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专访袁立:我心里很欣赏和佩服公知-军事新闻-武器装备新闻-兵器谱
兵器谱——汇集古今中外经典兵器
军事新闻

天涯专访袁立:我心里很欣赏和佩服公知

浏览:0 发布:2019/06/26 10:10

http://www.guancha.cn/Celebrity/2015_08_28_332271_s.shtml
主持人“烟火”与袁立的访谈原文如下:
关于国籍:我是一个中国人,我没有任何国家的绿卡
烟火:说到宗教信仰,还会涉及国籍的问题。
袁立:我是一个中国人,我没有任何国家的绿卡,我是北京身份证,我是杭州人。这个问题真的问了好多遍了,非得逼我拿一个什么绿卡吗?我觉得中国人挺好的,总有一天中国特别好的时候,也希望那些拿绿卡的人就后悔了,进中国是很难的以后,知道吗?拿中国绿卡跟拿美国绿卡一样的,不要以为拿着人家外国的绿卡很了不起。
烟火:说到国籍,当时有一部戏比较有争议的《建国大业》,观众发现这里的很多演员都是外国国籍,说是“艺术是没有国界的,但是艺术家有祖国”。
袁立:我觉得人是自由的,地球也有地球村,人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这是他的选择。你可以不肯定,但是不要去从道德上批判别人。我觉得这是一种道德绑架,这不好。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他想去哪个国土生活,这是他的自由,他有能力,他也会为自己的后果买单,他不一定是快乐的。但是我们旁人不要从道德方面去审判别人。
当然,国家在自己的心中,你走到哪里,你都是中国人。你的脸永远是黄皮肤,你说我来自中国,这是变不了的事情。而且我相信他的英语再好也没有他的母语好,所以我觉得他的心里一定有他的一祖国心的,所以我们不去评判他。
关于微博言论:我不是公知,我代表我袁立,我代表只是我看到的世界
烟火:有网友问在公共领域发表意见,您有这方面的知识储备吗?
袁立:因为我觉得是这样的,我代表我袁立,你看到了她的标签是娱乐明星、艺人,我代表只是我看到的世界,我不代表北大,我也不代表清华,没有关系。每个人要学会发表自己的独立的思想能力和勇气,这才是一个现代人应该做的,这跟知识储备没有关系,因为我不代表后面我有任何背景,我不代表北大、清华、复旦,所以没有任何关系。
烟火:您是继续保持沉默呢?还是喜欢继续在微博上发表意见呢?
袁立:我不喜欢,因为我有时候看一些名人在微博上老是有评论,然后就对话、骂人,我觉得这个好无聊,我觉得你就往前走,有苍蝇和蚊子在你那,这种东西不能够成为阻碍你往前走的方向,我不喜欢跟人家有这种纠缠,我认为这是一种纠缠。
烟火:一些言论一般人看了都觉得受不了,您的家人会看你的微博吗?
袁立:不会,他们没有微博。哈哈哈!什么东西受不了?你是说他们的评论受不了?没有关系,作恶多端,骂一些下流话的人,我觉得这种人真的是不好,因为他说那些下流话,那种满嘴脏话,充满了戾气,我觉得多多少少会带回去,带回他自己的家庭。如果他带回自己的家庭,会影响孩子,这多不好啊。我认为非常不好,人还是要柔和一点比较好。
烟火:现在也有网友提到“公知”这个话题,说您当了“公知”以后,经常说一些胡话,你的智商都归零了,你怎么看?
袁立:我怎么看?我是说那个是放屁。
首先,我不是公知,我不代表知识分子。我能代表北大吗?我能代表复旦吗?我能代表清华吗?我能代表麻省理工吗?我还是能代表哈佛吗?我不是这些学校毕业的,我就不是知识分子,所以我不是公知。
第二,我心里非常欣赏和佩服公知。公共知识分子,我觉得这是从校园里走出来,然后能跟这个社会上交流的一个过程。有很多知识分子如果他局限于在校园里的象牙塔里,没有办法让老百姓熟知。因为光是你有知识、你有文化、你有观点,这个社会没有是不行的,知识是为社会服务的,最后还是和社会一起往前进步。所以我觉得社会的公共知识分子在任何论坛里、在任何的公共平台上起到这个作用,我是非常敬佩他们的。所以他们完全可以在自己的校园里拿着校园合适的工资,也有一份稳定的收入,他们非得跑到这个平台上,被对手,被“五毛”骂,我知道他们被五毛骂的很惨的,被骂急的也有,知识分子其实脸特别薄,所以我非常同情他们。
我觉得刚才那个人说的话,我就送你俩字“放屁”,你都不了解,你是个没有文化、没有责任感、没有担当的小人。但是我原谅你,我觉得必须有这样有担当、有责任感的人跟老百姓在一起,告诉老百姓正确的知识、知道的世界观是什么,而不仅仅是培养校园内的大学生。而且大学生也不仅仅是为了应付考试,应该更知道社会的职能,社会的功能,推动整个社会往前进步。这是知识的一个最重要的功能。
烟火:您在什么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您作为一个演员突然关心这些了呢?
袁立:我去旅游,大概七八年前,在圣母院的时候,在那里我感觉到了一种不是属于这个世界嘈杂的喜乐的感觉,我看到那个画面太圣洁了,太美丽了。当时我热泪盈眶。这个东西是什么东西啊?这个东西就像我心里吃了一颗特别甜的糖一样,不是我的心里面,而是我的灵魂吃了一颗特别甜的糖一样。然后我回中国来找这是什么东西,我就去中国北京有很多的基督教堂和天主教堂,我就开始去了解宗教,我有机会又到国外生活了一段时间。
我发现其实人不仅仅只关心自己吃什么,我心里可能有点大丈夫情结。在国外也是很多人比较关心社区、关心竞选、关心他们自己的大环境。当然首先是家要好,但是家好了以后剩下的余力要关心社区、关心整个社会。
其实任何人都不是孤单生活的孤岛,整个大社会必定会影响到你。打个比方说比如有雾霾了你必定逃不掉,你不要以为你会被隔离出来,不可能。因为你就是地球的一分子,地球上所有一切有形无形早点晚点都会影响到你。所以我们要共同维护我们共同生活的环境。如果你是一个小蜡烛就用小蜡烛的光亮去照亮周围;如果你是一百瓦的就用一百瓦的光亮去照亮周围。这是我自己的经历造成了我比较关心社会公共话题。可能不一定是我赚多少钱,我的孩子是否安顿好了,我去了好的幼儿园了,是否买到好的衣服穿,好的玩具了,我不是太关心这些了。
我要自己活得好,我可以活得非常非常好,我可以天天去旅游。从台湾到非洲我都没去过,我根本不用关心这些事,而且不会招这么多的骂声。然后我想拍就拍一点烂戏,无所谓。想上个娱乐节目,反正有人邀请我,就去上,赚钱。我真的可以活得很滋润,但是那样我会看不起我,我会鄙视这个叫袁立的人,对不起我自己,所以我不会选择那条路。
关于“透视装”:提醒女性,衣服的透明度在逆光和顺光时不一样
烟火:当时好像您参加一个活动,穿了一件衣服。
袁立:我已经说了无数次了,那是我无意当中。因为我是一个比较毛手毛脚的人。我当时换衣服的时候是在特别昏暗的一个镜子前面,我觉得没问题,就这样挺好的,但是后来在阳光下看和在昏暗的情况下看效果完全不一样。因为当时没光,是临时走红地毯布的棚子,没有什么灯光,所以你真的看不清什么,一个穿衣镜斜挂在那里,总之看不清楚。但是你要知道那种光下和太阳光下完全不一样。所以等到了太阳底下的时候,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因为那时候大喇叭已经说“袁立,到你了。”我可能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觉得也没什么,怕什么啊。没想到,天啊……
烟火:所以这件事情不是刻意为之的?
袁立:对,我觉得什么样的人都有,而且后来有一些底下的年轻演员学这个,这样特别不好。因为我觉得在合适的时候、合适的场合穿合适的衣服比较好。像这样的衣服,说实话你可能到晚上八九点钟到一个非常性感的酒吧里去可以。但是如果在这种比较严肃的“华表奖”颁奖上,我觉得这件衣服是不合适的,但是是无意为之的,这个不好。我觉得女性应该还是要穿的庄重。这是我当时非常疏忽的一个技术方面的问题,也是我对于衣服方面,当时我觉得我没有像现在这样要求庄重,而且我又马大哈。以后我也知道光线很重要。这点提醒女性,尤其到了夏天,我发现衣服的透明度很有问题,有时候逆光和顺光都不一样,所以一定要注意这方面。
关于慈善公益:你要自己去做调查,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烟火:您以后会专职做慈善吗?
袁立:我觉得我以前就是有一个使命感的人,我特别希望通过我拍的电视剧,比如“杜晓月”之类的,让大家回家有一个放松的心情。以前我拍戏的时候,电视剧还是非常红火的,大家还是要喜欢电视剧,所以我喜欢拍电视剧,现在审查制度这么严格,我可以直接走到需要我帮助的人群里去,要么经济上资助他们,要么充当心理医生,听他们诉说自己的难处,这都可以。所以我觉得一个人一生当中一定要参加一次公益活动。
我这次关注的是尘肺病人,而且相当人数庞大的公益组织,可能用我一生的努力,在中国都不能解脱最后一个尘肺病人的组织。所以我觉得我很想去用我一生的时间去把它完成。你想想看,如果我活到80岁,88岁,还有40多年,所以我想说我88岁还不知道能不能爬山涉水了呢?所以我现在还不知道有多久可以去做这件事情,所以要努力。
第二,这些尘肺病人跟我们是有息息相关的。我们隔离的这个玻璃,是尘肺病人换来得。我们开车经过的隧道,也是尘肺病人炸山洞凿出来的。所以我们城市人今天的一切,是当在尘肺病人的身体上,特点都倒下了,他们或者正在濒临走向他们生命的结束。所以,当我们知道这一切的时候,我们是需要在他们的床前拉着他们的手安慰他们。我希望更多的人加入我们“大爱清尘”。因为其实关爱别人跟分享爱、感恩,是一个社会进步,是一个现代人具备的现代状态和现代意识。
烟火:说到慈善,您对中国的慈善有没有信心?
袁立:当然有信心。如果没有信心,我不会参加“大爱清尘”。我跟所有人一样,也看到多这些网络上、媒体曝出来的一些不好的信息。我相信中国这么大,我觉得总得有两只蚊子和苍蝇,这非常正常。但是不能因为有一两个污点就全盘否定,你一定要给别人成长的空间,给别人改正的机会。因为你想想你是一点缺点都没有的人吗?所以要给别人成长的空间。
“大爱清尘”这个组织我当时没有想作为志愿者,我当时作为一个旁观者去看看,他是否是真实的,他是否真干活,他是否骗捐,他是否骗人家的钱,他如果没问题,我才去捐钱。我当时是这样想的。现在我只支持两个公益组织,一个是“关爱老病”,一个是“大爱清尘”。
后来没想到他们马上有一个活动让我们去下乡,去陕南,本来我想去两三天观察一下,如果是我想长期每个月给捐钱。因为其实我们每个月工资发下来,你总捐得得出一百块钱的吧?但是你要知道一百块钱,一个社会累积起来对于他们来说,2200元一台呼吸机,是他们跪着走向死亡的一个生命剑。
我没有想到进去了三天以后,因为志愿者的人太少了,很多人当时都说,来来来,真的去了以后太苦了,都走了,都留不下来。哎呀,那么多的蚊子、苍蝇啊。说的人多进去的人少。所以,最后我也变成一个旁观者,变成一个志愿者,分配到村里面去。我和另外一个人,他们有七八个村,一个村两个人,我就变成志愿者。
慢慢地从一个旁观者变成接近尘肺病人,知道尘肺病人是怎么造成的,也看到了他们的社会现状,同时也看到了他们一群,真的是我在城市里面看不到的纯真善良的眼睛,而且是感恩的眼睛。
烟火:您刚才说他下面有很多的公益项目,为什么选择了“大爱清尘”?
袁立:因为是这样,前一段时间我在微博上看到有人说我是乙肝患者,我是渐冻人。当然对我来说,我觉得我看到这个世界上的苦难真的很多很多。苦难真的随处都在,为什么会关注尘肺病人呢?
因为对于那些自己得病的,我觉得这是意外造成的,这相当于是一种苦难,但是尘肺病人是意外,是人为造成的。日本1970年最后一例尘肺病人没有了,美国1930年代最后一例尘肺病人没有了,法国欧洲一八几几年最后一例尘肺崩溃没有了,中国2015年现在每年还有2万人的递增,尘肺病人。所以这是一种人为造成的一种伤害。在发达国家矿工罚没上限,我不知道我要罚你多少钱,罚到你倒闭为止。在中国罚没是有限额的。所以他们想说,我罚跟我挣的,我还是能挣多一点,他还是成本低,所以他还去违法。这是一种不尊重生命的状态。
我们讲人人平等,可能工种不同,但是人在生命上我们是平等的,无论这个人来自陕南的山区,还是来自于北京首都的东华门,他们在人格上是平等的,这是社会进步的重要象征,不是嘴巴上说说的平等,人是天生的贱命,这是不对的,这是长年的封建思想造成的,清朝也好,元朝也好走过来的封建思想,有贱民、一等民、二等民,不对,我觉得人生而平等。
社会要往前发展,没有农民、没有居民,只有一样的生命。只有中国真正进入了现代化,现代化不仅仅是网络,不仅仅是飞机大炮,现代化是人的思想意识。人生而平等,只有这个平等的,中国真正解决了生而平等的概念,只有把这个解决了,中国没有尘肺病人了,没有人为造成的伤害,当然意外我们没有办法,意外天天有,人为没有,才是我们的进步,所以我关注了尘肺病。
烟火:对于NGO组织,网友说伟大的只是一些志愿者,但是组织者跟策划者,他们信不过这些组织者和策划者?
袁立:你千万别说信不过与信得过,你付出多少努力去调查了?你付出多少努力走进一个公益组织?你付出多少爱了?如果你不了解你不要论断别人。我跟你们一样,都是闲人,我是闲人。所以我想去做公益之前我就调查,我调查的结果是“大爱清尘”非常的正派,非常的严谨。就目前我观察是非常OK。
当然我的宗教告诉我人是有贪性的,所以要有很多制度去约束它,未来我不知道,所以我时时刻刻在观察它。人类里面也有希特勒,也有魔鬼,你不能说全人类都是坏人吧?所以我觉得不要论断别人,你要自己去做调查,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付出多少爱了?付出多少时间了?
烟火:给天涯网友说几句寄语。
袁立:天涯,天涯何处无芳草,天涯路漫漫……希望大家有这样一个平台,可以踊跃发表自己的意见。我觉得不管你说的对与不对,你勇于表达就是一个时代的进步,没有什么人是可以说话,没有什么人是不可以说话的,大家都可以说话,大家都可以思想,这才是一个文明的进步。
主持人“烟火”的访后谈
从杜小月开始关注她,再到现在的大爱清尘。她从一个演员逐渐变成了很多人眼中的“公知”。而她觉得自己不是“公知”她只是在凭自己的良心和热情做事。面对接踵而来的谩骂她告诉我还“还有很多美好的人和事值得关心”。她好像从来没有变过,又好像变得太多。唯一没有变化的可能是她对生活的热爱,对生命的尊重,和那颗悲天悯人心。——烟火http://www.guancha.cn/Celebrity/2015_08_28_332271_s.shtml
主持人“烟火”与袁立的访谈原文如下:
关于国籍:我是一个中国人,我没有任何国家的绿卡
烟火:说到宗教信仰,还会涉及国籍的问题。
袁立:我是一个中国人,我没有任何国家的绿卡,我是北京身份证,我是杭州人。这个问题真的问了好多遍了,非得逼我拿一个什么绿卡吗?我觉得中国人挺好的,总有一天中国特别好的时候,也希望那些拿绿卡的人就后悔了,进中国是很难的以后,知道吗?拿中国绿卡跟拿美国绿卡一样的,不要以为拿着人家外国的绿卡很了不起。
烟火:说到国籍,当时有一部戏比较有争议的《建国大业》,观众发现这里的很多演员都是外国国籍,说是“艺术是没有国界的,但是艺术家有祖国”。
袁立:我觉得人是自由的,地球也有地球村,人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这是他的选择。你可以不肯定,但是不要去从道德上批判别人。我觉得这是一种道德绑架,这不好。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他想去哪个国土生活,这是他的自由,他有能力,他也会为自己的后果买单,他不一定是快乐的。但是我们旁人不要从道德方面去审判别人。
当然,国家在自己的心中,你走到哪里,你都是中国人。你的脸永远是黄皮肤,你说我来自中国,这是变不了的事情。而且我相信他的英语再好也没有他的母语好,所以我觉得他的心里一定有他的一祖国心的,所以我们不去评判他。
关于微博言论:我不是公知,我代表我袁立,我代表只是我看到的世界
烟火:有网友问在公共领域发表意见,您有这方面的知识储备吗?
袁立:因为我觉得是这样的,我代表我袁立,你看到了她的标签是娱乐明星、艺人,我代表只是我看到的世界,我不代表北大,我也不代表清华,没有关系。每个人要学会发表自己的独立的思想能力和勇气,这才是一个现代人应该做的,这跟知识储备没有关系,因为我不代表后面我有任何背景,我不代表北大、清华、复旦,所以没有任何关系。
烟火:您是继续保持沉默呢?还是喜欢继续在微博上发表意见呢?
袁立:我不喜欢,因为我有时候看一些名人在微博上老是有评论,然后就对话、骂人,我觉得这个好无聊,我觉得你就往前走,有苍蝇和蚊子在你那,这种东西不能够成为阻碍你往前走的方向,我不喜欢跟人家有这种纠缠,我认为这是一种纠缠。
烟火:一些言论一般人看了都觉得受不了,您的家人会看你的微博吗?
袁立:不会,他们没有微博。哈哈哈!什么东西受不了?你是说他们的评论受不了?没有关系,作恶多端,骂一些下流话的人,我觉得这种人真的是不好,因为他说那些下流话,那种满嘴脏话,充满了戾气,我觉得多多少少会带回去,带回他自己的家庭。如果他带回自己的家庭,会影响孩子,这多不好啊。我认为非常不好,人还是要柔和一点比较好。
烟火:现在也有网友提到“公知”这个话题,说您当了“公知”以后,经常说一些胡话,你的智商都归零了,你怎么看?
袁立:我怎么看?我是说那个是放屁。
首先,我不是公知,我不代表知识分子。我能代表北大吗?我能代表复旦吗?我能代表清华吗?我能代表麻省理工吗?我还是能代表哈佛吗?我不是这些学校毕业的,我就不是知识分子,所以我不是公知。
第二,我心里非常欣赏和佩服公知。公共知识分子,我觉得这是从校园里走出来,然后能跟这个社会上交流的一个过程。有很多知识分子如果他局限于在校园里的象牙塔里,没有办法让老百姓熟知。因为光是你有知识、你有文化、你有观点,这个社会没有是不行的,知识是为社会服务的,最后还是和社会一起往前进步。所以我觉得社会的公共知识分子在任何论坛里、在任何的公共平台上起到这个作用,我是非常敬佩他们的。所以他们完全可以在自己的校园里拿着校园合适的工资,也有一份稳定的收入,他们非得跑到这个平台上,被对手,被“五毛”骂,我知道他们被五毛骂的很惨的,被骂急的也有,知识分子其实脸特别薄,所以我非常同情他们。
我觉得刚才那个人说的话,我就送你俩字“放屁”,你都不了解,你是个没有文化、没有责任感、没有担当的小人。但是我原谅你,我觉得必须有这样有担当、有责任感的人跟老百姓在一起,告诉老百姓正确的知识、知道的世界观是什么,而不仅仅是培养校园内的大学生。而且大学生也不仅仅是为了应付考试,应该更知道社会的职能,社会的功能,推动整个社会往前进步。这是知识的一个最重要的功能。
烟火:您在什么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您作为一个演员突然关心这些了呢?
袁立:我去旅游,大概七八年前,在圣母院的时候,在那里我感觉到了一种不是属于这个世界嘈杂的喜乐的感觉,我看到那个画面太圣洁了,太美丽了。当时我热泪盈眶。这个东西是什么东西啊?这个东西就像我心里吃了一颗特别甜的糖一样,不是我的心里面,而是我的灵魂吃了一颗特别甜的糖一样。然后我回中国来找这是什么东西,我就去中国北京有很多的基督教堂和天主教堂,我就开始去了解宗教,我有机会又到国外生活了一段时间。
我发现其实人不仅仅只关心自己吃什么,我心里可能有点大丈夫情结。在国外也是很多人比较关心社区、关心竞选、关心他们自己的大环境。当然首先是家要好,但是家好了以后剩下的余力要关心社区、关心整个社会。
其实任何人都不是孤单生活的孤岛,整个大社会必定会影响到你。打个比方说比如有雾霾了你必定逃不掉,你不要以为你会被隔离出来,不可能。因为你就是地球的一分子,地球上所有一切有形无形早点晚点都会影响到你。所以我们要共同维护我们共同生活的环境。如果你是一个小蜡烛就用小蜡烛的光亮去照亮周围;如果你是一百瓦的就用一百瓦的光亮去照亮周围。这是我自己的经历造成了我比较关心社会公共话题。可能不一定是我赚多少钱,我的孩子是否安顿好了,我去了好的幼儿园了,是否买到好的衣服穿,好的玩具了,我不是太关心这些了。
我要自己活得好,我可以活得非常非常好,我可以天天去旅游。从台湾到非洲我都没去过,我根本不用关心这些事,而且不会招这么多的骂声。然后我想拍就拍一点烂戏,无所谓。想上个娱乐节目,反正有人邀请我,就去上,赚钱。我真的可以活得很滋润,但是那样我会看不起我,我会鄙视这个叫袁立的人,对不起我自己,所以我不会选择那条路。
关于“透视装”:提醒女性,衣服的透明度在逆光和顺光时不一样
烟火:当时好像您参加一个活动,穿了一件衣服。
袁立:我已经说了无数次了,那是我无意当中。因为我是一个比较毛手毛脚的人。我当时换衣服的时候是在特别昏暗的一个镜子前面,我觉得没问题,就这样挺好的,但是后来在阳光下看和在昏暗的情况下看效果完全不一样。因为当时没光,是临时走红地毯布的棚子,没有什么灯光,所以你真的看不清什么,一个穿衣镜斜挂在那里,总之看不清楚。但是你要知道那种光下和太阳光下完全不一样。所以等到了太阳底下的时候,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因为那时候大喇叭已经说“袁立,到你了。”我可能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觉得也没什么,怕什么啊。没想到,天啊……
烟火:所以这件事情不是刻意为之的?
袁立:对,我觉得什么样的人都有,而且后来有一些底下的年轻演员学这个,这样特别不好。因为我觉得在合适的时候、合适的场合穿合适的衣服比较好。像这样的衣服,说实话你可能到晚上八九点钟到一个非常性感的酒吧里去可以。但是如果在这种比较严肃的“华表奖”颁奖上,我觉得这件衣服是不合适的,但是是无意为之的,这个不好。我觉得女性应该还是要穿的庄重。这是我当时非常疏忽的一个技术方面的问题,也是我对于衣服方面,当时我觉得我没有像现在这样要求庄重,而且我又马大哈。以后我也知道光线很重要。这点提醒女性,尤其到了夏天,我发现衣服的透明度很有问题,有时候逆光和顺光都不一样,所以一定要注意这方面。
关于慈善公益:你要自己去做调查,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烟火:您以后会专职做慈善吗?
袁立:我觉得我以前就是有一个使命感的人,我特别希望通过我拍的电视剧,比如“杜晓月”之类的,让大家回家有一个放松的心情。以前我拍戏的时候,电视剧还是非常红火的,大家还是要喜欢电视剧,所以我喜欢拍电视剧,现在审查制度这么严格,我可以直接走到需要我帮助的人群里去,要么经济上资助他们,要么充当心理医生,听他们诉说自己的难处,这都可以。所以我觉得一个人一生当中一定要参加一次公益活动。
我这次关注的是尘肺病人,而且相当人数庞大的公益组织,可能用我一生的努力,在中国都不能解脱最后一个尘肺病人的组织。所以我觉得我很想去用我一生的时间去把它完成。你想想看,如果我活到80岁,88岁,还有40多年,所以我想说我88岁还不知道能不能爬山涉水了呢?所以我现在还不知道有多久可以去做这件事情,所以要努力。
第二,这些尘肺病人跟我们是有息息相关的。我们隔离的这个玻璃,是尘肺病人换来得。我们开车经过的隧道,也是尘肺病人炸山洞凿出来的。所以我们城市人今天的一切,是当在尘肺病人的身体上,特点都倒下了,他们或者正在濒临走向他们生命的结束。所以,当我们知道这一切的时候,我们是需要在他们的床前拉着他们的手安慰他们。我希望更多的人加入我们“大爱清尘”。因为其实关爱别人跟分享爱、感恩,是一个社会进步,是一个现代人具备的现代状态和现代意识。
烟火:说到慈善,您对中国的慈善有没有信心?
袁立:当然有信心。如果没有信心,我不会参加“大爱清尘”。我跟所有人一样,也看到多这些网络上、媒体曝出来的一些不好的信息。我相信中国这么大,我觉得总得有两只蚊子和苍蝇,这非常正常。但是不能因为有一两个污点就全盘否定,你一定要给别人成长的空间,给别人改正的机会。因为你想想你是一点缺点都没有的人吗?所以要给别人成长的空间。
“大爱清尘”这个组织我当时没有想作为志愿者,我当时作为一个旁观者去看看,他是否是真实的,他是否真干活,他是否骗捐,他是否骗人家的钱,他如果没问题,我才去捐钱。我当时是这样想的。现在我只支持两个公益组织,一个是“关爱老病”,一个是“大爱清尘”。
后来没想到他们马上有一个活动让我们去下乡,去陕南,本来我想去两三天观察一下,如果是我想长期每个月给捐钱。因为其实我们每个月工资发下来,你总捐得得出一百块钱的吧?但是你要知道一百块钱,一个社会累积起来对于他们来说,2200元一台呼吸机,是他们跪着走向死亡的一个生命剑。
我没有想到进去了三天以后,因为志愿者的人太少了,很多人当时都说,来来来,真的去了以后太苦了,都走了,都留不下来。哎呀,那么多的蚊子、苍蝇啊。说的人多进去的人少。所以,最后我也变成一个旁观者,变成一个志愿者,分配到村里面去。我和另外一个人,他们有七八个村,一个村两个人,我就变成志愿者。
慢慢地从一个旁观者变成接近尘肺病人,知道尘肺病人是怎么造成的,也看到了他们的社会现状,同时也看到了他们一群,真的是我在城市里面看不到的纯真善良的眼睛,而且是感恩的眼睛。
烟火:您刚才说他下面有很多的公益项目,为什么选择了“大爱清尘”?
袁立:因为是这样,前一段时间我在微博上看到有人说我是乙肝患者,我是渐冻人。当然对我来说,我觉得我看到这个世界上的苦难真的很多很多。苦难真的随处都在,为什么会关注尘肺病人呢?
因为对于那些自己得病的,我觉得这是意外造成的,这相当于是一种苦难,但是尘肺病人是意外,是人为造成的。日本1970年最后一例尘肺病人没有了,美国1930年代最后一例尘肺病人没有了,法国欧洲一八几几年最后一例尘肺崩溃没有了,中国2015年现在每年还有2万人的递增,尘肺病人。所以这是一种人为造成的一种伤害。在发达国家矿工罚没上限,我不知道我要罚你多少钱,罚到你倒闭为止。在中国罚没是有限额的。所以他们想说,我罚跟我挣的,我还是能挣多一点,他还是成本低,所以他还去违法。这是一种不尊重生命的状态。
我们讲人人平等,可能工种不同,但是人在生命上我们是平等的,无论这个人来自陕南的山区,还是来自于北京首都的东华门,他们在人格上是平等的,这是社会进步的重要象征,不是嘴巴上说说的平等,人是天生的贱命,这是不对的,这是长年的封建思想造成的,清朝也好,元朝也好走过来的封建思想,有贱民、一等民、二等民,不对,我觉得人生而平等。
社会要往前发展,没有农民、没有居民,只有一样的生命。只有中国真正进入了现代化,现代化不仅仅是网络,不仅仅是飞机大炮,现代化是人的思想意识。人生而平等,只有这个平等的,中国真正解决了生而平等的概念,只有把这个解决了,中国没有尘肺病人了,没有人为造成的伤害,当然意外我们没有办法,意外天天有,人为没有,才是我们的进步,所以我关注了尘肺病。
烟火:对于NGO组织,网友说伟大的只是一些志愿者,但是组织者跟策划者,他们信不过这些组织者和策划者?
袁立:你千万别说信不过与信得过,你付出多少努力去调查了?你付出多少努力走进一个公益组织?你付出多少爱了?如果你不了解你不要论断别人。我跟你们一样,都是闲人,我是闲人。所以我想去做公益之前我就调查,我调查的结果是“大爱清尘”非常的正派,非常的严谨。就目前我观察是非常OK。
当然我的宗教告诉我人是有贪性的,所以要有很多制度去约束它,未来我不知道,所以我时时刻刻在观察它。人类里面也有希特勒,也有魔鬼,你不能说全人类都是坏人吧?所以我觉得不要论断别人,你要自己去做调查,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付出多少爱了?付出多少时间了?
烟火:给天涯网友说几句寄语。
袁立:天涯,天涯何处无芳草,天涯路漫漫……希望大家有这样一个平台,可以踊跃发表自己的意见。我觉得不管你说的对与不对,你勇于表达就是一个时代的进步,没有什么人是可以说话,没有什么人是不可以说话的,大家都可以说话,大家都可以思想,这才是一个文明的进步。
主持人“烟火”的访后谈
从杜小月开始关注她,再到现在的大爱清尘。她从一个演员逐渐变成了很多人眼中的“公知”。而她觉得自己不是“公知”她只是在凭自己的良心和热情做事。面对接踵而来的谩骂她告诉我还“还有很多美好的人和事值得关心”。她好像从来没有变过,又好像变得太多。唯一没有变化的可能是她对生活的热爱,对生命的尊重,和那颗悲天悯人心。——烟火
娱乐圈和体育界早就全烂了。。。一塌糊涂
三体·死神永生
中国文艺圈不管体制内体制外的几乎就没有真心实意把屁股坐tg这边的,没办法,行业性质决定的
袁立。。。自己就是公知啊。。。。。
知识有限,看上去人心不坏。
这货自从嫁给了洋大人 从肉体到精神 全身心接受洋大人的一切
好吧,三体程心可以改为“圣母”袁立了。
没上过大学就不是”公知“?她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什么叫”公知“?
知识有限,看上去人心不坏。
这种人才可笑,现在公知的定义她一直否认,但它已是。心中又给骂她的人给上五毛标签,当有它认识的人承认骂过它时又说他是特别的。她是否太精分了
江水 发表于 2015-8-28 21:37
袁立。。。自己就是公知啊。。。。。
自已称赞自已 作用不大
天涯论坛里舆论导向有严重问题,日托美粉公知精英多的不得了,藏污纳垢之地不为过。
之前看纪晓岚里的小月的时候没想到是她是这样的人
母知对公知的饥渴 一目了然
这个大妈怎么最近老出来
对啊,母的不是公的。
江水 发表于 2015-8-28 21:37
袁立。。。自己就是公知啊。。。。。
她说了她不是公知,她仰慕公知,属于公知的跟班一类的
@纪昀.   管管你们家杜小月
以前觉得她还行~~我指的是胸部
这女的怎么成这德性了,以前还蛮喜欢她的,尤其那鼓鼓的胸部
這個人我有接觸過,那時候我還在杭州,她來買我公司的房子,我認出她來,跟她介紹房子的時候我說了句我們這裏的房子都是成功人士,都是很有錢的,第二天我主管跟我說遠立投述我了,我當時就蒙了,怎麼可能呢?我沒得罪她啊,後來主管說了,是因為我覺得她沒錢買,因為我當時說了這裏的都是有錢人士……現在想來這人的品質極其低劣,稍微有點事情她都會往不好的地方去想,眼裡容不下人,伢支必較。這種人要是上去國家就完了。
shanban2011 发表于 2015-9-1 23:25
這個人我有接觸過,那時候我還在杭州,她來買我公司的房子,我認出她來,跟她介紹房子的時候我說了句我們這 ...
很不幸,能够上去的,往往是较为“厉害”、打击对手毫不留情、随时留意抓对手小辫子的。。。

兵器谱文章地址:天涯专访袁立:我心里很欣赏和佩服公知 http://www.bqpu.net/news/1502033

  • 乌克兰发现克里米亚战争中子弹相撞后碎
  • 孟加拉首都数千士兵叛乱内情:不满长期
  • 资金周转不正常 命悬订单生死线珠三角
  • 人大法工委回应“人肉搜索”是否入罪问
  • 中国空军PK日本空自 我方胜败估算
  • 央视起火大楼前设广告牌遮挡 否认开始
  • 南京的猫坚强!
  • 1962年《人民日报》打油诗
  • 集思广益帖, 你心目中 龙腾东方 应
  • 拿95的稽查。。。。。。。。
  • 越看越觉得这个屁股太出色了,经典
  • 82年中东战争贝卡谷地的坦克战到底谁
  • 绝色妖精
  • 如果91年海湾战争时解放军用伊拉克的
  • 家庭存药8原则6注意
  • 啥样的洗手液才能杀菌
  • 提示:女人用卫生护垫有讲究
  • 春天让健身变得有趣些
  • 选对项目 有效健身
  • 名词解释:春困
  • 春困的原因和解决方法
  • 为什么氯化氨溶液与氨水混合氯化氨的电离和氨水的水解会互相抑制
  • 废品回收塑料中的花料一般是指的哪些我是回收废品的,刚入行.对于塑料不是很了解,因此很想了解一下有关比如花料,高冲料,塑料薄膜等有相关知道.比如回收的价格,怎么分类,怎么简单的处
  • 在氯化氨溶液中加入氯化钠为什么会促进水解
  • 3千瓦的四冲程汽油发电机能带动1.5千瓦的电动机吗?发电机是单相的,电动机也是单相的,有人说启动不了.
  • 为什么氯化亚锡会水解?
  • 2.5千瓦汽油发电机正常运转时,每小时可耗多少升93#汽油
  • SnCl2为什么会水解.c为什么是错误的.
  • 氯化亚锡水解后的产物与盐酸会反应吗?我将SnCl2·2H2O溶于水配成溶液,按道理氯化亚锡易水解,应该马上出现浑浊才对啊,可是没有,居然是澄清的溶液,当滴入盐酸溶液时,居然出现大量的气泡,这
  • 氯化亚锡溶液水解后透亮冷却后为什么还会变白
  • 朔料垃圾回收再利用能做些什么用途?
  • 日本 垃圾回收能创造多少价值?看岩松看日本环保篇突然想到的问题,谁能回答一下.谢谢!ascxssxsx
  • 英语翻译要比较准确的回答
  • 垃圾回收好处好处 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
  • 关于垃圾回收的作文快
  • 晚自习就要交,谁帮我写一篇关于与父母沟通的英语作文,120词左右
  • 速求怎样和老师交流的英语作文120词左右
  • 助剂的分类想了解下助剂总共有多少种类型,比如说有,塑料助剂,造纸助剂,纺织助剂等,还有什么其他的呢,谁有过总结没,当然有各种详细分类更好啦,比如塑料助剂里面又可以划分为多少类别?
  • 奥迪欧4和国4的排放区别是什么呢?请问欧4和国4的排放有区别吗?那个废气更少,也就是说哪个跟牛呢?
  • 农药的种类
  • 农药有哪些类型?
  • 在氯化氨溶液里加氯化铁,溶液的PH会...一方面氯化铁水解增加氢离子,另一方面氯化铁抑制氯化氨水解...
  • 兵器谱,汇集天下名器。查啊作业帮整容说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