮的打击。3М9导弹系统混编有ЗСУ-23-4自行高炮,部署在以С-75系统为中央阵地的崎岖地形上,并经常变换阵地。机动的导弹系统之间通常间隔20千米左右。而混编的ЗСУ-23-4自行高炮通常在其附近数千米外以间隔300至1000米左右组成防空拦截编队部署。
  
  叙利亚在局势恶化后,又向黎巴嫩境内增派了地面部队,这些部队装备有23毫米高射炮和57毫米高射炮,沿进入贝卡谷地的主要通道方向部署。高射炮部队通常以连为单位形成阵地,每个23毫米炮连阵地相互之间间隔大约为3千米左右,而57毫米高炮连间隔大约为7千米,炮间间隔约为 150至200米,以防止以色列战斗机集束弹药杀伤。叙利亚部队曾经将部分23毫米炮连分散单独部署,或者拆分成2至3门炮的分队部署。脱离了射击指挥仪的高炮实际上很难发挥效果,很可能叙利亚布置了轻便的对空观测仪充当分队的预告与火控指挥。这些增援部队中的装甲分队和步兵分队则进入山地建立袋形阵地,形成屏护防空阵地的防御体系,阻止以色列地面部队的袭击。
  
  防空作战是时间协同要求很高的作战。及时发挥防空区域内有效火力,必须有完善的通信和指挥保障,及时通报空情。叙利亚防空指挥系统制式类似苏联C3I系统,不过叙利亚一直抱怨很多设备没有完全配齐,苏联顾问们则认为“我们已经给够了他们所需要的装备”。叙利亚防空主要依靠境内的远程雷达网监视从以色列到土耳其一带的空情,贝卡谷地作为西部补盲和为黎巴嫩境内叙军提供防空屏护。因此远程空情预告主要依靠叙利亚境内的远程雷达,以色列境内起飞的目标进入或接近黎巴嫩后才被转交给贝卡谷地的系统。谷地附近各火力单位都需要通信保障及时通报,才能使武器系统反应及时。各个团和营连单位都配备了苏联制造的电台以及防空通信终端系统,能够及时抄收和发送空情。
  
  对于以色列飞机一个潜在的威胁是叙利亚境内部署的С-200远程防空导弹系统。该系统射击远界覆盖了黎巴嫩全境,并伸延到了地中海和以色列上空。在多山的中东北部地区,С -200在黎巴嫩山以西只有平均1500米以上的最低高度射界。这对空袭巴勒斯坦目标的以色列战斗机威胁不大,但是能够直接威胁电子战飞机和侦察机,甚至地中海上空的E-2C预警机也不得不将巡航空域远离黎巴嫩海岸线。位于海岸和预警机之间担任护航警戒的以色列战斗机巡航空域也受影响,需要降低飞行高度。狡诘的叙利亚人经常在关键时刻用С-200制导雷达照射地中海上空的以色列战斗机,仅凭雷达告警以色列飞行员很难判断是否真有导弹袭来。迫使以色列降低巡航高度使得战斗机油耗增大,续航时间大大缩短。在发生了米格-25袭击企图后,护航的F-15A战斗机巡逻飞行高度有所提升,以免来不及拦截高空突防的米格-25РД截击机。
  
  六.来自高原的战斗机
  
  在叙利亚的防空体系中,战斗机作用和地位十分重要。叙利亚空军战斗机主要部署在靠近黎巴嫩和以色列边界的机场,地处叙利亚高原的西缘,地理位置对于叙利亚本土防空十分有利。由于地势高于以色列占领地区,因此叙利亚空军的活动能够避开低地上以色列地面雷达的监视。以色列弥补这个缺陷,在戈兰高地部署了远程雷达系统。1980年以色列得到E-2C预警机后,才真正解决对高原地区叙利亚战斗机活动情况监视问题,但依旧难以做到24小时长期的连续监视。
  
  米格-21系列战斗机是叙利亚空军装备数量最多的型号,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安装了РП-22型截击雷达的米格-21МФ。1979年6月以后,叙利亚加强了黎巴嫩到以色列一线的巡逻,深入黎巴嫩中部和南部领空的多数是米格 -21МФ战斗机,安装РП-7雷达测距装置的米格-21Ф战斗机只用于遂行大马士革与黎巴嫩北部的昼间任务。从1979年6月到1982年黎巴嫩战争之前的空中战斗中,叙利亚空军至少损失了10架米格-21МФ和7架米格-21Ф-13战斗机。以色列空军20多年后还自豪的声称“我们在1982年之前就已经击落了不少米格飞机”。但是这种轻型战斗机的袭扰,对以色列空军活动造成的影响不小,不得不抽调战斗机进行警戒,随时应对这些来去无常的目标。
  
  造成叙利亚空军米格-21战斗机损失的因素很多,引导雷达在黎巴嫩有大量盲区是其中之一。米格-21Ф战斗机仅有雷达测距器不能用于搜索,主要用于指示航炮碰撞热点热线前置点测量以及导弹发射测距,必须要依靠地面引导或目视对准目标方向才能起作用,而米格-21МФ战斗机的РП-22截击雷达是简化的型号,只有不超过30度的瞄准具视野,作用距离约为20千米。在山高谷深的黎巴嫩和以色列北部山区中,独自对大范围内目标的截获概率极低。采用简单相参处理技术的РП-22雷达下视能力有限,经常因为正对山峰导致杂波区淹没信号。
  
  以色列空军的战斗机通常装有地形回避或跟随系统,能够在谷地中穿行,米格-21战斗机没有类似系统,只能全凭目视和仪表进行能见度良好条件下的低空飞行,因此从叙利亚北部顺山谷而来的米格-21并不能很好的利用谷地掩护飞行,通常将飞行高度保持在山脊以上或则沿较宽的主峡谷飞行。很多时候叙利亚飞行员虽然能够看到山谷中的以色列战斗机,但是追击起来十分吃力,因为操作飞机穿行山区的接近过程令飞行员手忙脚乱,不时还需要调整天线抬头,以免打地杂波过重。繁杂的操作使得在瞬息万变的空战中,叙利亚米格-21经常被以色列战斗机甩开。1973年击落过以色列幻影III战斗机的穆罕默德.马苏尔承认“简陋和操作不便的系统使人不得不时常低头看看开关和指示灯,而分散了对目标的注意力”,“当敌机猛然动作时,有些令人措手不及”。在地面引导存在很多盲区的空域中,战斗机的搜索能力非常重要。而叙利亚的米格-21战斗机这方面都性能不足。飞行员将注意力过多分配在关注座舱仪表板,严重影响了对空域的警戒。以色列战斗机通常在雷达的引导下从侧面袭来,叙利亚飞行员不仅要关注前方和座舱,对侧面的注意力分配时间极其有限,几乎是有空才瞄上一眼而已,这在地面雷达盲区很多的空域作战是最为致命的问题。很多情况下飞行员在关注前方目标时,没有精力再观察两侧情况,而且又得不到地面系统对侧面袭来的以色列战斗机的提前预告,全靠编队中飞行员们自己协调分配观察方位解决。
  
  1970 年埃及就向苏联提出购买米格-23战斗机加强空战能力,由于当时米格-23М战斗机生产数量有限,苏联方面没有答应这个要求。专用于出口的简化型号米格- 23МС投产后,1973年10月叙利亚成为了第一个拥有这种战斗机的阿拉伯国家。米格-23МС的装备,使得叙利亚空军空战能力大大提高。这种中型战斗机系统已经被简化,安装的是米格-21МФ上РП-22改进而来的РП-22М雷达,只能用于航炮和控制发射红外制导的Р-3和Р-13导弹,但是雷达搜索要视角大得多,能够照顾到左右30度视角,向上视角45度,向下视角20度。这使得地面雷达引导米格-23МС时过程要简单得多。由于РП-22М雷达不是脉冲多普勒雷达,采用相参技术分离低空运动目标信号,在下视状态和低空使用时非常靠不住。叙利亚空军更看重的是其携带大量武器还能进行灵活机动的能力。
  
  参加过1974年4月18日大马士革以西空战的阿尔.马斯利上尉是叙利亚空军最早的米格-23МС飞行员之一,他对这种飞机的强大火力印象至深。“米格-23是当时我们最好的战斗机,但是那时候我们仅有8架”,“当我驾驶崭新的米格-23МС与僚机编队飞越安蒂山地时,看见前面有7到 8架以色列人的鬼怪战斗机迎头而来,此前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大的鬼怪战斗机编队,我想这一定是前往山地另一侧袭击我们防空导弹阵地的空袭机群。从头天下午开始,他们就一直在空袭这些阵地。这是一场遭遇战,因为我们的雷达指挥所没有给出任何预告,以色列人也同样没有事先发现我们。严重的干扰使我们无法与地面联络,我就只有两架飞机要对付这么多敌人。我不断用电台开关转换频道想呼叫增援,但都无济于事,于是我自作决定发动进攻”。“我看见鬼怪散开,然后从左侧交错。我第一次调整机翼在极限状态下转弯,飞机被过载别得嘎嘎作响。看见机翼几乎弯得快断了一般”。“我终于抢在他们完成转弯前转到了左侧4架鬼怪编队的后面,并接连发射了3发导弹。两发击中了目标,亲眼看见他们着火并掉了下去”。“飞机上的告警器响个不停,但是此刻已经无暇顾忌其他,只能继续转弯向低空脱离。就在这时我的飞机被打中了,爆炸冲击将我的头撞到了抬头显示器座上,顿时感到操作杆和脚蹬全部没有了阻力,在如此低的高度上我知道飞机已经不可救药,于是迅速拉动弹射索跳伞逃生。降落伞刚刚起作用我就被重重的摔到了山坡上,我与我的飞机几乎是同时撞地。感谢伟大的真主,虽然满脸是血但大体平安。巨大的爆炸和过载使我失聪,半年后才逐渐恢复听力,很长时间内记不起自己是怎样弹离飞机”。
  
  叙利亚空军对于米格-23战斗机的使用非常谨慎,这是他们拥有的最先进战斗机。在1974年的戈兰高地冲突中,叙利亚损失了一些米格-23МС,从此一直将这种飞机靠后部署。1981年在黎巴嫩上空损失了大量的米格-21ΜΦ后,空军方面认为米格-21МФ难以承担黎巴嫩境内的作战任务,于是才将米格-23МС投入了黎巴嫩方向。在4月26日成功击落两架A-4E后,以色列空军收缩了活动范围,目的之一是集中力量准备打击伊拉克核反应堆,其次因为叙利亚已经开始将防空导弹系统部署到黎巴嫩境内,因此避免与拥有空地交叉制空优势的叙米格-23МС交战。这在某种程度上看,是米格-23МС起到了威慑作用。
  
  七.以色列的计划
  
  以色列北部边境从1970年以来就没有停止过武装冲突。由于涉及黎巴嫩问题,以色列一直没有对盘踞在其境内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采取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在以色列和埃及关系缓和后,巴解和叙利亚想打破这个具有战略意义的外交成果,阻止以色列与埃及的缓和,能够有利于叙利亚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此外,叙利亚和巴解都想控制黎巴嫩,在1975年黎巴嫩爆发内战后,叙利亚和巴解都成功的达成了控制黎巴嫩的目标。这些行动对于以色列威胁极大。因此以色列计划改变北部周边地区态势,削减巴解在中东谈判的地位,并打算扶植黎巴嫩境内的亲以势力,以保障以色列的长远安全。
  
  北部边境的安全威胁主要来自南黎巴嫩,巴解组织和伊斯兰武装派别不断从边境外袭击以色列目标,叙利亚也对此推波逐浪。以色列军队为对抗黎巴嫩境内发动炮击和越境袭击行动,需要部署快速反应的武装直升机、机动炮兵部队和炮位侦察雷达,以便及时捕获巴勒斯坦和伊斯兰组织的游动炮兵。处于常年极度紧张的战备状态和大量的兵力部署,也使以色列也感到负担沉重。因此以色列一直谋求在黎巴嫩境内沿以色列边境建立40千米的缓冲区,之所以将缓冲区确定为40千米,是因为当时的远程榴弹炮最大射程大约小于35千米,因此使缓冲区以外的重型榴弹炮恰好打不到以色列境内。如果进一步扩大缓冲区,付出的维持成本将更多,而效果却与建立40千米缓冲区没有区别。这就是精明的犹太人的算盘。
  
  在战略方面,以色列并不希望北面本来是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并存的国家完全被仇视以色列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控制,而希望建立一个亲以,或至少是中立的政权。而巴解进入黎巴嫩后,势力越来越壮大,几乎成了黎巴嫩的国中之国。袭击以色列北部的军事行动,几乎都是巴解武装所为。亲以的基督教长枪党武装只控制黎巴嫩北部,随着巴解的壮大,越来越难以起到牵制袭击以色列行动得的作用。叙利亚在黎巴嫩境内同样不断扩大势力和影响,基本上牢牢控制了黎巴嫩东部地区。叙利亚对巴解的支持,使得巴解在对基督教长枪党的作战中占有优势。以色列判断这种态势发展下去,将使黎巴嫩彻底变成伊斯兰势力和巴勒斯坦人控制的国家,很可能在几年内以色列将被彻底孤立,不得不面对这个新的敌人。因此彻底清除巴解和叙利亚在黎巴嫩的势力,才能摆脱不利态势。
  
  对以色列来说,1982年年中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此时黎巴嫩全国大选前夕,国内外各种势力支持的派别与组织之间矛盾加剧,容易取得联盟者和博得支持。1982年1月,以色列开始制定“加利利和平行动”作战计划。这个计划首要目标就是解除黎巴嫩南部巴解对以色列安全的威胁,战争发展顺利则继续向北,歼灭巴解武装在黎巴嫩的主力和其在贝鲁特的总部,拔除贝卡谷地的叙利亚防空导弹阵地。尽管从2月开始,以色列就为此进行了动员,并征召部分预备役,将4个旅集结在纳哈里亚、谢英拉、麦图拉等出发地域,并且举行了大规模的丘陵山地作战演习,但是巴解和叙利亚方面对此却依旧无动于衷。
  
  八.以色列的引导系统
  
  1980年得到E-2C预警机前,以色列空军与叙利亚一样,都是通过建立地面雷达和指挥所来引导战斗机作战。在雷达周边用霍克防空导弹和高射炮建立区域防空网,配备中低空的美制机动发射的罗兰特、小槲树和单兵肩射防空导弹构成点防空系统,在区域坊空的中央阵地霍克导弹周边形成遏制低空突袭的拦截火力圈。中高空和低空火力射界相互重叠和覆盖,形成严密的区域防空网。以色列地面系统面临的主要问题是需要靠近边界部署,尤其是低空补盲雷达,而在不安宁的边界,这些雷达和通信设施成为了巴勒斯坦和叙利亚打击的主要目标。为保障雷达系统正常运行,以色列陆军和空军的武装直升机和地面炮兵,甚至装甲分队经常全部被卷入战斗。E-2C雷达预警机引进以后,以色列终于可以减少这种令人疲惫不堪和劳命伤财的战斗,并有了监视叙利亚和黎巴嫩纵深的有效手段。
  
  以色列地面雷达系统主要来源于法国和美国,这些雷达系统遭遇了与叙利亚雷达相同的问题,那就是在黎巴嫩山区出现很多盲区。以色列雷达位于南北走向的黎巴嫩山区南面,具有沿谷地纵向向北的通视条件,因此盲区也比横过山脉和谷地的通视条件要少得多,精心堪察和配置雷达网,能够做到尽可能减少盲区,但是依旧无法减少到保障其空军战斗机深入黎巴嫩北部上空活动。在对黎巴嫩北部的空袭行动中,经常遭到叙利亚境内战斗机的突袭。1974年后的空战中,以色列与叙利亚战斗机之间的交火有近半数发生在黎巴嫩北部地区。E-2C的到来使得雷达对低空目标的探测距离伸延到了黎巴嫩北部以及更北面的叙利亚与土耳其边境领空,将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和戈兰高地周边地区的低空飞行目标都能纳入雷达视野,这些问题统统迎刃而解。
  
  E-2C预警机主要系统是通用电气公司UHF波段的AN/APS-125,对高空目标的作用距离大约741千米,对低空战斗机类目标作用距离约为408千米,采用当时最先进的动目标检测技术分离杂波和进行多普勒测俯仰角,因此能够提供三坐标参数。以这种雷达为核心系统,配备有利顿公司的AN/APR-73电子侦察系统和新型的计算机系统,构成了E-2C的远程空基雷达预警体系。
  
  AN/APS-125雷达主要用于探测动目标位置,而被动探测系统不仅能够标定打开雷达的空中目标,还能对地面雷达系统进行定位。被动探测系统的另一个重要作用就是电子侦察。收集和记录电磁波信号参数及工作特点,与该辐射的位置信号记录数据相结合,就能大致确定该信号的性质,是预警雷达还是火控雷达,或者是通信电台。电子信侦察系统区分这些信号的依据是搜索雷达信号通常是周期性出现,有明显的重复频率特征,而火控雷达信号是非周期的,但是具有重复频率特征,通信信号则是非周期,且没有重复频率特征。此外从信号位置测量数据上也能判断信号类型,雷达不可能被配置在通视条件不良的地点,这类地点出现的信号是电台或诱饵的可能性大。在E-2C 服役的最初几个月里,叙利亚雷达系统对这种飞机的严密监视,也使得E-2C很好的收集了叙利亚的雷达电子情报。在制定“加利利和平行动”作战计划中,预警机收集的电子情报意义重大,同时将在行动中承担监视叙利亚空军活动和引导以色列战斗机进攻纵深地区的任务,地面雷达系统改为承担防空任务,而不再担任进攻贝卡谷地空中作战指挥的主角。
  
  在中东狭小的空域中部署预警机的巡逻空域是需要非常小心的事情。预警机与叙利亚战斗机活动空域之间,必须留有足够的缓冲空域部署巡逻护航的战斗机,防止叙利亚战斗机对预警机的袭击,尤其是利用米格-25ПД战斗机从高空高速进行突袭。在2月18日的袭击中,米格-ΠД战斗机接近到了距预警机100千米左右的以黎边境上空,还有大约2分钟就能完全穿越F-15A拦截射击范围,5分钟内就将E-2C纳入P-60导弹射程。以色列的预警机巡逻空域位于以色列北部到黎巴嫩南部海岸线80至200千米的地中海上空,而警戒的战斗机巡逻线则位于预警机执勤空域以东到黎巴嫩领海线之间。
  
  为打破以色列预警机的优势,叙利亚空军在继2月18日的袭击5个月后的7月29日再次图谋对E-2C发动袭击。以色列空军F -15A及时进行了拦截。与2月的作战相同,F-15A在低于米格-25ПД的高度上用AIF-7F中距导弹进行仰射,据称射击高度差将近6000米。这次战果被法国电视记者拍摄下来,当天19点的电视黄金时段,全世界大约数亿人看见了这架机体中部被炸出巨大缺口的米格-25ПД万米高空像树叶那样飘落而下。由于发动机早已停车,残骸如同竹蜻蜓一般水平旋转垂直坠落,燃烧的机体在天空中拉出几千米高的烟柱。距地面1000米左右的空中一侧机翼被旋转甩飞,残骸姿态变成斜切砍向地面小高地顶上的四层居民楼随后发生大爆炸。电视播音员解说飞行员此前已经丧生。尽管以色列空军在拦截米格-25的作战中不断取得胜利,但对米格-25高速袭击的防护依旧不敢丝毫放松。
  
  九.扳倒天平的战斗机
  
  从美国获得F-15A和F-16A战斗机以前,以色列空军装备的战斗机主要是F-4E、幻影IIICJ和自行研制的幼狮C2。这些战斗机在电子设备上有一定优势,但机动性与叙利亚空军的米格-21 相当。1974年的战争中,F-4E战斗机在AIM-7F射程上能够取得优势,而进入近程导弹交战距离后,依靠“扩展截获模式”能够在较为宽松的机头指向要求下开火,也较米格-21战斗机便捷和灵活。而幻影IIICJ与米格21两者旗鼓相当,双方飞行员都设法取得有利于自己的速度和高度情况下进行交战。以色列空军的赫赫战果依靠的是建立于战斗机系统差异上的战术所取得。安装雷达的战斗机采取适当的空域部署和配置,能够利用机载雷达在地面雷达盲区有效的搜索目标。叙利亚空军的米格-21МФ的问题在于雷达30度的视角太小,20千米作用距离也太近,而且功能过于简单。P型直接回波信号显示不利于快速分辨信号,米格-21Ф则根本没有搜索雷达,只有射击测距天线。而以色列战斗机雷达作用距离至少大于40千米,搜索视角最小为45度。都有信标和直接信号回波现实双重功能,有利于快速分辨目标。以色列空军战斗机在大规模空战中,通常采取侧面接近,利用短暂的优势阵位猛烈打击,然后迅速撤离,如果叙利亚战斗机进行追击,由另外的以色列编队从再次侧面接近予以拦截。一旦卷入格斗空战,以色列F-4E和幻影IIICJ战斗机并没有绝对的近程导弹作战优势。
  
  为取得空战优势,以色列历来采用大量的无线电干扰,阻塞和欺骗叙利亚地面雷达和通信。多数时候阻塞战斗机通信比干扰地面雷达更为有效。那些叙利亚地面雷达系统有一定的抗干扰措施,功率强大,机载系统难以完全用干扰的办法达到目的。阻塞空地通信联络,使叙利亚飞行员失去与地面雷达的指挥联络后,战斗机机载雷达不能独立完成警戒和搜索,这样以色列就获得了相对技术优势,便于从侧面接近目标。叙利亚战斗机由于收不到地面雷达警告,飞行员不得不向四周分配注意力,并将主要注意力都集中在前方目标和应付低空飞行,难以在远距离上发现飞速接近的以色列战斗机,不过无线电干扰只对一定范围内的目标有效,因此通常集中在空中走廊和交战空域。叙利亚的干扰对以色列战斗机的通信同样有严重影响,由于以色列的通信系统抗干扰技术领先苏联体系,叙利亚对以色列的阻塞干扰通常可以被系统在一定程度上克服。以色列可以利用其战斗机机载雷达大视角优势,保持监视走廊空域以及警戒交战空域。F-4E和幻影IIICJ战斗机雷达下视能力有限,经常漏掉了低空突防的叙利亚战斗机。叙利亚空军获得可变翼的米格-23МС后,以色列F-4E战斗机的系统优势遭到削弱。在寥寥数次有米格-23МС参加的空战中,都有F-4E被其击落的纪录。
  F-4E具有最大对空搜索距离为93千米的AN/APQ-120火控雷达,方位角度达左右60 度,自动搜索时,仰视和俯视角都为10度。手动搜索时这个数值可达36度,一旦进入跟踪,仰俯视角都可达60度。AN/APQ-120是采用了相参动目标指示技术的单脉冲火控雷达,尽管没有多普勒脉冲雷达那样好的下视能力,但也足够在复杂的山区地形上截获低空飞行的目标。同时这种雷达具有对地攻击模式,其雷达显示器可以切换成电视制导弹药的图像显示模式,具有很强的多任务作战能力,此外F-4E在5450公斤机内燃油情况下,载弹量高达7250公斤,因此除执行制空任务外,经常被派往黎巴嫩北部遂行轰炸任务。叙利亚空军利用境内机场起飞的战斗机对这些笨拙的轰炸编队进行突袭,迫使其提前投弹放弃对地打击任务。在1980年之前,性能与之相当的米格-23МС往往能凭借地面引导,利用以色列地面雷达盲区对空袭编队进行袭击。根据美国空军在越南的经验,遭到突袭后护航的F-4E机组不容易捕捉到这些突如其来的袭击者。叙利亚空军的米格-23МС加速性和最大速度都高于越南空军的米格-21,F-4E很难赶上收起机翼飞快脱离的米格-23МС。尤其是F-4E需要采用低空飞行躲避地空导弹,这导致己方地面雷达也无法知道攻击机群位置,因而经常得不到地面指挥所的接近警告提醒。
  
  1978年以色列获得了首批新型的F-15A战斗机,在以色列人看来这种威力强大的单座战斗机第一个战果并非击落叙利亚的战斗机的,而是首先摧毁了一届以色列内阁。原因是在斋月举行接收F-15A的仪式过于隆重,国内各种问题导致在野党和政治派别借此发难,这也反映了以色列人对这种新型战斗机的热切期望。E-2C和F-15A组成的作战系统使得以色列空军重新获得了极大的技术和战术优势。F-15A战斗机的AN/APG- 63雷达可以将信息投射在平视显示器上直接显示,而且信息提示非常丰富,仪表板左上角的垂直态势显示器仅仅用来确定目标高度和拦截仰角,而F-4E的瞄准显示具则仅仅是指使目标和瞄准,需要配合雷达显示器才能在各种气象条件下确定目标情况。无论是对空还是对地面目标攻击,F-15A的飞行员无需时常观察仪表板上的雷达显示器,F-4E飞行员则需要前后舱乘员相互配合,各自观察瞄准具和雷达显示器才能完成。更为重要的是AN/APG-63是单脉冲和多普勒体制的雷达,对低空目标非常可靠和有效。
  
  F-15A战斗机飞行性能更加先进,这使得飞机具有灵活的机头指向性和各种状态下的可操作性。以往 F-4E在采用中距空空导弹攻击时,在AN/APQ-120雷达截获距离上只能获得对一个目标的攻击机会,F-4E的机动能力不能满足连续攻击多个目标所需的机头指向性。而F-15A战斗机不仅雷达截获距离增加了一倍以上,有充分的时间在最大射程处射击迎头目标,而且良好的机头指向性能够在转弯机动过程中,再次在中距弹范围内截获其他目标发射和制导中距弹,并且能在接近到近程导弹最大射程上计算发动红外跟踪的AIM-9L导弹迎头攻击的有利时机。以色列飞行员称F-4E发射一次中距导弹就闯进了近程导弹作战范围,而F-15A则可以机动中接连用中距弹开火接近。F-15A一个最重要的功能就雷达自动测量目标与各种姿态下的航炮弹道,控制航炮开火。1979年6月27日和9月24日的空战中,F-15A击落不断机动的米格-21МФ就是采用这种“雷达航炮自动射击”模式。在交战过程中,以色列飞行员只需要集中注意力将做剧烈机动的目标保持在平视显示仪瞄准标志上,无论从什么方向接近目标,瞄准标志会自动指示开火时机或系统自动开火。
  
  这些具有先进系统且能携带大量空空导弹且机动灵活的重型战斗机,从远到近一路开火地呼啸而来非常可怕。叙利亚米格-21МФ飞行员阿尔.哈米德指出,F-15A远距离上的连续开火,使得只能携带近程Р-13导弹的米格战斗机阵势大乱,即便没有被AIM-7F命中,也在交战之初就失去了适当的机头指向态势条件和有利速度,在增速和调整指向的过程中,还会再次遭到打击。F-15A的机动性能、火控雷达系统和导弹的完美结合,在1981年两次瓦解叙利亚米格-25ПД的攻势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以色列在1981年才得到F-16A轻型战斗机。这批飞机原本是美国卖给伊朗的产品,由于霍梅尼领导的伊斯兰运动推翻了巴列维国王,美伊关系破裂导致对立,因此将其转卖以色列。这批F-16A安装的系统没有植入AIM-7F导弹火控软件,因此只能使用红外制导的AIM-9L近程导弹。F-16A的到来不仅使以色列空军能够减少双发战斗机的使用节省费用,而且还能够更好的承担很多以往由幼狮和A-4E担任的对地打击任务。F-16A战斗机的系统尽管今天看来较为简陋,而当时阿拉伯国家没有一种战斗机能望其项背。
  
  以色列接收F-16A后,曾经测试挂载其自行研制的蜻蜓和怪蛇-3导弹的接口情况。实际上凡是能够挂在AIM-9L导弹的挂架,都能挂载以色列生产的这两种导弹。由于重视近程空空导弹的离轴发射技术,怪蛇导弹的离轴发射角达20度,这在当时是较为领先的水平。离轴发射角度越大,空战中对飞机指向性要求越宽松。怪蛇-3导弹有能够跟踪蒙皮辐射的灵敏寻标器,类似美国的AN/DSQ-29锑化铟导寻标器,能够从目标迎头方向发射。所谓离轴发射就是发射前启动导弹导引头截获目标,这个过程由机载火控雷达指示目标,控制挂架上的弹上导引头锁住目标开始跟踪。F-16A能利用雷达使AIM-9L 处于这种“扩展截获”模式,却没有对怪蛇3导弹的相关控制程序。以色列地勤人员在挂在怪蛇时,只要将火控计算机设定为AIM-9L,F-16A的火控系统同样会控制导引头进入“扩展截获”模式。飞行员只要保持目标在平视显示器视角范围上1至2秒,就基本能使导弹打中目标,因此无需像过去那样追逐到飞机轴线对准目标才能开火。对于F-16A这样机动性良好的战斗机,很容易将几千米外的目标纳入平视显示器视角。自动化机载系统已经悄然改变了空战模式。
  
  F- 16A不仅机动性比F-4E提高很多,而且全数字化的机载系统更是叙利亚战斗机不可比拟。AN/APG-66脉冲和多普勒体制雷达虽然最大所搜索距离只有 F-15A上AN/APG-63雷达的一半,但是最大方位及仰俯扫描角相当,数字化技术使得这种雷达目标截获率很高。数字化另一个好处是能够通过更新程序提高飞机上各个系统的性能,战斗机上的程序更改是更换固化程序的存储模块。F-16A同样将飞行姿态、雷达和导航等信息投射在平视显示器上,其工作模式很多,几乎囊括了空战所有的需求,因此在各种交战状态下,飞行员都能够得到瞄准标志和相关信息。由于F-16A是侧驾驶杆布置,因此腾出了飞行员两腿之间的空间,布置了1台中央多功能显示器。这个显示器不仅作为垂直状态显示器,还能作为雷达显示器、电视传输显示器和雷达扫描P显示器,能够直接将瞄准标志叠加在空地目标上进行攻击。
  
  1979年F-15A进入战斗值勤后,叙利亚空军在与以色列的冲突中损失了17架米格-21战斗机和2架米格- 25,每次空战都是老鹰捉小鸡那样一边倒的战斗。叙利亚空军得出从1981年7月以后,叙利亚空军行动收缩到了防空系统范围内活动,变得较为谨慎。在以色列接收F-16A后,叙利亚空军几乎停止了超出区域防空地带的活动。在黎巴嫩山区,E-2C也存在不少雷达盲区,以色列空军的计划是将F-15A配置在这类地区,用AN/APG-63雷达监视这些小盲区和充当前出进攻F-16A编队的雷达警戒哨。




作者:trueskyhorse 回复日期:2006-7-20 10:12:34    
  十.弥补缺失的环节
  
  E-2C,F-15A和F-16A的到来,使中东地区空中力量对比的天平倾向以色列。尽管新型作战系统构成了技术上的优势和更大的战术灵活性,但还远不足以打破在贝卡谷地由叙利亚战斗机和防空系统构筑的铜墙铁壁。无论多么先进的战斗机,在当时的雷达上都会产生非常清晰的信号。以往可以利用山地中的雷达盲区接近的进攻方式,在叙利亚将防空系统开进贝卡谷地后变得几乎失效,4月26日两架A-4E损失就是最好的例证。实际上在制定“加利利和平行动”作战计划之初,以色列空军还没有真正具备瓦解叙利亚防空体系的有效战术。
  
  摧毁贝卡谷地的防空系统最为关键的是如何使叙利亚的预警和引导雷达网失效。这个雷达网分布不仅有贝卡谷地内的防空导弹系统中程搜索雷达,还有叙利亚境内的远程警戒搜索雷达。通常情况下,这些雷达是按照监视空域轮流值班,一旦发生情况则全部进入战备状态,在统一指挥下遂行对空和反电子战作战。叙利亚的防空系统在1974年后进行了大量的改进,能够在比当年大得多的范围内变换频率,这很可能超出以色列现有电子战系统的频率范围。此外,联系这些雷达站以及防空指挥所的通信系统也是非常重要的侦察对象。
  
  以色列采取对空地通信的干扰战术曾经为空战赢得了巨大的优势。叙利亚机动防空系统主要依靠UHF波段的无线通信,阻断通信能够使这些系统不能及时获得预警,因而来不及完成系统准备。根据以色列的经验,叙利亚部队会采用长时间开机的方式使用防空系统的目标搜索雷达来弥补失去指挥所通信预告造成的早期预警缺失,而这些目标搜索系统的开动又会提前暴露防空导弹阵地,使对空射击失去突然性。早在1979年以色列就开始有计划的侦察叙利亚雷达和通信系统,1982年初制定作战计划后,侦察活动更加频繁,以确定叙利亚雷达和通信系统的相关参数。
  
  70年代以色列对缴获的埃及防空系统的雷达进行过研究,这种研究一直没有中断。获取预警雷达和目标搜索雷达情报可以了防空武器部署地域情况,而火控雷达频率参数是制定反辐射制导武器作战的重要依据。1981年以色列空军有人认为叙利亚防空系统雷达工作频率范围可能已经超出了电子侦察接收机工作范围。黎巴嫩境内的以色列特工人员曾经为此潜入黎巴嫩山区,在导弹阵地附近的山地上埋设便携式侦察接收机。事后证明叙利亚雷达系统的改进并没有超出电子战系统工作范围。
  
  E-2C预警机上的AN/ALR-73被动探测系统能够侦察两倍于AN/APS-125雷达探测距离的电磁信号,在1980年至1982年的侦察飞行中获得了大量的电子情报,其中包括截获了驻黎巴嫩叙利亚地面部队与大马士革之间的通信。波音707电子对抗飞机是以色列自行改装的平台,除安装款带电子侦察接收系统外,还有覆盖很宽频段范围的多个电子干扰机系统,大功率干扰天线安装在机腹下。以色列飞机公司资料显示,干扰发射机主要安装在飞机地板下宽大的行李舱中,这样与天线连接的波导可以很短,信号泄漏小。
  
  以色列为使战斗机及时了解是否闯入了防空导弹射界,从美国紧急进口了AN/ALQ-131型电子对抗吊舱,主要用于F-16A战斗机,这种轻型战斗机在计划中,要承担打击地面防空系统的作战任务。虽然F-15A战斗机安装了内置式的AN/ALQ-135型电子对抗系统,以色列空军并不打算让这种昂贵的战斗机执行此类风险极大的对地突袭任务。而F-4E、A-4E以及幼狮C2战斗机则主要承后继对地攻击任务。战斗机携带的电子吊舱在遭到雷达照射时,会自动发射干扰信号,因为功率小,因此主要以欺骗干扰为主。同时能提醒飞行员进入了火控雷达瞄准波束,应当采取规避措施。
  
  打击防空系统最重要的是摧毁火控雷达,失去了火控雷达的导弹系统会陷入瘫痪,高炮系统则会出现反应慢和误差增大。以色列空军装备的空地武器中,射程最大的约为55千米的AGM-78标准反辐射导弹,其次是最大射程45千米的AGM-45百舌鸟反辐射导弹,其他导弹多数最大射程在25千米以内,而实际投射距离不会大于20千米。实战中反辐射导弹难以在最大射程上投射,对方雷达采取规避或干扰战术则会导致误差偏大而无法命中目标。 AGM-45反辐射导弹在30千米以上发射,几乎没有可能命中雷达天线,在19千米以内1500至2000米高度发射才能达到较高命中率水平。而谷地的С -75有效射界约为50千米,机动的3М9系统的射程为24千米,都将战斗机反辐射导弹投射圈囊括在内,这使得战斗机必须进入防空导弹射击界限发射才能奏效。部署在贝卡谷地的叙利亚地面机动防空系统通常频繁变换阵地以此反侦察。战斗机和侦察机对这些防空区域中游移不定的中低空导弹系统进行监视很难,而且闯入出乎意料的伏击圈的可能性非常大。
  
  为达成隐蔽阵地和开火突然性,防止空中目标截获雷达信号逃逸或反击,防空武器系统的火控雷达通常不开机,而由目标指示和搜索雷达警戒射界空域。这些目标指示和搜索雷达通常作用距离达到100千米以上,配置在防空系统火力射界内层深处,战斗机要使反辐射导弹射程达到指示搜索位置,必然会首先闯入外圈的防空系统射界,因此指示搜索雷达不容易遭受袭击。叙利亚在贝卡谷地配备的主要是UHF波段的П-15和 VHF波段的П-12目标指示搜索雷达,电子侦察系统对这两个波段的雷达定位精度很低,反辐射导弹误差则更大。尤其是VHF波段天线很被难命中,这也是苏联防空武器系统配备UHF和VHF波段雷达的原因。UHF和VHF波段负面问题就是对空中目标定位精度差,而且副瓣很大,以色列根据实战经验,对付这类系统主要采用干扰,能使其在很大方位角范围内出现大片回波。
  
  反辐射导弹主要攻击处于天线开机接通高压状态的火控雷达,而对于关机和没有接通天线的雷达系统无法跟踪。贝卡谷地的3М9机动导弹系统装备有光学制导系统,完全可以不开跟踪雷达进行射击,但是由于是半主动制导体制,因此依旧需要打开照射雷达“烧穿”目标,而反辐射导弹打击这种连续波照射雷达的命中率是最高的。埃及防空部队在运河作战中,通常打开雷达主机预热系统,防止这些笨重的苏制电子管系统冷态开机到正常工作间隔时间过长,但此时往往不接通天线高压,这样使雷达不会产生辐射信号。在接到指示搜索雷达预告后,先将天线方向对准目标方向,然后接通天线高压开机,立即就能抓住目标开火。有时候还能够在接通天线情况下,先将天线反面对目标,雷达波束方向背向目标,在目标进入射程后再快速转向目标控制武器系统开火,这种战术通常用于躲开反辐射导弹后的防守反击。与埃及一样,叙利亚防空系统各种各样的巧妙战术来源于在越南作战的苏联军事顾问团。
  
  以色列空军面临的问题是如何使叙利亚雷达处于开机状态,同时使己方战斗机能够发射反辐射导弹而又不处于防空武器打击之下。在1982 年的内盖夫沙漠中,以色列空军的演练表明,苏联制造的出口雷达系统没有配备判别目标类型的辅助数据系统,取而代之的是印有雷达信号显示图像的手册,需要值班人员通过回波与手册里的信号典型图形核对来区分飞机类型。一些非常熟练的技师能够记住少量常见飞机的信号图形,但是叙利亚军队和苏联顾问团中,这样的技师都很少。随后的实验中,目标指示搜索雷达系统对携带角反射装置的无人机和战斗机也不能区分,无人机不携带角反射器时,搜索雷达显示器上的回波信号非常微弱,在电子干扰情况下可以被杂波淹没,而对战斗机大小的目标在采取反干扰措施后,依旧信号清晰。正是这一系列试验,使以色列军方在作战计划中采取无人机承担大量作战任务。
  
  70年代初期,美国空军机载电子设备实验室计划中,有一项“大力士”型诱饵无人机,该型号有两种结构,分别为 150Maxi无动力型和290动力型无人机系统。70年代中后期美国终止了该项目,由以色列接手继续研制和生产。这种无人外形类似反舰导弹,采用制导和航线规划编程。由于折叠机翼展开后有很大的翼展,无动力滑翔任务半径可达70千米。无动力型主要用于投放干扰箔条,后部安装发动机和燃油箱的舱段成为了箔条容器。“大力士”诱饵无人机头锥为玻璃钢结构,头锥内通常安放角反射器,在前半球对向雷达时,信号回波与战斗机相当。从战斗机上连续发射出去,雷达信号就像是密集编队的机群突然散开。随后喷发箔条,雷达屏幕满是大片回波信号。
  
  当时以色列军队装备的“猛犬”和“侦察兵”无人机此前已经服役数年,作为多用途战术无人机,一直承当空军和陆军的战场侦察和监视任务。1981年5月,以色列获得的第一批贝卡谷地的航空侦察图片就是这种无人机所摄。叙利亚雷达系统似乎很难跟踪这种采用很多非金属结构部件的小目标。1980年以后对无人机的战术应用进行不断的研究和试验,使得以色列空军在1981年5 月终于决定采用无人机作为侦察和充当诱使叙利亚雷达开机的手段,无人机系统最终解决了以色列空军突破叙利亚防空体系所缺失的重要环节。
]]
残骸啊 残骸!你到底在哪里啊!
原帖由 219 于 2007-4-13 15:17 发表
残骸啊 残骸!你到底在哪里啊!


我们对着天空喊:解体的残骸啊,你到底在哪里~~~~~
残骸在某些人的牛皮里
记得有个笑话。

某个孩子和别人辩论的时候说,“我不相信伦敦的存在,并”声称:“我不相信我没有亲眼看到的任何东西”

于是别人问他“你看见过你的脑子吗?”(原文是brain)
还是对那个在地上就能分辨出空中被击落的战机是F-16的英国记者充满了仰慕之情。
原帖由 aaasssaaa 于 2007-4-13 17:29 发表
还是对那个在地上就能分辨出空中被击落的战机是F-16的英国记者充满了仰慕之情。


这个嘛,我也经常干。我有时会对着天空飞过的客机念念有词:“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然后旁边的人晕倒……
这文章是NAAS惯性世界44期还是45期上的吗???
从指导思想到武器到系统,基本都是落后....不败那真没天理了.....
貌似好几个新人都是4.12注册的
也许是同一IP的呢
原帖由 y2zc 于 2007-4-13 19:08 发表
貌似好几个新人都是4.12注册的
也许是同一IP的呢


有些大师要马甲来助威的。。。。。。:L :L :L
这文章是NAAS惯性世界44期的,管带写的。
原帖由 y2zc 于 2007-4-13 19:08 发表
貌似好几个新人都是4.12注册的
也许是同一IP的呢



恩,不错,你的怀疑看上去似乎很有道理,不过,既然你说我是马甲,干脆叫斑竹来说说,我到底是谁的马甲OK?

兵器谱文章地址:系统的力量——1982年黎以对抗(转载) http://www.bqpu.net/news/266449

  • 保安队长勾结城管收取保护费 警方抓获
  • 贫困母亲走投无路盗窃 提醒被偷者皮夹
  • 纳米比亚分列式
  • 北京强制戒毒延至一年 警方打击毒贩将
  • 美联储是私有的!!!
  • 百余黑衣人在小区内围殴保安 警察当场
  • 小偷按照失手次数制定小区危险指数
  • 多数免予刑事处罚或缓刑 渎职犯罪为何
  • 安徽滁州银行劫案告破 疑犯一年前曾抢
  • 小伙迷恋47岁按摩女 逼其从良不成伤
  • 毒王刘招华受审坚称造鼠药 被控造毒品
  • 教授见义勇为被小偷打成粉碎性骨折
  • 网友开博客传授买票攻略 10天访问量
  • 情感稳步发展遭遇偷拍 赵薇王励勤正恋
  • 长春买到《战场文集5》、《航空世界2
  • 委员,老舰船的兄弟们,去新浪支援百步
  • 柏林空运
  • 问一下,为什么最近公开露面的170和
  • 陈忠言说F-22的雷达反射面在0.1
  • 看看水路的春运,顺便祝福大家在新的一
  • [转贴]安全性能超群的日本三菱神车
  • 这是什么词
  • 什么书适合小学五,有什么书适合小学五,写读后感?
  • 读了 凡卡 第八自然,体会到了什么?快
  • 读了凡卡第八自然段,你想对凡卡说些什么呢
  • 读的体会体会到了凡卡的命运悲惨;体会到了凡卡内心的痛苦以及他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体会到了凡卡十分迫切的希望爷爷能早点来接他;体会到了在沙皇俄国的黑暗时代,凡卡悲惨的命运都
  • 读了凡卡 的三个感受是什么
  • 宋朝一共多少年?
  • 甲.乙二人在长为400m的圆形跑道上跑步,已知甲的速度为9m/s,乙的速度为7m/s.(1)两人同地同地同向而行时,经过几秒钟两人首次相遇?
  • 两运动员在400m的环形跑道上练习跑步...两运动员在400m的环形跑道上练习跑步,他们在同一地点同时出发,如果方向相反,那么25秒相遇;如果方向相同,那么6分40秒相遇一次,假设两人的速度不变,
  • 甲乙两人在环形跑道上练习跑步,已知环形跑道一圈长400m,乙每秒跑6米,甲每秒跑8米.(1)如果甲乙两人在跑道上相距8米处同时反向出发,那么经过多少秒两人再次相遇?(2)如果甲在乙前面8米
  • 中国有词以来第一作手,可以用什么来形容?
  • 太妃太嫔太贵人在皇帝面前 自称哀家还是臣妾还是太妃以上级别在皇帝面前自称哀家 以下的自称臣妾呢1楼的 我问的是 太妃 太嫔 明白什么是太妃太嫔 太贵人吗
  • 皇上嫔妃在太子前怎么自称(清朝)
  • 这句佛语,直接去解释说明,很难揭示出本质内涵,借用一个故事来说明:《传灯录》中讲道:会元和尚师徒二人赶路,到一条河边看见一女子待渡,无船无桥,老和尚二话没说就背女子渡
  • “活在当下”是什么含义呢?
  • 证明的反义词是什么堵塞的反义词快
  • 活在当下的意思
  • 拥挤反义词
  • 活在当下什么意思?
  • 拥挤的反义词
  • “活在当下,行在今日”是啥意思?来自于?
  • 兵器谱,汇集天下名器。查啊作业帮整容说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