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大原创』论“亮剑精神”的剑锋所指——评《亮剑》对 ...-军事新闻-武器装备新闻-兵器谱
兵器谱——汇集古今中外经典兵器
军事新闻

『超大原创』论“亮剑精神”的剑锋所指——评《亮剑》对 ...

浏览:0 发布:2019/03/22 20:30

论“亮剑精神”的剑锋所指
——评《亮剑》对“军阀及大王”的崇拜
老共产党人
已经较广泛地在互联网上传播的小说,以及根据同名小说(节选)拍摄的电视剧《亮剑》在中央电视一台播出后,也将可能会在不同的电视台里以不同的方式和不同时间播出。这部电视剧经过编导家们精心编导,以反映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全国解放时期初期的一个中高级军队人物,——个人主义至上、“军阀及大王”气息十分浓厚的“李云龙”,这个剧目居然在声称是始终以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并且是在代表共产党执政的权威喉舌电视台里连续播出,心存疑虑的人们心里不禁地要问:“这到底是为什么?”“这是不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咄咄怪事?”整个小说和电视里的主人公“李云龙”一出场或“活跃”起来时,就非常突出地表现出了说不清和道不明的披着美丽画皮的妖气——“军阀”和“大王”的军魂文化底蕴,其实对于这类非常突出的问题,既不是没有看得破也没有什么深奥的东西可言。人们只要粗浅地用心思索和回味一下,就很容易地从中得出其所赞扬和标榜的主人公“李云龙”,自始至终都充盈着“军阀”、“大王”及其“个人主义至上”的品格风貌。这既是小说和电视剧《亮剑》始终和一贯表现出来的一种除去水分之外的丰富内容,也是与时俱进一类文人实实在在的要顶礼膜拜的“干货”之一,更是所谓的艺术家们通过艺术化了的所谓军魂人物“李云龙”所要刻画,以及所需要表现出来的时代角色。
一、《亮剑》“军阀及大王”特质之剖析
作为“军阀”和“大王”是有着其特定的含义,“军阀”一词,在《辞海》中的解释是:“①拥兵自重,割据一方,自成派系的军人或军人集团。②拥有武装部队,并能控制政权的军人或军人集团。”在《现代汉语词典》中被解释为“①旧时拥有武装部队,割据一方,自成派系的人。②泛指政治上的反动军人。”而“大王”一词,在《现代汉语词典》中解释为:“戏曲、旧小说中对国王或大帮强盗首领的称呼。”虽然我们不能完全套用军阀和大王的标准来衡量《亮剑》中的要“李云龙”,也不能与之全部地相提并论,但是“李云龙”却有着与“军阀”和“大王”相似的言语和行为。因为《亮剑》中的“李云龙”已经没有了必须具备的无产阶级的阶级集团性,剔除了是在共产党和毛主席的领导下进行革命的内核性,消除了进行这些战争和军事行动是为广大劳动人民翻身解放并得到他们鼎力支持的根本性,宏观和微观都在展现和大讲特讲纯粹的,只有军阀才具备的军事和武装力量上的你争我夺。既然是只谈纯军事意义上的技术性争斗,那么也就难以区分什么正义与非正义,是残酷还是不残酷,是邪恶还是光明正大,是为个人自己而战还是为广大人民的利益而战,是光明磊落还是施用阴谋诡计,是用计谋夺取还是硬拼硬地强行拿下,最终仅只是反映在地盘的得与失——即统治的山头的扩大与缩小、存在与丧失,表现在相互间为了个体自身利益的最大化的得失,连绵不断和反反复复的混战不都是扩大和争夺“地盘”而展开的吗?“军阀”的一个根本性的特征和特性,就是在一个特定的区域和范围内称王称霸,不断地建立和巩固着自己的强权式政治、经济、文化的王国体系,将其势力范围和地盘内的资源视逐步地转化为个体的私产,把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劳动大众和士兵,视为为自己提供各种服务的蝼蚁。
时时在小说和电视里占主导地位的主人公“李云龙”,在作品里界定的时限却是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及建国后的特定阶段,整个的面目也是出自八路军和人民解放军的中高级干部,由此标明了“李云龙”既不是其他时代的军人,也不是其他武装力量里的统领人物。《亮剑》作品里的“李云龙”,根本就没有共产党毛主席领导下革命军人的任何具体品质,所表现出来的就只剩下“军阀及大王”气息。现在就让我们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来具体剖析一下《亮剑》中政治化了的艺术家们所精心塑造的“李云龙”,在小说和电视剧中的所作所为,是像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和毛主席领导下的一名杰出指挥员,还是像一个“军阀及大王”十足的地痞流氓呢?
1.只会是梦想着成为剥削别人的替代物。
像“李云龙”这个人物从特色上来看,这类人加入到革命队伍中来的原因,一般都是受到别人和别的强大势力集团等阶级压迫,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被迫加入到革命队伍中,目的是找一个山头来保护自己,希望借革命力量来发展和壮大自己的实力,一方面是保住自己不再受别人和势力压迫,另一方面是如果遇有适合的条件就转换成能够压迫和剥削其他人的替代物。这类人物参加到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大革命中,是由于革命的洪流被卷入并不是自觉地投身是“李云龙”最大的本质属性,要说自觉恐怕是为了升官发财才误入革命队伍的,其在加入革命队伍的言语行动及其所作所为,就充分地表现出了其所固有的“军阀及大王”本质。
2.没有退出革命队伍只能是形势所迫。
《亮剑》中主人公这类人物加入到革命队伍后,不可能也不会主动自觉地改造自己的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和主观世界,在表面上虽然愿意接受并服从共产党和毛主席的领导,拥护“打败日本帝国主义”、“解放全中国,建立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主义中国”的主张,但保留在革命队伍中的出发点和归宿点,却是时时出于对自身个人利益的通盘考虑,对上级和同级也仅仅是维护着形式上的“团结和统一”,如果遇有适宜个人主义个性膨胀表现的气候,其所戴着的“革命军人”的假面具也就会自然脱落,就会变成实实在在的能够剥削别人、压迫别人、吃别人的坯子。
3.始终遵照并奉行“军阀及大王”座右铭。
具有“军阀”和“大王”品质的人物,天生就特有着的本质,就是把斤斤计较、分分计较作为处事的行为准则,奉行着我的就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终归一切东西都应该是我的。不管是谁就是天王老子,要拿走属于我帐下的东西,无论该与不该、合不合理,我只看你有多少实力和真本事,否则就只能是做白日梦;同样我要取走别人的东西,也是凭本事实施硬拿硬抢。
4.信心十足地谋求着统领地盘的扩张。
由于在当时所处的是特定的抗日、国内战争及社会主义建设初期,虽然官已做到独立团团长、师长、军长和将军,但宏观上还不具备转换成压迫和剥削别人的机遇及条件,因革命形势的所迫不得不逆来顺受,于是就千方百计地扩大和发展个体的军事实力,创造和准备着扩大自己的山头——侍机而动。但当客观扩张愿望“一而再再而三”地得不到满足时,总是感到处处受制于外部因素,也总是报怨自己才华得不到施展,个性得不到张扬,个人价值得不到发挥,个人能力得不到充分的展现。
5.把一切因素都变成自己攀爬的阶梯。
国家和时局的混乱与动荡,是“军阀”和“大王”产生、存在、发展壮大的必备环境,像“李云龙”式的“英雄好汉”,就是在抵抗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及推翻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的动荡过程中,逐步把这些混乱条件逐步变成自己扩大势力范围的一种手段和工具形式,期望实现的目标就是,有朝一日把中国变成一个自己能够替代别的剥削阶级的所谓共和国家。
6.在自己统领势力范围内实施家天下。
“李云龙”式的人物保持在革命队伍中,也总是要不断地借助革命的形势扩张自身的实力,在自己统领的范围内也总是表现出“老子天下第一”,——“老子”成为口头禅并被落实到所有的行为上,实行个人说了算的家天下、权天下。这类人“老子天下第一”的人物,根本就不需要,也不相信什么民主的存在,服从和需要的只是实力和强制,谁不听谁不从、谁不满足自己,就拿出一幅要与人拼命的态度,也往往会作出要进行最后一搏的阵势,时时构建并实施着无形却有序的独裁和专横跋扈的王国体系。
7.“主人公”始终个“匪氓”式的模子。
尽管作者、编导者们在编撰“军阀及大王”主义方面比较善长,遇到张扬“军阀及大王”的环境就会涌动出创作灵感,在神化“军阀及大王”中就能才华横溢,具有构建“军阀及大王”艺术殿堂的天才,也是依靠表现张扬个人“军阀及大王”的题材,实现他们梦寐以求的创造人生价值的辉煌。尽管作品中把“李云龙”穿上八路军和人民解放军的军装的同时,又被描绘成“敢想敢干、敢做敢当、富于同情心、有正义感、有血有肉、有情有义、有胆有识、有勇有谋”的复合式英雄形象,还编造出了自以为是的一贯正确,神通广大地取得的一个又一个的重大和辉煌胜利,——神出鬼没百战百胜的“神化”故事,目的就是想让广大善良的人们相信“李云龙”的一切“故事”的真实性,让受众相信“李云龙”就是当年的八路军和人民解放军军官化身,“李云龙所率领的军队就是所谓的人民军队形象所在。但是不管李幼斌的如何尽情表演以及特色演技才华充分展现,使这个虚构的身穿八路军、人民解放军军装的“李云龙”,越发地不像八路军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指战员,倒是越发地像一个不折不扣的“军阀及大王”模型,让这个神化了的当代式“军阀及大王”形象“李云龙”成了难以忘怀的东西。
8.跟随革命最终是要变成一个实在霸主。
像“李云龙”这类人物,既不需要无产阶级的彻底革命、也不想进行无产阶级的彻底革命,更不可能按照无产阶级彻底革命的理念,来改造自己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既不愿意继续留在革命阵营里受到管束,也不敢轻易地脱离革命队伍去享受所谓的自由,更不愿意实施无产阶级的继续革命。产这类人所进行的革命,仅仅是作为实现个人利益至上及其价值的幌子,目的只是想找到一条,既能不断扩大势力范围——不断地攫取更大统领权,又不至于被革命阵营彻底开除的道路。当革命在一定程度上成功和胜利后,就摆起当然的老资格和大功劳,伸手向共产党要官、要权、要物,当膨胀的个人主义夙愿得不到满足时,就要借机引纠合一些同类闹事或引发什么事端。像“李云龙”这类人加入“革命”队伍的动因,仅只是要升官发财和做人上人,其最终所得出的后果只能是,要么变成一个资产阶级式的民主派,要么变成独霸一方或独占一线的的霸主。
小说和电视剧《亮剑》就是假借共产党和毛主席领导下的八路军、人民解放军的特定军官形象,来表现“军阀及大王”主义比较典型的代表作,使充满个人主义崇拜和“军阀及大王”情结,通过“李云龙”具体的言行,展示出文化领域中所需要的“军阀及大王”理念,《亮剑》成为了当代骚客文人心目中显现英雄本色的缩影。《亮剑》通过宏扬“军阀及大王”的悠久传统文化——把垃圾当宝贝来发扬光大,不断获取了他们人生展现辉煌的市场,这些政治化了的文人如若离开“军阀及大王”主义的存在,可能不知道如何再进行创造性艺术生活!《亮剑》从头到尾只字不提八路军和人民解放军是干什么的、是为什么阶级和为什么人服务的——故意抹杀人民军队存在与发展的根本宗旨,全盘只讲纯军事的军事行动,为了打仗而打仗,这种纯军事主义和行为,与“军阀”和“大王”在理念主张和行为的实践上,在形式范围上和本质特征上,有着什么两样的呢?《亮剑》主旨的敢于“亮剑”及其“亮剑精神”的指向又是什么呢?其主客观上或明或暗地,不就是为了要宣扬和提倡军阀主义和大王主义吗?除了要蓄意地用编造的历史艺术事实,来对共产党和毛主席下的八路军及其人民军队形象的丑化与贬损,除了要对八路军、新四军和人民解放军的历史进行恶意的篡改和捏造以外,还存在着些什么更高明更堂皇的“亮剑”之精神吗?剧中自始至终都一再强调,要敢于“亮剑”和要有“亮剑精神”,而且还在剧目即将结束的所谓“雷呜般掌声”的论文演讲时烘托出了这个主题:“论军人的战斗意志和亮剑精神”,道出了作者和编导者们良苦用心,——要向已经铁定了的毛泽东正确军事路线的历史宣战,要对八路军和人民解放军的整体形象进行艺术性谩骂、根本上抵毁,要用与时俱进的“军阀及大王”军人品质,来颠覆原无产阶级革命军人的军魂。《亮剑》这种粗鄙的意识形态行为,是在故意强化和误导人们应尽情地学习、享受“军阀及大王”思维与品格,尽早地成长并掌握可以吃人和维护吃人理念的军魂。如果这种军魂在整个中国得到有效贯彻落实,那么中国是要走上什么道路,得到的结果又会是怎么样的呢?这只有天知道,只有鬼知道,只有设计、制造和推销新型“军阀及大王”理念的艺术大师们知道。
二、《亮剑》“军阀及大王”之根源剖析
由于传统的文学艺术中的英雄特别是军事英雄的出现,往往与“军阀及大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于是在古今中外的社会的意识形态尤其是文人骚客中,总是或明或暗地潜伏都一定的“军阀及大王”的文化根基。“军阀”气质和“大王”文化,是经过文人墨客人物虚构、精心的事实演绎推导和渲染的情节安排后,再把这些东西揉合成小说和文艺作品主人公的各项行为活动中,甚至是经过精心演化把其推到了无所不能的巅峰。许多年来腐朽和落后的理念,及其粗俗的文学艺术能够死灰复燃,甚至是达到了甚嚣尘上和铺天盖地的地步,一浪高过一浪的妖雾泛起,并不是空穴来风,这既有着十分复杂的国际国内环境条件,也有着适宜于这些乌七八糟东西产生、发展、壮大的时代土壤背景,这既有着帝国主义政治、经济、文化及其意识形态软硬兼施的功劳,也有着国内上升为剥削阶级分子千方百计地争当帝国主义走狗,不断地学习、引进主张剥削主义的理念,全面实施和推行吃人、压迫人、剥削人的社会制度功劳。
1.国际上实施全球化与帝国主义的接轨(鬼)的影响。
在私有制和剥削主义盛行的阶级社会里,政治家和政客们主宰着整个社会的走向。而在统治阶级的内部掌握和负责文化领域的文人及骚客们,为了更好地保障对被压迫和被剥削阶级的统治,巧妙地把自己维护和发展剥削制度、剥削文化的“秘诀”,及其如何利用市侩手段成功地攀爬进统治阶级行列的经验,把自己的行为举动塑造为时代的楷模、英雄的样板,不断地向身处受剥削、受压迫的弱势群体推销稳定压倒一切的理念,鼓励和号召身居底层的人们,要么甘认自己的无能而规规矩矩地做人做吉,要么行“大丈夫”的举动干出惊天动地的事来,一步步跨入统治阶级的行列。这些所谓的成功人士和已经占居统治地位的人们,通过自己形象思维并加以必要的逻辑演绎提升,创作和塑造了使“军阀及大王”能够大行其道,并创造辉煌的“艺术”作品,与时俱进地成就了一大批子虚乌有的“英雄好汉”,谱写出了“英雄”创造丰功伟绩的“光荣历史”,使众多的“英雄豪杰”通过想像的艺术天堂,驰骋在自由王国里不断地争抢着“天下第一”——称王称霸。国际上最典型的莫过于美帝国主义政府,向全世界制造、贩卖、兜售的充满个人主义和血腥杀戮的所谓英雄艺术模式,这些所谓的虚拟出来的“英雄好汉”业绩,个个奢血成性,人人杀人如麻,性感风骚美女从天而降,既没有什么阶级性,也没有什么是非标准可言,只存在着赤裸裸的虚拟所谓“国家利益”——谁的国家谁的利益,而且是帮国家杀人的越多,杀人越勇猛,杀人越聪明残酷,越是标准的国家级英雄好汉。
在中国与全球化国际接轨(鬼)的过程中,当代就产生了以金庸为典型代表的武侠小说大师,国内大量的皇帝及宫廷戏、古装军阀统治的作品,也源源不断地问鼎着中国市场,英雄—金钱—美女加享乐,基本上占据了电视剧目的半壁江山。这些崇拜剥削阶级享受的理念并与之接轨(鬼)的文化现象,不正是“军阀及大王”艺术的形成、发展、泛滥的真实写照和丰厚土壤吗?这类武侠和反映争当“军阀及大王”的英雄式作品,目的就是要善良的劳苦大众心甘情愿的接受剥削阶级的统治,任由剥削阶级精心地推销剥削主义的底蕴,不择手段地制造与剥削统治相适应和所需要的政治化了的文化艺术,让沦为赤贫或即将沦为赤贫的人们,沉浸在虚幻的“军阀及大王”打斗游戏中,享受着别人才有的醉生梦死的麻醉,堕入到无休止海市蜃楼的王国里麻木而窒息。中国阶级压迫和剥削制度的形成及演化发展,中下层或身居弱势的群体,在强大的攻势下也默默地形成了某种认同感,不但老的当中形成了一批读者,少年中也产生了不少的读者,年轻人中的读者更是多如牛毛。这些人被社会制度安排到知识贫乏,阅历视野的狭窄和浅薄地带,也只能在百无聊赖和思想空虚的时候,总是把这类虚构之物或权作消遣打发时光,或当作个人的某种精神上的想往与寄托,或沉浸在“桃花源”中等待好心的“军阀及大王”来解救痛苦的自己。这些子虚乌有的东西之所以有市场,一方面是因为这类东西能带给许许多多的人们,在弥补一下空虚思想的同时带来某种娱乐性的消遣,实现一下痛苦精神的迷走,带给人们某种刺激而让麻木的神经重新得到某种激活,引导人们向虚幻的自由天堂进发而使现实的压力得到某种缓解;另一方面是创作者通过自己的“神来之笔”,巧妙地获得了名利上的双丰收,财源和等待拥抱的美女可以滚滚而来;再一方面是占统治的剥削阶级集团,又有了可以吹嘘文化多元化成果的本钱,——咱们领导下的社会文化市场是多么地繁荣。
2.国内剥削主义盛行及接轨(鬼)的影响。
多年以来的中国社会,随着剥削主义理念及其制度的形成和发展巩固,不断地通过经济的、行政的、法律的形式,制造和裂解出了所谓的强势群体与强势群体弱势群体——政治上、经济上和文化上统治与被统治的阶级集团关系。在这种特定社会矛盾不断升级和激化的情势下,占统治地位的阶级集团很需要与之相适应的社会氛围,——抹杀阶级与阶级斗争的客观存在,抹杀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与形形色色的剥削主义针锋相对矛盾的存在,迫切需要创新出一种统治阶级集团政治化了的,所谓不为任何阶级和任何人服务的——即超阶级的国家文化形式和内容,于是许许多多的奇形怪状文化现象及特色艺术,也应运而生并蓬勃而又兴旺地发展起来。充斥于文学作品和艺术舞台,特别是电视节目中的超级个人主义、享乐主义,来势汹汹而且是铺天盖地,压顶的乌七八糟应有尽有,一方面是既充分反映了意识形态领域与国际资本主义全球化的接轨(鬼),同时也反映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与国际资产阶级“多元化”思想的接轨(鬼);另一方面是既反映了剥削主义盛行并占据了统治地位,同时也反映了诚实劳动价值的贬值和被严重边缘化,诚实和辛勤的劳动往往换回的只是穷困和僚倒;再一方面是既反映马克思主义及依据其培育出来的集体主义、社会主义的国家价值体系已全盘丧失,同时也反映了极端个人主义、享乐主义的勃起,而导致了国家整体凝聚力、向心力、战斗力的不复存在,各顾各和散沙一片的社会客观现实,也毫无争议地摆在了国人面前。
政治化了的艺术大师们,在超级“军阀”和超级“大王”的支持帮助下,不断地“创新”(实为地地道道的复古)出适应剥削主义需要,并供其享受和寻欢作乐的,千奇百怪的吃喝玩乐、肉欲占有等所谓艺术文化,像雨后春笋般地逐鹿在中华大地上。政治化了的艺术大师们,由于有经济大亨作为自身创作的坚强财源后盾,有各式政客、剥削专制精英为其撑腰,理所当然地也就创新出了为各式各样权贵和精英们服务的与时俱进的艺术,其中以表现“军阀及大王”的所谓文化艺术,就是重要的创新内容成果之一。这种剥削阶级(实为名符其实的各式军阀和大王)主导下的,为剥削服务的文化体系能够闯出自己的所谓市场,实际上完全是一种权贵豢养的喽罗文化和卵腋下生活的“小猫咪”艺术。在权贵用金钱哺育下成长起来的“军阀及大王”文化人,尽情地耕耘着并不断为自己的名利双收拼命地奋斗着,骚人墨客必然的对“军阀及大王”的顺从心理及其对极贵者们崇拜油然而生,其创新出来的作品也就必然地被打上了特定“军阀及大王”形式内容的烙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由于骚客文化掌握和控制着社会文化的主导权,也有着自由想像的时间和空间,但却缺乏实践理想的相关重要稀缺资源,所以也就只能借自己掌握的文化时空资源,把实现自己理念夙愿化作了以特定形式来表现——神化别人已经“军阀及大王”化了的文化过程,虚拟出了适宜于“军阀及大王”施展才华的特定时空范围,把自身天然存在的“军阀及大王”情结,有效地传播和灌输给了无数的观众和受众,为构建“军阀及大王”文化的存在与发展,以及为“军阀及大王”能够在社会上大展宏图环境,立下了永远不可抹灭的汗马功劳。骚人墨客天生就具有的“军阀及大王”恋情,被艺术神化成了野性十足和丰富多彩的“军阀”与“大王”,使之能够带着夙愿行走于“军阀及大王”主义的道路上,把虚幻的“军阀及大王”魔鬼力量变成了追寻个性自由的“实体”过程。
《亮剑》不愧为与时俱进的典型代表作,作者和编导者们创造性地利用了普通劳动大众心理,——盼望能够出现发善心的“军阀及大王”理想情绪,通过“李云龙”这个人物塑造一个人民大众能够接受的形象,用子虚乌有的“李云龙”言行及活动,表达和灌输作者、编导者们对当今社会所需要的立场、观点,及其与之配套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世界上的事物总是会走向反面的——聪明反被聪明误,虽然仅就江湖侠客和“军阀及大王”人物的塑造来说,“李云龙”这个草莽式的英雄人物创造还是比较成功的,但是把这个充满匪性人物“李云龙”的产生、发展,以及不断攀爬成长的时代背景,摆到了风牛马不相及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初期,而且还把整个“李云龙”活动的全过程放到了是在共产党和毛主席领导下的特定革命阶段,就显得十分地拙劣和天然的幼稚。在作者、编导是们设定这个特定的历史时期里,本身就不存在类似“李云龙”的人物活跃,也不可能有类似的人物出现,即使有过类似的人物也早已被大革命的时代洗礼所教育所转化,相对来说都早已变成了具有相当革命觉悟的指战员,不可能再有作者、编导者们刻意设计的“李云龙”一样顽固不化的人物。作者和编导者们把“李云龙”设计成,在革命队伍里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中高级干部,居然是一个既不愿归什么党什么派和什么领袖的领导,也不知是为什么阶级、为什么人而进行战争;既不知八路军和人民解放军中上下左右、党指挥枪的特定关系,也不知正在进行的是“游击战”还是阵地战,糊里糊涂的故意擅自打仗,为了打仗而千方百计地采取军事行动。由此可以看出作者和编导在处理只字一不提共产党和毛主席的正确领导的问题上,是下了功夫和煞费了许多苦心才精心安排并制造出来的,其叵测的居心就象《三国演义》中说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一样明白无误。《亮剑》所亮出之剑及其“亮剑精神”所指向的目标是什么呢?恐怕就是要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连同存在过的社会主义及其中共自己还扛着的“马克思主义的根本指导地位”旗帜,彻底扫出960万平方公里的神州大地,迎回的唯有各式各样剥削主义横行的“军阀及大王”统治的思想及其制度体系。
“军阀及大王”现象的兴衰成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一个时代政治风向的晴雨表,既标志着民间社会矛盾激化的凸现与否,也标志着生存在底层阶级与统治阶级的矛盾是否被激化,更标志着社会内部阶级和阶级斗争的聚集程度。在“军阀及大王”模式的天地里,蓄积了巨大的反国家反社会大统一的一股又一股的动态能量,是各式各样社会精英在天地间寻求冒险和创造辉煌的人生游戏,历史上曾让人类社会发生过数不尽的动荡和毁灭性的裂变,多少喜怒哀乐的往事与“军阀及大王”兴衰程度密切相关,留下了数不清说还完的社会口头历史现实。“军阀及大王”主义的兴起曾经让老百姓感到恐惧和害怕,却也留下了许多讲信誉及帮助百姓解除困境的史话。“军阀及大王”主义的兴起让人们缺乏安全感和稳定感,但中国社会却始终不能够消除“军阀及大王”现象的客观存在,只不过在不同的时代被赋予了时代的新特征。已经进入“军阀及大王”行列的人们,各自用自己的意志和行为方式行事,处置涉及到的各种矛盾和风险事务,这些精英虽然可能分属于不同的派别,但又都各为其主并占山为王,或行善或作恶、或积德或杀人如麻,就全看“军阀及大王”们的道痕的深浅罢了。进入“军阀及大王”行列的人们就注定了其一生是在险恶中“辉煌”,既可能走上成功英雄的领奖台,也很容易变成承袭传统的历史的特定渣滓。每当“军阀及大王”兴起并浮出水面而横行霸道时,就会把人类社会拖入到最黑暗、最悲惨的时代;每当“军阀及大王”作为一个政治符号和象征活跃起来时,就是广大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客观再现。可以说“军阀及大王”主义及其实践的盛行和没落,是一种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实在,无非是社会的根本上去培育还是清除“军阀及大王”产生、形成和发展的土壤。“军阀及大王”现象的根除,首先需要彻底铲除的是制造社会不公正、不平等的吃人制度,“军阀及大王”主义及其现象的活跃,标志着国家统一的时代政治的落没,甚至是已经了步入了彻底崩溃的深渊,更说明了一场人为的暴风骤雨式的大动荡、大革命的时代也即将到来。论“亮剑精神”的剑锋所指
——评《亮剑》对“军阀及大王”的崇拜
老共产党人
已经较广泛地在互联网上传播的小说,以及根据同名小说(节选)拍摄的电视剧《亮剑》在中央电视一台播出后,也将可能会在不同的电视台里以不同的方式和不同时间播出。这部电视剧经过编导家们精心编导,以反映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全国解放时期初期的一个中高级军队人物,——个人主义至上、“军阀及大王”气息十分浓厚的“李云龙”,这个剧目居然在声称是始终以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并且是在代表共产党执政的权威喉舌电视台里连续播出,心存疑虑的人们心里不禁地要问:“这到底是为什么?”“这是不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咄咄怪事?”整个小说和电视里的主人公“李云龙”一出场或“活跃”起来时,就非常突出地表现出了说不清和道不明的披着美丽画皮的妖气——“军阀”和“大王”的军魂文化底蕴,其实对于这类非常突出的问题,既不是没有看得破也没有什么深奥的东西可言。人们只要粗浅地用心思索和回味一下,就很容易地从中得出其所赞扬和标榜的主人公“李云龙”,自始至终都充盈着“军阀”、“大王”及其“个人主义至上”的品格风貌。这既是小说和电视剧《亮剑》始终和一贯表现出来的一种除去水分之外的丰富内容,也是与时俱进一类文人实实在在的要顶礼膜拜的“干货”之一,更是所谓的艺术家们通过艺术化了的所谓军魂人物“李云龙”所要刻画,以及所需要表现出来的时代角色。
一、《亮剑》“军阀及大王”特质之剖析
作为“军阀”和“大王”是有着其特定的含义,“军阀”一词,在《辞海》中的解释是:“①拥兵自重,割据一方,自成派系的军人或军人集团。②拥有武装部队,并能控制政权的军人或军人集团。”在《现代汉语词典》中被解释为“①旧时拥有武装部队,割据一方,自成派系的人。②泛指政治上的反动军人。”而“大王”一词,在《现代汉语词典》中解释为:“戏曲、旧小说中对国王或大帮强盗首领的称呼。”虽然我们不能完全套用军阀和大王的标准来衡量《亮剑》中的要“李云龙”,也不能与之全部地相提并论,但是“李云龙”却有着与“军阀”和“大王”相似的言语和行为。因为《亮剑》中的“李云龙”已经没有了必须具备的无产阶级的阶级集团性,剔除了是在共产党和毛主席的领导下进行革命的内核性,消除了进行这些战争和军事行动是为广大劳动人民翻身解放并得到他们鼎力支持的根本性,宏观和微观都在展现和大讲特讲纯粹的,只有军阀才具备的军事和武装力量上的你争我夺。既然是只谈纯军事意义上的技术性争斗,那么也就难以区分什么正义与非正义,是残酷还是不残酷,是邪恶还是光明正大,是为个人自己而战还是为广大人民的利益而战,是光明磊落还是施用阴谋诡计,是用计谋夺取还是硬拼硬地强行拿下,最终仅只是反映在地盘的得与失——即统治的山头的扩大与缩小、存在与丧失,表现在相互间为了个体自身利益的最大化的得失,连绵不断和反反复复的混战不都是扩大和争夺“地盘”而展开的吗?“军阀”的一个根本性的特征和特性,就是在一个特定的区域和范围内称王称霸,不断地建立和巩固着自己的强权式政治、经济、文化的王国体系,将其势力范围和地盘内的资源视逐步地转化为个体的私产,把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劳动大众和士兵,视为为自己提供各种服务的蝼蚁。
时时在小说和电视里占主导地位的主人公“李云龙”,在作品里界定的时限却是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及建国后的特定阶段,整个的面目也是出自八路军和人民解放军的中高级干部,由此标明了“李云龙”既不是其他时代的军人,也不是其他武装力量里的统领人物。《亮剑》作品里的“李云龙”,根本就没有共产党毛主席领导下革命军人的任何具体品质,所表现出来的就只剩下“军阀及大王”气息。现在就让我们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来具体剖析一下《亮剑》中政治化了的艺术家们所精心塑造的“李云龙”,在小说和电视剧中的所作所为,是像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和毛主席领导下的一名杰出指挥员,还是像一个“军阀及大王”十足的地痞流氓呢?
1.只会是梦想着成为剥削别人的替代物。
像“李云龙”这个人物从特色上来看,这类人加入到革命队伍中来的原因,一般都是受到别人和别的强大势力集团等阶级压迫,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被迫加入到革命队伍中,目的是找一个山头来保护自己,希望借革命力量来发展和壮大自己的实力,一方面是保住自己不再受别人和势力压迫,另一方面是如果遇有适合的条件就转换成能够压迫和剥削其他人的替代物。这类人物参加到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大革命中,是由于革命的洪流被卷入并不是自觉地投身是“李云龙”最大的本质属性,要说自觉恐怕是为了升官发财才误入革命队伍的,其在加入革命队伍的言语行动及其所作所为,就充分地表现出了其所固有的“军阀及大王”本质。
2.没有退出革命队伍只能是形势所迫。
《亮剑》中主人公这类人物加入到革命队伍后,不可能也不会主动自觉地改造自己的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和主观世界,在表面上虽然愿意接受并服从共产党和毛主席的领导,拥护“打败日本帝国主义”、“解放全中国,建立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主义中国”的主张,但保留在革命队伍中的出发点和归宿点,却是时时出于对自身个人利益的通盘考虑,对上级和同级也仅仅是维护着形式上的“团结和统一”,如果遇有适宜个人主义个性膨胀表现的气候,其所戴着的“革命军人”的假面具也就会自然脱落,就会变成实实在在的能够剥削别人、压迫别人、吃别人的坯子。
3.始终遵照并奉行“军阀及大王”座右铭。
具有“军阀”和“大王”品质的人物,天生就特有着的本质,就是把斤斤计较、分分计较作为处事的行为准则,奉行着我的就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终归一切东西都应该是我的。不管是谁就是天王老子,要拿走属于我帐下的东西,无论该与不该、合不合理,我只看你有多少实力和真本事,否则就只能是做白日梦;同样我要取走别人的东西,也是凭本事实施硬拿硬抢。
4.信心十足地谋求着统领地盘的扩张。
由于在当时所处的是特定的抗日、国内战争及社会主义建设初期,虽然官已做到独立团团长、师长、军长和将军,但宏观上还不具备转换成压迫和剥削别人的机遇及条件,因革命形势的所迫不得不逆来顺受,于是就千方百计地扩大和发展个体的军事实力,创造和准备着扩大自己的山头——侍机而动。但当客观扩张愿望“一而再再而三”地得不到满足时,总是感到处处受制于外部因素,也总是报怨自己才华得不到施展,个性得不到张扬,个人价值得不到发挥,个人能力得不到充分的展现。
5.把一切因素都变成自己攀爬的阶梯。
国家和时局的混乱与动荡,是“军阀”和“大王”产生、存在、发展壮大的必备环境,像“李云龙”式的“英雄好汉”,就是在抵抗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及推翻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的动荡过程中,逐步把这些混乱条件逐步变成自己扩大势力范围的一种手段和工具形式,期望实现的目标就是,有朝一日把中国变成一个自己能够替代别的剥削阶级的所谓共和国家。
6.在自己统领势力范围内实施家天下。
“李云龙”式的人物保持在革命队伍中,也总是要不断地借助革命的形势扩张自身的实力,在自己统领的范围内也总是表现出“老子天下第一”,——“老子”成为口头禅并被落实到所有的行为上,实行个人说了算的家天下、权天下。这类人“老子天下第一”的人物,根本就不需要,也不相信什么民主的存在,服从和需要的只是实力和强制,谁不听谁不从、谁不满足自己,就拿出一幅要与人拼命的态度,也往往会作出要进行最后一搏的阵势,时时构建并实施着无形却有序的独裁和专横跋扈的王国体系。
7.“主人公”始终个“匪氓”式的模子。
尽管作者、编导者们在编撰“军阀及大王”主义方面比较善长,遇到张扬“军阀及大王”的环境就会涌动出创作灵感,在神化“军阀及大王”中就能才华横溢,具有构建“军阀及大王”艺术殿堂的天才,也是依靠表现张扬个人“军阀及大王”的题材,实现他们梦寐以求的创造人生价值的辉煌。尽管作品中把“李云龙”穿上八路军和人民解放军的军装的同时,又被描绘成“敢想敢干、敢做敢当、富于同情心、有正义感、有血有肉、有情有义、有胆有识、有勇有谋”的复合式英雄形象,还编造出了自以为是的一贯正确,神通广大地取得的一个又一个的重大和辉煌胜利,——神出鬼没百战百胜的“神化”故事,目的就是想让广大善良的人们相信“李云龙”的一切“故事”的真实性,让受众相信“李云龙”就是当年的八路军和人民解放军军官化身,“李云龙所率领的军队就是所谓的人民军队形象所在。但是不管李幼斌的如何尽情表演以及特色演技才华充分展现,使这个虚构的身穿八路军、人民解放军军装的“李云龙”,越发地不像八路军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指战员,倒是越发地像一个不折不扣的“军阀及大王”模型,让这个神化了的当代式“军阀及大王”形象“李云龙”成了难以忘怀的东西。
8.跟随革命最终是要变成一个实在霸主。
像“李云龙”这类人物,既不需要无产阶级的彻底革命、也不想进行无产阶级的彻底革命,更不可能按照无产阶级彻底革命的理念,来改造自己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既不愿意继续留在革命阵营里受到管束,也不敢轻易地脱离革命队伍去享受所谓的自由,更不愿意实施无产阶级的继续革命。产这类人所进行的革命,仅仅是作为实现个人利益至上及其价值的幌子,目的只是想找到一条,既能不断扩大势力范围——不断地攫取更大统领权,又不至于被革命阵营彻底开除的道路。当革命在一定程度上成功和胜利后,就摆起当然的老资格和大功劳,伸手向共产党要官、要权、要物,当膨胀的个人主义夙愿得不到满足时,就要借机引纠合一些同类闹事或引发什么事端。像“李云龙”这类人加入“革命”队伍的动因,仅只是要升官发财和做人上人,其最终所得出的后果只能是,要么变成一个资产阶级式的民主派,要么变成独霸一方或独占一线的的霸主。
小说和电视剧《亮剑》就是假借共产党和毛主席领导下的八路军、人民解放军的特定军官形象,来表现“军阀及大王”主义比较典型的代表作,使充满个人主义崇拜和“军阀及大王”情结,通过“李云龙”具体的言行,展示出文化领域中所需要的“军阀及大王”理念,《亮剑》成为了当代骚客文人心目中显现英雄本色的缩影。《亮剑》通过宏扬“军阀及大王”的悠久传统文化——把垃圾当宝贝来发扬光大,不断获取了他们人生展现辉煌的市场,这些政治化了的文人如若离开“军阀及大王”主义的存在,可能不知道如何再进行创造性艺术生活!《亮剑》从头到尾只字不提八路军和人民解放军是干什么的、是为什么阶级和为什么人服务的——故意抹杀人民军队存在与发展的根本宗旨,全盘只讲纯军事的军事行动,为了打仗而打仗,这种纯军事主义和行为,与“军阀”和“大王”在理念主张和行为的实践上,在形式范围上和本质特征上,有着什么两样的呢?《亮剑》主旨的敢于“亮剑”及其“亮剑精神”的指向又是什么呢?其主客观上或明或暗地,不就是为了要宣扬和提倡军阀主义和大王主义吗?除了要蓄意地用编造的历史艺术事实,来对共产党和毛主席下的八路军及其人民军队形象的丑化与贬损,除了要对八路军、新四军和人民解放军的历史进行恶意的篡改和捏造以外,还存在着些什么更高明更堂皇的“亮剑”之精神吗?剧中自始至终都一再强调,要敢于“亮剑”和要有“亮剑精神”,而且还在剧目即将结束的所谓“雷呜般掌声”的论文演讲时烘托出了这个主题:“论军人的战斗意志和亮剑精神”,道出了作者和编导者们良苦用心,——要向已经铁定了的毛泽东正确军事路线的历史宣战,要对八路军和人民解放军的整体形象进行艺术性谩骂、根本上抵毁,要用与时俱进的“军阀及大王”军人品质,来颠覆原无产阶级革命军人的军魂。《亮剑》这种粗鄙的意识形态行为,是在故意强化和误导人们应尽情地学习、享受“军阀及大王”思维与品格,尽早地成长并掌握可以吃人和维护吃人理念的军魂。如果这种军魂在整个中国得到有效贯彻落实,那么中国是要走上什么道路,得到的结果又会是怎么样的呢?这只有天知道,只有鬼知道,只有设计、制造和推销新型“军阀及大王”理念的艺术大师们知道。
二、《亮剑》“军阀及大王”之根源剖析
由于传统的文学艺术中的英雄特别是军事英雄的出现,往往与“军阀及大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于是在古今中外的社会的意识形态尤其是文人骚客中,总是或明或暗地潜伏都一定的“军阀及大王”的文化根基。“军阀”气质和“大王”文化,是经过文人墨客人物虚构、精心的事实演绎推导和渲染的情节安排后,再把这些东西揉合成小说和文艺作品主人公的各项行为活动中,甚至是经过精心演化把其推到了无所不能的巅峰。许多年来腐朽和落后的理念,及其粗俗的文学艺术能够死灰复燃,甚至是达到了甚嚣尘上和铺天盖地的地步,一浪高过一浪的妖雾泛起,并不是空穴来风,这既有着十分复杂的国际国内环境条件,也有着适宜于这些乌七八糟东西产生、发展、壮大的时代土壤背景,这既有着帝国主义政治、经济、文化及其意识形态软硬兼施的功劳,也有着国内上升为剥削阶级分子千方百计地争当帝国主义走狗,不断地学习、引进主张剥削主义的理念,全面实施和推行吃人、压迫人、剥削人的社会制度功劳。
1.国际上实施全球化与帝国主义的接轨(鬼)的影响。
在私有制和剥削主义盛行的阶级社会里,政治家和政客们主宰着整个社会的走向。而在统治阶级的内部掌握和负责文化领域的文人及骚客们,为了更好地保障对被压迫和被剥削阶级的统治,巧妙地把自己维护和发展剥削制度、剥削文化的“秘诀”,及其如何利用市侩手段成功地攀爬进统治阶级行列的经验,把自己的行为举动塑造为时代的楷模、英雄的样板,不断地向身处受剥削、受压迫的弱势群体推销稳定压倒一切的理念,鼓励和号召身居底层的人们,要么甘认自己的无能而规规矩矩地做人做吉,要么行“大丈夫”的举动干出惊天动地的事来,一步步跨入统治阶级的行列。这些所谓的成功人士和已经占居统治地位的人们,通过自己形象思维并加以必要的逻辑演绎提升,创作和塑造了使“军阀及大王”能够大行其道,并创造辉煌的“艺术”作品,与时俱进地成就了一大批子虚乌有的“英雄好汉”,谱写出了“英雄”创造丰功伟绩的“光荣历史”,使众多的“英雄豪杰”通过想像的艺术天堂,驰骋在自由王国里不断地争抢着“天下第一”——称王称霸。国际上最典型的莫过于美帝国主义政府,向全世界制造、贩卖、兜售的充满个人主义和血腥杀戮的所谓英雄艺术模式,这些所谓的虚拟出来的“英雄好汉”业绩,个个奢血成性,人人杀人如麻,性感风骚美女从天而降,既没有什么阶级性,也没有什么是非标准可言,只存在着赤裸裸的虚拟所谓“国家利益”——谁的国家谁的利益,而且是帮国家杀人的越多,杀人越勇猛,杀人越聪明残酷,越是标准的国家级英雄好汉。
在中国与全球化国际接轨(鬼)的过程中,当代就产生了以金庸为典型代表的武侠小说大师,国内大量的皇帝及宫廷戏、古装军阀统治的作品,也源源不断地问鼎着中国市场,英雄—金钱—美女加享乐,基本上占据了电视剧目的半壁江山。这些崇拜剥削阶级享受的理念并与之接轨(鬼)的文化现象,不正是“军阀及大王”艺术的形成、发展、泛滥的真实写照和丰厚土壤吗?这类武侠和反映争当“军阀及大王”的英雄式作品,目的就是要善良的劳苦大众心甘情愿的接受剥削阶级的统治,任由剥削阶级精心地推销剥削主义的底蕴,不择手段地制造与剥削统治相适应和所需要的政治化了的文化艺术,让沦为赤贫或即将沦为赤贫的人们,沉浸在虚幻的“军阀及大王”打斗游戏中,享受着别人才有的醉生梦死的麻醉,堕入到无休止海市蜃楼的王国里麻木而窒息。中国阶级压迫和剥削制度的形成及演化发展,中下层或身居弱势的群体,在强大的攻势下也默默地形成了某种认同感,不但老的当中形成了一批读者,少年中也产生了不少的读者,年轻人中的读者更是多如牛毛。这些人被社会制度安排到知识贫乏,阅历视野的狭窄和浅薄地带,也只能在百无聊赖和思想空虚的时候,总是把这类虚构之物或权作消遣打发时光,或当作个人的某种精神上的想往与寄托,或沉浸在“桃花源”中等待好心的“军阀及大王”来解救痛苦的自己。这些子虚乌有的东西之所以有市场,一方面是因为这类东西能带给许许多多的人们,在弥补一下空虚思想的同时带来某种娱乐性的消遣,实现一下痛苦精神的迷走,带给人们某种刺激而让麻木的神经重新得到某种激活,引导人们向虚幻的自由天堂进发而使现实的压力得到某种缓解;另一方面是创作者通过自己的“神来之笔”,巧妙地获得了名利上的双丰收,财源和等待拥抱的美女可以滚滚而来;再一方面是占统治的剥削阶级集团,又有了可以吹嘘文化多元化成果的本钱,——咱们领导下的社会文化市场是多么地繁荣。
2.国内剥削主义盛行及接轨(鬼)的影响。
多年以来的中国社会,随着剥削主义理念及其制度的形成和发展巩固,不断地通过经济的、行政的、法律的形式,制造和裂解出了所谓的强势群体与强势群体弱势群体——政治上、经济上和文化上统治与被统治的阶级集团关系。在这种特定社会矛盾不断升级和激化的情势下,占统治地位的阶级集团很需要与之相适应的社会氛围,——抹杀阶级与阶级斗争的客观存在,抹杀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与形形色色的剥削主义针锋相对矛盾的存在,迫切需要创新出一种统治阶级集团政治化了的,所谓不为任何阶级和任何人服务的——即超阶级的国家文化形式和内容,于是许许多多的奇形怪状文化现象及特色艺术,也应运而生并蓬勃而又兴旺地发展起来。充斥于文学作品和艺术舞台,特别是电视节目中的超级个人主义、享乐主义,来势汹汹而且是铺天盖地,压顶的乌七八糟应有尽有,一方面是既充分反映了意识形态领域与国际资本主义全球化的接轨(鬼),同时也反映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与国际资产阶级“多元化”思想的接轨(鬼);另一方面是既反映了剥削主义盛行并占据了统治地位,同时也反映了诚实劳动价值的贬值和被严重边缘化,诚实和辛勤的劳动往往换回的只是穷困和僚倒;再一方面是既反映马克思主义及依据其培育出来的集体主义、社会主义的国家价值体系已全盘丧失,同时也反映了极端个人主义、享乐主义的勃起,而导致了国家整体凝聚力、向心力、战斗力的不复存在,各顾各和散沙一片的社会客观现实,也毫无争议地摆在了国人面前。
政治化了的艺术大师们,在超级“军阀”和超级“大王”的支持帮助下,不断地“创新”(实为地地道道的复古)出适应剥削主义需要,并供其享受和寻欢作乐的,千奇百怪的吃喝玩乐、肉欲占有等所谓艺术文化,像雨后春笋般地逐鹿在中华大地上。政治化了的艺术大师们,由于有经济大亨作为自身创作的坚强财源后盾,有各式政客、剥削专制精英为其撑腰,理所当然地也就创新出了为各式各样权贵和精英们服务的与时俱进的艺术,其中以表现“军阀及大王”的所谓文化艺术,就是重要的创新内容成果之一。这种剥削阶级(实为名符其实的各式军阀和大王)主导下的,为剥削服务的文化体系能够闯出自己的所谓市场,实际上完全是一种权贵豢养的喽罗文化和卵腋下生活的“小猫咪”艺术。在权贵用金钱哺育下成长起来的“军阀及大王”文化人,尽情地耕耘着并不断为自己的名利双收拼命地奋斗着,骚人墨客必然的对“军阀及大王”的顺从心理及其对极贵者们崇拜油然而生,其创新出来的作品也就必然地被打上了特定“军阀及大王”形式内容的烙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由于骚客文化掌握和控制着社会文化的主导权,也有着自由想像的时间和空间,但却缺乏实践理想的相关重要稀缺资源,所以也就只能借自己掌握的文化时空资源,把实现自己理念夙愿化作了以特定形式来表现——神化别人已经“军阀及大王”化了的文化过程,虚拟出了适宜于“军阀及大王”施展才华的特定时空范围,把自身天然存在的“军阀及大王”情结,有效地传播和灌输给了无数的观众和受众,为构建“军阀及大王”文化的存在与发展,以及为“军阀及大王”能够在社会上大展宏图环境,立下了永远不可抹灭的汗马功劳。骚人墨客天生就具有的“军阀及大王”恋情,被艺术神化成了野性十足和丰富多彩的“军阀”与“大王”,使之能够带着夙愿行走于“军阀及大王”主义的道路上,把虚幻的“军阀及大王”魔鬼力量变成了追寻个性自由的“实体”过程。
《亮剑》不愧为与时俱进的典型代表作,作者和编导者们创造性地利用了普通劳动大众心理,——盼望能够出现发善心的“军阀及大王”理想情绪,通过“李云龙”这个人物塑造一个人民大众能够接受的形象,用子虚乌有的“李云龙”言行及活动,表达和灌输作者、编导者们对当今社会所需要的立场、观点,及其与之配套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世界上的事物总是会走向反面的——聪明反被聪明误,虽然仅就江湖侠客和“军阀及大王”人物的塑造来说,“李云龙”这个草莽式的英雄人物创造还是比较成功的,但是把这个充满匪性人物“李云龙”的产生、发展,以及不断攀爬成长的时代背景,摆到了风牛马不相及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初期,而且还把整个“李云龙”活动的全过程放到了是在共产党和毛主席领导下的特定革命阶段,就显得十分地拙劣和天然的幼稚。在作者、编导是们设定这个特定的历史时期里,本身就不存在类似“李云龙”的人物活跃,也不可能有类似的人物出现,即使有过类似的人物也早已被大革命的时代洗礼所教育所转化,相对来说都早已变成了具有相当革命觉悟的指战员,不可能再有作者、编导者们刻意设计的“李云龙”一样顽固不化的人物。作者和编导者们把“李云龙”设计成,在革命队伍里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中高级干部,居然是一个既不愿归什么党什么派和什么领袖的领导,也不知是为什么阶级、为什么人而进行战争;既不知八路军和人民解放军中上下左右、党指挥枪的特定关系,也不知正在进行的是“游击战”还是阵地战,糊里糊涂的故意擅自打仗,为了打仗而千方百计地采取军事行动。由此可以看出作者和编导在处理只字一不提共产党和毛主席的正确领导的问题上,是下了功夫和煞费了许多苦心才精心安排并制造出来的,其叵测的居心就象《三国演义》中说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一样明白无误。《亮剑》所亮出之剑及其“亮剑精神”所指向的目标是什么呢?恐怕就是要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连同存在过的社会主义及其中共自己还扛着的“马克思主义的根本指导地位”旗帜,彻底扫出960万平方公里的神州大地,迎回的唯有各式各样剥削主义横行的“军阀及大王”统治的思想及其制度体系。
“军阀及大王”现象的兴衰成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一个时代政治风向的晴雨表,既标志着民间社会矛盾激化的凸现与否,也标志着生存在底层阶级与统治阶级的矛盾是否被激化,更标志着社会内部阶级和阶级斗争的聚集程度。在“军阀及大王”模式的天地里,蓄积了巨大的反国家反社会大统一的一股又一股的动态能量,是各式各样社会精英在天地间寻求冒险和创造辉煌的人生游戏,历史上曾让人类社会发生过数不尽的动荡和毁灭性的裂变,多少喜怒哀乐的往事与“军阀及大王”兴衰程度密切相关,留下了数不清说还完的社会口头历史现实。“军阀及大王”主义的兴起曾经让老百姓感到恐惧和害怕,却也留下了许多讲信誉及帮助百姓解除困境的史话。“军阀及大王”主义的兴起让人们缺乏安全感和稳定感,但中国社会却始终不能够消除“军阀及大王”现象的客观存在,只不过在不同的时代被赋予了时代的新特征。已经进入“军阀及大王”行列的人们,各自用自己的意志和行为方式行事,处置涉及到的各种矛盾和风险事务,这些精英虽然可能分属于不同的派别,但又都各为其主并占山为王,或行善或作恶、或积德或杀人如麻,就全看“军阀及大王”们的道痕的深浅罢了。进入“军阀及大王”行列的人们就注定了其一生是在险恶中“辉煌”,既可能走上成功英雄的领奖台,也很容易变成承袭传统的历史的特定渣滓。每当“军阀及大王”兴起并浮出水面而横行霸道时,就会把人类社会拖入到最黑暗、最悲惨的时代;每当“军阀及大王”作为一个政治符号和象征活跃起来时,就是广大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客观再现。可以说“军阀及大王”主义及其实践的盛行和没落,是一种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实在,无非是社会的根本上去培育还是清除“军阀及大王”产生、形成和发展的土壤。“军阀及大王”现象的根除,首先需要彻底铲除的是制造社会不公正、不平等的吃人制度,“军阀及大王”主义及其现象的活跃,标志着国家统一的时代政治的落没,甚至是已经了步入了彻底崩溃的深渊,更说明了一场人为的暴风骤雨式的大动荡、大革命的时代也即将到来。
不知所谓,好好的“亮剑”被批得体无完肤。
你有没有仔细看过原作阿???
就口口声声的“军阀”“大王”
你还指望在那个特殊时期的农民出生的军人不说“老子”说“在下”“小生”阿
-_-
这件“老共产党”令我想起《历史的天空》里的李文斌、万古碑,此人放到文革里,绝对是整人的好把式 .
这篇驳文绝对的是反动写手的大作!通篇的狗屁不通![em03][em03][em03][em03]
看了十分钟电视就再也看不下去了。我并不认为军人不该有匪性,但央视实在浅薄,以前拍的电视都是圣人,这部电视又都是土匪,人性有那么简单吗?套用《兄弟连》里面的一句话来评价——那条狗就是不会打猎!
[B]以下是引用[I]woody[/I]在2005-10-7 1:51:00的发言:[/B][BR]这件“老共产党”令我想起《历史的天空》里的李文斌、万古碑,此人放到文革里,绝对是整人的好把式 .

这种人怎么还活在这改革的年代呢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10-14 6:01:52编辑过]
你知道军人吗,你了解军队吗,你要是到了文化大革命里一定大有用武之地

兵器谱文章地址:『超大原创』论“亮剑精神”的剑锋所指——评《亮剑》对 ... http://www.bqpu.net/news/154509

  • 小吃摊
  • 美军专家:中国会向海外拓展军力 但不
  • 全国海洋工作会议:继续保持黄岩岛优势
  • 刘汉被处死前忏悔:希望我的案子让世人
  • 大风浪中发射对空导弹
  • 印度预计2015财年经济增长7.4%
  • 解放军海军陆战队:既做海上蛟龙 也当
  • 快讯:发改委对高通处以9.75亿美元罚款
  • 美媒:中俄研制新型雷达抵消美战机隐身
  • 俄媒:中俄投130亿美元造宽体客机
  • 疑似“博科圣地”武装在喀麦隆绑架30
  • 转:为了切个菜炊事班也是蛮拼的
  • 95-1plus 定制型高清图曝光,
  • 中国海军第十八批护航编队访问法国
  • 警惕那些明褒实贬的“高级黑”
  • 老熊安否?
  • 歼-10B才够抗衡“台风” 南美成中
  • 小女孩突发疾病 杭州开往成都列车上演
  • 德媒:美发起对俄代理人战争 对欧洲将
  • 儿子要面子欲乘飞机未果 三亚火车站殴
  • 智利发现失事50余年飞机(图)
  • Love ,promised between the fingers Finger rift,twisted in the
  • 以友情为主题的排比句,并用上分号的句子怎么写?
  • 买椟还珠给人什么启示啊?要准确啊
  • 5.What is implied but not stated by the author is that _______.A.breakfast does not affect work B.Dr Polite works at an institution of higher learningC.not eating breakfast might affect the health of childrenD.Professor Bender once taught college cou
  • Many people believe that the problems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should be dealt with_______(peace)
  • 女童声合唱,第一句是baby I don`t know,that's why i love you so,近来HIT FM经常播,类似于舞曲,
  • Baby,you know I miss you.求翻译
  • 山川、树木、房屋,全都罩上了一层厚厚的学,万里江山变成了粉妆玉砌的世界.缩句RT,尽量在5分钟内回答出来!
  • as above,so below.as within,so without这是个古典谚语.希望能够得到它的出处,意思和作者的名字hope to get more detailed explanation
  • 英语翻译The graphs above reveal that as the number of Japanese tourists traveling abroad has grown,so has Australia's share of the Japanese tourists market.想知道“as……so”的用法,
  • we all _____(agree) that we should hold another meeting.用单词适当形式填空,2.让我们今天找人把这项工作做完吧 Let's get the work done today.(找人体现在哪里,或者为什么这么翻译的原因)
  • I agree to his suggestion__the condition that he drops all charges.A.by B.in C.for D.to求详解,谢蛤~
  • I agree to his suggestion on the condition that he drops all charges.翻译
  • just wanted to let you know that I LOVE YOU我对英语一点都不懂请大家告诉我谢谢了
  • i just wanted to let you know that i love you 什么意识
  • I just thought I'd let you guys know that won'tI just thought I'd let you guys know that won't be on tour with the rest of the boys for the first couple weeks ,personal reason 求翻译
  • 英语翻译yet how would a brain work if not by reducing what it learns about the world to information - some kind of code that can be transmitted from neuron to neuron?
  • 英语翻译Intensifying these difficulties is,as indicated above,the concern with research,with its competing claims on resources and the attention of the faculty.
  • 英语翻译The result of the commitment has been a dramatic rise in enrollments in our universities,coupled with a radical shift from the private to the public sector of higher education.
  • I picked up the receiver between two sticky fingers.中between two sticky fingers作什么成分.
  • Love ,promised between the fingers
  • 兵器谱,汇集天下名器。查啊作业帮整容说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