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飓风式战斗机鲜为人知的作战史-军事新闻-武器装备新闻-兵器谱
兵器谱——汇集古今中外经典兵器
军事新闻

英国飓风式战斗机鲜为人知的作战史

浏览:24 发布:2019/07/23 06:53


描绘1941年8月3日埃弗雷特上尉驾驶Z4867号海飓风战斗机从FCS船“马普林”号上弹射起飞的美术作品。

德国福克-伍尔夫Fw200四发远程巡逻机。

已安装在CAM船弹射器上的海飓风战斗机。

FAA第804中队的海飓风战斗机是通过驳船从岸上运至等待装备在弹射船的。
  英国飓风式战斗机鲜为人知的作战史
弹射迎敌
  ⊙ 在1941年初这一护航航空母舰的概念尚不完备的时刻,为了挽救遭受Fw 200蹂躏的商船航运,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商船携带战斗机出航并使战斗机能够在危急时刻从商船上起飞迎战,而至于这些战斗机如何降落,则根本来不及得到考虑,这就叫做“绝望的时期产生孤注一掷的措施”。
  
  说到英国霍克公司(Hawker)生产的飓风式(Hurricane)战斗机,人们立即就会想到它与休泼马林公司(Supermarine)的喷火式(Spitfire)战斗机一起在不列颠之战中创造的不朽功绩以及在北非沙漠和远东挂载两具40毫米反坦克炮吊舱作为攻击机发挥的巨大威力。而作为海军型的海飓风(Sea Hurricane)战斗机,则并未给人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即使有也只是作为一种并不怎么成熟的舰载战斗机,相比后来引进的一系列美制格鲁门战斗机逊色不少。海飓风作为英国海军航空兵(Fleet Air Arm,简称FAA)的制式舰载战斗机列装英国各艘航空母舰正式参战是在1941年底,然而很少有人了解,在此之前已有一小部分海飓风式战斗机奋斗在海上作战的第一线,它们并非是从航空母舰上起飞,而是从设备简陋的商船上利用弹射器起飞迎敌,孤身完成任务后在多数情况下没有降落的场地,飞行员一般只能跳伞或在海上迫降,等待己方的护航舰艇前来援救。这些飞行员无疑承受着高出一般舰载机飞行员数倍的风险,而正是他们所具有的高超素质和英勇精神,加上英国皇家海军人员的奇思妙想,创造出了飓风式战斗机作战史和英国海军航空史上的一段鲜为人知的传奇。
  ◆ 缘起
  随着1940年6月法国的陷落,德国已经占领了从挪威到西班牙的整个西欧的海岸线,英国的本土以及大西洋上的英国护航船队均暴露在驻扎在法国的德军飞机的航程内。从7月开始,被称作秃鹰(Kondor)的德国福克-伍尔夫Fw 200四发远程巡逻机开始从法国波尔多-梅里尼亚克的机场起飞攻击西部海口地区的英国船队,到1940年末,Fw 200秃鹰已在大西洋上击沉盟国船只总计达30多万吨,被丘吉尔称作“大西洋上空的瘟神”。加之Fw 200秃鹰常与德国潜艇配合行动,而且当时英国又被护航舰艇短缺所困扰,使作为英国生命线的大西洋商船航运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威胁。
  在1940年末1941年初这一护航航空母舰的概念尚不完备的时刻,为了挽救遭受Fw 200秃鹰蹂躏的商船航运,唯一可以想到的办法就是让商船携带战斗机出航并使战斗机能够在危急时刻从商船上起飞迎战,而至于这些战斗机如何降落,则根本来不及得到考虑,恰如当时英国常见的口号,这就叫做“绝望的时期产生孤注一掷的措施”("Desperate times give rise to desperate measures.")。丘吉尔对这种措施持相当乐观的态度,他后来回忆道:“通过在普通商船上装配战斗机这一做法,我们能很快给予敌人沉重的一击。这些战斗机的飞行员就好比是投向猎物的隼鹰,但他们首先要明确自己的生命须依赖于护航舰艇的海上援救。”
  尽管有人认为这个危险的权宜之策是丘吉尔本人想出来的,因为似乎这很合乎他那临危受命的天赋,但据可信的材料表明,这个办法是由英国皇家海军上校斯拉特里(Capt. M.S. Slattery)提出的。早在1940年8月,斯拉特里上校就考虑到了用商船搭载战斗机这种做法的可行性,后来他提出了两个详细的方案,其一是在适合的商船上安装弹射器,供发射战斗机用;其二是在适合的商船上加装最简单的飞行甲板和降落设备成为简易航空母舰。由于已没有别的办法,这两个方案很快被英国海军部采纳,加上丘吉尔个人的支持,更是加快了这一计划的实施。
  上述第一个方案的关键在于用弹射器进行的海上发射。早在1940年10月,英国军方的研发部门便提请霍克公司研究利用飓风式战斗机进行海上弹射起飞的可行性,霍克公司认为在飓风上安装滑阀即可达到海上弹射的要求,于是答应在5周内开发出弹射用滑阀。1941年1月19日,霍克公司接到了首批20件滑阀及附件的订单,两周后又有30件滑阀及其附件被定购。
  与此同时,为商船专门设计的弹射器也诞生了。位于范堡罗的皇家航空研究中心(Royal Aeronautical Establishment,简称RAE)在3个月时间内开发了一种比传统的使用压缩空气的弹射器更强劲的火箭推动弹射器,其梁式跑道全长85英尺(25.9米),其上安置的滑车由一系列三级点火的2英寸火箭推动,使之能产生2.5g的等加速度,在跑道距离内可达到60节的最大速度,足以使开足马力的飓风式战斗机起飞。
  ◆ 改装
  被用来进行海上弹射起飞的飓风式战斗机均改装自皇家空军的Mk.I型,1941年初共改装了50架,改称海飓风Mk.IA,但它们更多情况下被昵称为“Hurricat”,即由Hurricane(飓风)一词的前两个音节和Catapult(弹射器)一词的第一个音节拼起来的生造词。为了能够承受弹射时的加速度,这些海飓风加强了机身,并在机身和机翼的连接处加装了弹射用滑阀以及为了便于在海上迫降而设置的吊环螺栓。尽管海飓风在最初的弹射试验中是打开起落架的,但在实际作战中起落架将会变得毫无意义,因为它们的飞行任务几乎都是“单程”的,飞行员不得不在完成任务后在海上迫降丢弃飞机,并在随身携带的充气阀中等待护航舰艇的救援,因此实战中,海飓风都将是收起起落架进行弹射的。这种窘况是难以解决的,尽管后来海飓风加装了容积44加仑的副油箱,但这也仅能增加海飓风飞抵陆地基地的些许可能性罢了。值得一提的是,除了50架飓风外,还有很少量的费尔雷公司(Fairey)的管鼻燕(Fulmar)战斗机也被改装成了临时的弹射用机。
  尽管丘吉尔最初要求将250艘商船改装成可以弹射飓风式战斗机的商船,但后来计划减为50艘,而最终接受改装的只有35艘,这些船均是1940年下水的新船,每艘的总登记吨位从6000余吨到9000余吨不等,它们均在建造的最后阶段进行了在船艏加装弹射器的改装,于1941年5月至7月陆续完工服役。这些船被称作“弹射飞机商船”(Catapult Aircraft Merchantman,简称CAM),它们依然隶属英国商船队,挂英国商船旗(Red Ensign),除了飞行员和必要的维护人员外的船员也均是商船队成员。每艘CAM船载2架海飓风战斗机以及2名飞行员,两人轮班以保证任何时候战斗机都能迅速弹射升空。
  除了CAM船以外,英国皇家海军也从辅助舰艇中改装了5艘可弹射战斗机的船只,定级为“战斗机弹射船”(Fighter Catapult Ship,简称FCS)。这5艘船中的3艘“帕提亚”号(HMS Patia F.?)、“阿里瓜尼”号(HMS Ariguani F.105)和“马普林”号(HMS Maplin F.107)均改装自1940年征用作远洋稽查船(Ocean Boarding Vessel,简称OBV)的5000-7000吨级商船,其中“帕提亚”号和“阿里瓜尼”号原为埃尔德斯与法伊夫斯航运公司班轮,而“马普林”号原是爱尔兰SS航运公司班轮“爱尔兰”号(SS Erin)。这3艘船和CAM船一样,也在船艏加装一具弹射器,并可搭载1-2架海飓风战斗机。另两艘FCS船是“斯普林浅滩”号(HMS Springbank F.50)和“飞马座”号(HMS Pegasus D.35/I.35),其中“斯普林浅滩”号原为一艘由商船改装的辅助防空舰(Auxiliary AA Ship,俗称Ack-Ack Ship),它在舰舯部加装一具垂直于舰体中心线的弹射器,因此弹射是朝舷侧进行的。该舰搭载的战斗机并非海飓风,而是一架管鼻燕。“飞马座”号的前身则是由1914年下水的运煤船改装的世界上第一艘水上飞机母舰“皇家方舟”号,1934年改名。该舰舰艏有宽敞甲板,1938年便已装备有一具弹射器。尽管FCS船担负着与CAM船相同的使命,但它们隶属皇家海军,挂皇家海军旗(White Ensign),分配有统一的舷号(pennant number)。
  ◆ 训练与试验
  1941年5月5日,英国皇家空军在利物浦的斯皮克(Speke)基地组建了一支专门的飞行队使“为商船搭载掩护战斗机来保护船队免遭德军飞机的空袭的计划得以实施”。这支飞行队被称作“商船战斗机飞行队”(Merchant Ship Fighter Unit,简称MSFU),它包括一个总部机构、一个训练飞行组、两个机动维护组以及为商船搭载安排的50个分遣队。MSFU隶属于皇家空军战斗机司令部的第9大队,其大部分飞行员是自愿参加的,其中一些人和部分维护人员已在范堡罗和戈斯波特的基地接受过为期2周的速成弹射飞行训练。5月9日,第一名MSFU的飞行员前往斯皮克基地报到。
  虽然各方面的准备都进展得相当顺利,但是从商船上弹射飓风式战斗机在一开始就被意识到是困难重重的。一个首要的问题便是气候的影响。弹射器位于商船艏楼偏左舷位置,向后一直延伸至前桅,自出海之时便得有一架海飓风安置在弹射器上,因此海上的巨浪和时速65英里的大风常常使海飓风持续几天都得经受海水的浸泡和拍打。一份英国皇家空军的报告写道:
  “飞机上覆盖的油布被吹走,飞机的机身遭到侵蚀,发动机的旋转变压器和机身电路均短路。在恶劣的天气中,对飞机的检查和维修更是不可能,海水的腐蚀则是永远存在的问题。”
  另一个问题便是在海上如何及早发现敌机使之抵达船队上空时海飓风已弹射起飞。FCS船由于是皇家海军舰船,均装备有较完善的雷达设备;但要在商船队的CAM船上装备雷达就是一件不甚容易的事了。尽管如此,皇家海军和空军还是竭尽全力为这些船提供了当时极其短缺的雷达。第一艘CAM船装备的是海军的286P型对空搜索雷达,探测距离20海里;其后的2艘CAM船则装备空军的探测距离达40海里的CHL型雷达;其余船只则均装备了经改进的286P型的10a系列雷达。为了使商船能与海飓风间进行联系,无线电收发装置也是必要的,但战时设备的短缺大大阻碍了这一进程,以至于一些皇家空军基地不得不将它们的无线电设备借给CAM船使用,而仍有几艘CAM无法获得这一装备,也是就说飞机弹射后将无法与母船联系而只能依靠飞行员自身的决定来行动。
  然而形势的紧迫使计划在种种问题依然无法解决的情况下继续进行着。5月31日,MSFU在停泊于格里诺克港的CAM船“彩虹帝国”号(SS Empire Rainbow)上进行了第一次海飓风在实船上的弹射试飞。这场试飞差点成为灾难,因为飞机弹射出去后急速向左倾斜,左翼尖都碰到了海面,幸亏飞行员技术高超,及时拉起了飞机,使这一首次在实船上进行的弹射获得了成功。由此可见,在海上弹射飓风战斗机的作战时机已成熟。 (待续)
描绘1941年8月3日埃弗雷特上尉驾驶Z4867号海飓风战斗机从FCS船“马普林”号上弹射起飞的美术作品。

德国福克-伍尔夫Fw200四发远程巡逻机。

已安装在CAM船弹射器上的海飓风战斗机。

FAA第804中队的海飓风战斗机是通过驳船从岸上运至等待装备在弹射船的。
  英国飓风式战斗机鲜为人知的作战史
弹射迎敌
  ⊙ 在1941年初这一护航航空母舰的概念尚不完备的时刻,为了挽救遭受Fw 200蹂躏的商船航运,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商船携带战斗机出航并使战斗机能够在危急时刻从商船上起飞迎战,而至于这些战斗机如何降落,则根本来不及得到考虑,这就叫做“绝望的时期产生孤注一掷的措施”。
  
  说到英国霍克公司(Hawker)生产的飓风式(Hurricane)战斗机,人们立即就会想到它与休泼马林公司(Supermarine)的喷火式(Spitfire)战斗机一起在不列颠之战中创造的不朽功绩以及在北非沙漠和远东挂载两具40毫米反坦克炮吊舱作为攻击机发挥的巨大威力。而作为海军型的海飓风(Sea Hurricane)战斗机,则并未给人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即使有也只是作为一种并不怎么成熟的舰载战斗机,相比后来引进的一系列美制格鲁门战斗机逊色不少。海飓风作为英国海军航空兵(Fleet Air Arm,简称FAA)的制式舰载战斗机列装英国各艘航空母舰正式参战是在1941年底,然而很少有人了解,在此之前已有一小部分海飓风式战斗机奋斗在海上作战的第一线,它们并非是从航空母舰上起飞,而是从设备简陋的商船上利用弹射器起飞迎敌,孤身完成任务后在多数情况下没有降落的场地,飞行员一般只能跳伞或在海上迫降,等待己方的护航舰艇前来援救。这些飞行员无疑承受着高出一般舰载机飞行员数倍的风险,而正是他们所具有的高超素质和英勇精神,加上英国皇家海军人员的奇思妙想,创造出了飓风式战斗机作战史和英国海军航空史上的一段鲜为人知的传奇。
  ◆ 缘起
  随着1940年6月法国的陷落,德国已经占领了从挪威到西班牙的整个西欧的海岸线,英国的本土以及大西洋上的英国护航船队均暴露在驻扎在法国的德军飞机的航程内。从7月开始,被称作秃鹰(Kondor)的德国福克-伍尔夫Fw 200四发远程巡逻机开始从法国波尔多-梅里尼亚克的机场起飞攻击西部海口地区的英国船队,到1940年末,Fw 200秃鹰已在大西洋上击沉盟国船只总计达30多万吨,被丘吉尔称作“大西洋上空的瘟神”。加之Fw 200秃鹰常与德国潜艇配合行动,而且当时英国又被护航舰艇短缺所困扰,使作为英国生命线的大西洋商船航运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威胁。
  在1940年末1941年初这一护航航空母舰的概念尚不完备的时刻,为了挽救遭受Fw 200秃鹰蹂躏的商船航运,唯一可以想到的办法就是让商船携带战斗机出航并使战斗机能够在危急时刻从商船上起飞迎战,而至于这些战斗机如何降落,则根本来不及得到考虑,恰如当时英国常见的口号,这就叫做“绝望的时期产生孤注一掷的措施”("Desperate times give rise to desperate measures.")。丘吉尔对这种措施持相当乐观的态度,他后来回忆道:“通过在普通商船上装配战斗机这一做法,我们能很快给予敌人沉重的一击。这些战斗机的飞行员就好比是投向猎物的隼鹰,但他们首先要明确自己的生命须依赖于护航舰艇的海上援救。”
  尽管有人认为这个危险的权宜之策是丘吉尔本人想出来的,因为似乎这很合乎他那临危受命的天赋,但据可信的材料表明,这个办法是由英国皇家海军上校斯拉特里(Capt. M.S. Slattery)提出的。早在1940年8月,斯拉特里上校就考虑到了用商船搭载战斗机这种做法的可行性,后来他提出了两个详细的方案,其一是在适合的商船上安装弹射器,供发射战斗机用;其二是在适合的商船上加装最简单的飞行甲板和降落设备成为简易航空母舰。由于已没有别的办法,这两个方案很快被英国海军部采纳,加上丘吉尔个人的支持,更是加快了这一计划的实施。
  上述第一个方案的关键在于用弹射器进行的海上发射。早在1940年10月,英国军方的研发部门便提请霍克公司研究利用飓风式战斗机进行海上弹射起飞的可行性,霍克公司认为在飓风上安装滑阀即可达到海上弹射的要求,于是答应在5周内开发出弹射用滑阀。1941年1月19日,霍克公司接到了首批20件滑阀及附件的订单,两周后又有30件滑阀及其附件被定购。
  与此同时,为商船专门设计的弹射器也诞生了。位于范堡罗的皇家航空研究中心(Royal Aeronautical Establishment,简称RAE)在3个月时间内开发了一种比传统的使用压缩空气的弹射器更强劲的火箭推动弹射器,其梁式跑道全长85英尺(25.9米),其上安置的滑车由一系列三级点火的2英寸火箭推动,使之能产生2.5g的等加速度,在跑道距离内可达到60节的最大速度,足以使开足马力的飓风式战斗机起飞。
  ◆ 改装
  被用来进行海上弹射起飞的飓风式战斗机均改装自皇家空军的Mk.I型,1941年初共改装了50架,改称海飓风Mk.IA,但它们更多情况下被昵称为“Hurricat”,即由Hurricane(飓风)一词的前两个音节和Catapult(弹射器)一词的第一个音节拼起来的生造词。为了能够承受弹射时的加速度,这些海飓风加强了机身,并在机身和机翼的连接处加装了弹射用滑阀以及为了便于在海上迫降而设置的吊环螺栓。尽管海飓风在最初的弹射试验中是打开起落架的,但在实际作战中起落架将会变得毫无意义,因为它们的飞行任务几乎都是“单程”的,飞行员不得不在完成任务后在海上迫降丢弃飞机,并在随身携带的充气阀中等待护航舰艇的救援,因此实战中,海飓风都将是收起起落架进行弹射的。这种窘况是难以解决的,尽管后来海飓风加装了容积44加仑的副油箱,但这也仅能增加海飓风飞抵陆地基地的些许可能性罢了。值得一提的是,除了50架飓风外,还有很少量的费尔雷公司(Fairey)的管鼻燕(Fulmar)战斗机也被改装成了临时的弹射用机。
  尽管丘吉尔最初要求将250艘商船改装成可以弹射飓风式战斗机的商船,但后来计划减为50艘,而最终接受改装的只有35艘,这些船均是1940年下水的新船,每艘的总登记吨位从6000余吨到9000余吨不等,它们均在建造的最后阶段进行了在船艏加装弹射器的改装,于1941年5月至7月陆续完工服役。这些船被称作“弹射飞机商船”(Catapult Aircraft Merchantman,简称CAM),它们依然隶属英国商船队,挂英国商船旗(Red Ensign),除了飞行员和必要的维护人员外的船员也均是商船队成员。每艘CAM船载2架海飓风战斗机以及2名飞行员,两人轮班以保证任何时候战斗机都能迅速弹射升空。
  除了CAM船以外,英国皇家海军也从辅助舰艇中改装了5艘可弹射战斗机的船只,定级为“战斗机弹射船”(Fighter Catapult Ship,简称FCS)。这5艘船中的3艘“帕提亚”号(HMS Patia F.?)、“阿里瓜尼”号(HMS Ariguani F.105)和“马普林”号(HMS Maplin F.107)均改装自1940年征用作远洋稽查船(Ocean Boarding Vessel,简称OBV)的5000-7000吨级商船,其中“帕提亚”号和“阿里瓜尼”号原为埃尔德斯与法伊夫斯航运公司班轮,而“马普林”号原是爱尔兰SS航运公司班轮“爱尔兰”号(SS Erin)。这3艘船和CAM船一样,也在船艏加装一具弹射器,并可搭载1-2架海飓风战斗机。另两艘FCS船是“斯普林浅滩”号(HMS Springbank F.50)和“飞马座”号(HMS Pegasus D.35/I.35),其中“斯普林浅滩”号原为一艘由商船改装的辅助防空舰(Auxiliary AA Ship,俗称Ack-Ack Ship),它在舰舯部加装一具垂直于舰体中心线的弹射器,因此弹射是朝舷侧进行的。该舰搭载的战斗机并非海飓风,而是一架管鼻燕。“飞马座”号的前身则是由1914年下水的运煤船改装的世界上第一艘水上飞机母舰“皇家方舟”号,1934年改名。该舰舰艏有宽敞甲板,1938年便已装备有一具弹射器。尽管FCS船担负着与CAM船相同的使命,但它们隶属皇家海军,挂皇家海军旗(White Ensign),分配有统一的舷号(pennant number)。
  ◆ 训练与试验
  1941年5月5日,英国皇家空军在利物浦的斯皮克(Speke)基地组建了一支专门的飞行队使“为商船搭载掩护战斗机来保护船队免遭德军飞机的空袭的计划得以实施”。这支飞行队被称作“商船战斗机飞行队”(Merchant Ship Fighter Unit,简称MSFU),它包括一个总部机构、一个训练飞行组、两个机动维护组以及为商船搭载安排的50个分遣队。MSFU隶属于皇家空军战斗机司令部的第9大队,其大部分飞行员是自愿参加的,其中一些人和部分维护人员已在范堡罗和戈斯波特的基地接受过为期2周的速成弹射飞行训练。5月9日,第一名MSFU的飞行员前往斯皮克基地报到。
  虽然各方面的准备都进展得相当顺利,但是从商船上弹射飓风式战斗机在一开始就被意识到是困难重重的。一个首要的问题便是气候的影响。弹射器位于商船艏楼偏左舷位置,向后一直延伸至前桅,自出海之时便得有一架海飓风安置在弹射器上,因此海上的巨浪和时速65英里的大风常常使海飓风持续几天都得经受海水的浸泡和拍打。一份英国皇家空军的报告写道:
  “飞机上覆盖的油布被吹走,飞机的机身遭到侵蚀,发动机的旋转变压器和机身电路均短路。在恶劣的天气中,对飞机的检查和维修更是不可能,海水的腐蚀则是永远存在的问题。”
  另一个问题便是在海上如何及早发现敌机使之抵达船队上空时海飓风已弹射起飞。FCS船由于是皇家海军舰船,均装备有较完善的雷达设备;但要在商船队的CAM船上装备雷达就是一件不甚容易的事了。尽管如此,皇家海军和空军还是竭尽全力为这些船提供了当时极其短缺的雷达。第一艘CAM船装备的是海军的286P型对空搜索雷达,探测距离20海里;其后的2艘CAM船则装备空军的探测距离达40海里的CHL型雷达;其余船只则均装备了经改进的286P型的10a系列雷达。为了使商船能与海飓风间进行联系,无线电收发装置也是必要的,但战时设备的短缺大大阻碍了这一进程,以至于一些皇家空军基地不得不将它们的无线电设备借给CAM船使用,而仍有几艘CAM无法获得这一装备,也是就说飞机弹射后将无法与母船联系而只能依靠飞行员自身的决定来行动。
  然而形势的紧迫使计划在种种问题依然无法解决的情况下继续进行着。5月31日,MSFU在停泊于格里诺克港的CAM船“彩虹帝国”号(SS Empire Rainbow)上进行了第一次海飓风在实船上的弹射试飞。这场试飞差点成为灾难,因为飞机弹射出去后急速向左倾斜,左翼尖都碰到了海面,幸亏飞行员技术高超,及时拉起了飞机,使这一首次在实船上进行的弹射获得了成功。由此可见,在海上弹射飓风战斗机的作战时机已成熟。 (待续)



由原来埃尔德斯与法伊夫航运公司改装在FCS船“阿里瓜尼”号,弹射器上已配备海飓风战斗机。

摄于1941年FCS船“飞马座”号,它的前身便是世界航空母舰的鼻祖-“皇家方舟”号水上飞机母舰。

由电脑模拟的埃弗雷特上尉驾驶Z4867号海飓风战斗机从FCS船“马普林”号上弹射起飞后的情景。

装载管鼻燕战斗机在FCS船“斯普林浅滩”号。
  ◆ 初期的奋战
  CAM船在大西洋之战中的登场是悲剧性的。1941年5月27日,第一艘参战的CAM船“迈克尔·E”号(SS Michael E.)随OB.327护航船队出海,该船载着两架FAA第804中队的海飓风战斗机和两名海军飞行员(在MSFU正式参战前搭载在CAM和FCS船上的海飓风及其飞行员均来自FAA)。然而该船还没来得及使用它的战斗机便在6月2日被德国潜艇U-108发射的鱼雷击沉。
  FCS船同样开局不利,其中“帕提亚”号早在1941年4月27日便在诺森伯里亚附近海域被德国飞机炸沉,当时该船甚至还没有搭载飞机。而到了7月,已有27年的船龄的“飞马座”号也不得不因设备老化而退居二线作为弹射训练舰使用,这使FCS船一下减为3艘。然而正是这3艘船中的“马普林”号创造了在海上弹射飓风战斗机防御德国秃鹰巡逻机的第一个战果。
  8月3日,“马普林”号在赶往支援从塞拉利昂驶往英国的SL.81护航船队的途中,发现在其船艉约10海里处有一架贴着海面飞行的Fw 200。这架秃鹰隶属德国空军第40轰炸机大队第1分队,1941年中期对英国船队进行骚扰最严重的秃鹰机群几乎均来自该分队。“马普林”号船长立即下令弹射已准备就绪的海飓风战斗机(机号Z4867,隶属FAA的第804中队),首次出战的飞行员是皇家海军志愿预备队上尉埃弗雷特(Lt. R.W.H. Everett),他曾在1929年获得全英越野障碍赛马冠军。这是一场激烈的空中角逐,埃弗雷特后来回忆道:“当我靠近敌机机头的右侧,它的3挺机枪和机头的机炮都在向我射击。我立即向左转向并向其机身侧面开火,我进行了5秒的连发后子弹便用完了。”埃弗雷特目睹被其击中的秃鹰巡逻机右翼起火,然后坠入海中。埃弗雷特上尉随后驾机在为SL.81船队护航的第7护航大队中的“徘徊者”号(HMS Wanderer D.74/I.74)驱逐舰附近迫降,被“徘徊者”号放出的小艇救起,并受到热情欢迎。埃弗雷特因这一战果而获得了一枚优异服务十字勋章(DSC)。9月14日,“马普林”号又遇到了一次相似的机会,这次被弹射的是第804中队的W9215号海飓风。飞行员沃克海军中尉(Sub-Lt. C.W. Walker)驾驶该机驱走了一驾秃鹰,然后在爱尔兰西南100海里处弃机跳伞,随后被轻型护卫舰“罗彻斯特”号(HMS Rochester L.50/U.50)救起。据记载,“马普林”号在其后还进行了4次弹射,其详细情况已无处可查,但可以肯定均未能取得战果,直到该船于1942年6月改回运输用途,并恢复原名“爱尔兰”号。
  很可惜,剩下的两艘FCS船则是还未能取得什么战绩便早早结束了生涯。“斯普林浅滩”号1941年9月17日载着它的管鼻燕双座战斗机随HG.73护航船队从直布罗陀启航驶往英国。次日(一说9月24日),Fw 200来袭,管鼻燕立即弹射升空进行拦截,但未能击中敌机。当这架管鼻燕返回直布罗陀后才发现装错了弹药,以至于除了一挺机枪外其余全被塞住。但是更不走运的还在后头,9月27日凌晨2时08分,眼看航程已去掉一大半的“斯普林浅滩”号被德国潜艇U-201击沉。另一艘FCS船“阿里瓜尼”号则在为同一航线上的HG.75船队护航途中于10月25日被德国潜艇U-83重创,经修理后于1942年7月改用作住宿船。FCS船昙花一现的生涯由此结束。
  ◆ CAM的辉煌
  第一次CAM船在实战中的弹射发生在1941年11月1日,当时CAM船“泡沫帝国”号(SS Empire Foam)正随HX.156护航船队驶往英国。当日航行至爱尔兰以西海域时,该船发现了一架低空飞行的Fw 200,皇家空军志愿预备队少尉瓦雷(P/O G.W. Varley)立即登上已准备就绪的海飓风并弹射起飞,这是MSFU的飞行员首次参加实战。然而警觉的德国飞行员在发现弹射产生的火光后马上架机掉头飞走,使瓦雷未能追上这架秃鹰。到1941年底,虽然CAM船仍未能取得战果,但它们已成为了来往于英国和北美的护航船队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其实早在第一艘CAM船驶抵加拿大之前,MSFU的一名军官便先期到达加拿大,帮助加拿大皇家空军在位于新斯科舍省的达特茅斯基地建立一支旨在维护海飓风战斗机的部队。这样,在CAM船从英国驶往加拿大途中因气候等因素影响而损坏的海飓风便能得到及时维修,并再次装备驶回英国的CAM船。与此同时,还建立了一支加拿大编制的海飓风战斗机加热部队,以使在冬季能够继续使用海飓风。然而随着冬季气候的恶化,在北大西洋行动的CAM船上的设备严重结冰,使海飓风和弹射器根本无法使用,战斗机加热部队也无能为力。因此1942年元旦,英国海军部下令在英国至北美的航线上暂时停止在CAM船上搭载战斗机,直到1942年3月6日天气变暖后这一命令才被解除。
  1942年初,由于要途经挪威海域的援苏PQ航线开始受到德国空军飞机的严重威胁,英国海军部决定为援苏船队也配备CAM船,而CAM船的辉煌正是发生在这一北极航线上。1942年5月15日,从始派援苏船队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支护航船队——PQ.16从冰岛启航,该船队由35艘商船组成,其中包括一艘CAM船“劳伦斯帝国”号(SS Empire Lawrence)。同日,从苏联返航的空载船队QP.12从摩尔曼斯克启航驶回冰岛,该船队由15艘商船组成,其中也包含一艘CAM船“黎明帝国”号(SS Empire Morn)。
  5月25日晨,当两支船队即将擦肩而过时,一架Fw 200出现了,并在10海里的距离内环绕着PQ.16船队飞行,然而由于天空中云层很厚,CAM船“劳伦斯帝国”号按兵不动。与此同时,在不远处海域的QP.12船队也招来了德军飞机的骚扰,由于那里天气尚佳,CAM船“黎明帝国”号于8时55分弹射了它的海飓风战斗机,飞行员是皇家空军中尉肯道尔(F/O J.B. Kendall)。当时空中已有4架德军飞机在QP.12上空盘旋,肯道尔咬住了一架在1000英尺(304.8米)高度上的Bv 138水上巡逻机(一说Ju 88轰炸机)并在近距离开火。显然突如其来的攻击打了德机一个措手不及,但是尽管有人看到德机起火并抛弃了炸弹,但没有人看到该机坠落。肯道尔受命去确认敌机是否被击落,但他只是含糊其词地说海上似乎漂着一个橡皮小舟。此时天气又开始变坏,于是肯道尔放弃了进一步的确认准备弃机求生。“黎明帝国”号上的战斗机引导官对此战所做报告的结尾是这样的:
  “几秒钟后,只见海飓风几乎垂直地栽入水中,随后紧接着是肯道尔,他的降落伞在离水面50多英尺的空中打开。1海里外的护航驱逐舰‘巴兹沃思’号(HMS Badsworth L.03)立即赶往营救并在几分钟后放出小艇。10时04分,肯道尔被救起,‘巴兹沃思’号打出信号说肯道尔还活着,但伤得很严重。不久他便死去了。”
  肯道尔中尉殉职后,德军飞机再次大举来袭。“劳伦斯帝国”号终于决定行动,皇家空军中尉黑伊(F/O A.J. Hay)从该船上弹射起飞,成功地击落一架He 111轰炸机,并击伤了另一架He 111。但是黑伊中尉也在战斗中受伤,不得不紧急跳伞。黑伊落水后发现橡皮艇被子弹打穿无法使用,幸运的是,他在6分钟后便被英国驱逐舰“志愿者”号(HMS Volunteer D.71/I.71)救起。后来发现打穿海飓风座舱的子弹竟是一艘美国货船上的一个瞎起劲的美国机枪手发射的!在PQ.16随后的航程中,德军共击沉了5艘商船,他们的主要目标便是“劳伦斯帝国”号,它于5月27日被击沉。
  随后的一支援苏船队便是臭名昭著的PQ.17,随该船队同行的也有一艘CAM船“潮汐帝国”号(SS Empire Tide)。该船队遭受了英国自开战以来单支护航船队最惨重的损失,36艘商船中有23艘被击沉,然而,未来得及弹射海飓风的“潮汐帝国”号却奇迹般地幸存了下来(详见本刊第474期《冰海浩劫》一文)。
  1942年8月,随着西部海口地区德军飞机的活动逐渐减弱,英国海军部决定不再为来往于英国和北美的护航船队配备CAM船,加拿大新斯科舍省达特茅斯基地也不再负责维护海飓风战斗机,而交回加拿大皇家空军使用。不过直布罗陀航线由于途经法国沿岸,每支船队将依然配备两艘CAM船;援苏航线上的每支船队也继续配备1艘CAM船。因此至1942年底,CAM船弹射海飓风战斗机又创造了3个战果:两次是在直布罗陀至英国的HG航线上,其中11月1日的一次海飓风被弹射后追逐敌机43海里才将其击落,飞行员泰勒中尉(F/O N. Taylor)因此获得一枚优异飞行勋章(DFM);另一次则发生在援苏PQ航线,在这一战斗中,飞行员首次创造了不弃机跳伞而飞抵大陆的纪录。这是1942年9月18日,作为PQ.18护航船队一员的CAM船“黎明帝国”号弹射了由皇家空军中尉巴尔(F/O A.H. Burr)驾驶的海飓风战斗机前去拦截来袭的德军Ju 88轰炸机和He 115水上轰炸机。在盟军强大的防空火力下,这些德机仓促投下炸弹而逃窜。巴尔伺机击落了一架He 115,并在弹药全部用完后依然保持作战姿态以驱散其余敌机。随后,巴尔发现尚有充足燃料,于是决定为拯救自己和座机而一搏,飞往苏联降落。很幸运,他成功了——当他在阿尔汉格尔斯克机场降落时,他的海飓风只剩下副油箱里的5加仑汽油了!
  经统计,整个1942年中CAM船参与的护航船队达72支,其中英国-北美航线上的43支、英国-直布罗陀航线上的25支、援苏航线上的4支。然而,CAM船的损失却是严重的,这些商船虽然载有飞机这一武器,但对德国潜艇毫无防御能力,而且当飞机弹射出去后,它们便成为了普普通通的商船。到1942年底已有12艘CAM船被击沉,其中1942年就沉没了8艘,且大部分是被德国潜艇击沉。其中损失最惨重的是“沙克尔顿帝国”号(SS Empire Shackleton),1942年12月19日它作为ONS.154护航船队的指挥船驶往加拿大,当时它已不载飞机。12月28日深夜,该船被德国潜艇U-225、U-123和U-435发射的鱼雷相继命中,随后迅速沉没。皇家海军伪装商船“忠实”号(HMS Fidelity D.57)后来救起了包括护航船队队长埃杰顿中将在内的44名“沙克尔顿帝国”号的幸存者。然而在12月30日傍晚,“忠实”号也被德国潜艇U-435击沉,“沙克尔顿帝国”号上的船员遂无人生还.



CAM船“劳伦斯帝国”号船艏特写,可能摄于PQ.16护航舰队起航不久,弹射器上的海飓风战斗机清晰可见。

MAC船相比护航航空母舰来说更加简陋一些,这是第一艘MAC船“麦卡尔平帝国”号。

英国自行改装的护航航空母舰之一“奈拉纳”号(HNS Nairana D.05)。

CAM船“戴尔帝国”号,为了航行中的需要,CAM船斩前后桅杆都经过截短。
  ◆ 适宜的尾声
  1943年春,大西洋战场上的局势已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防空作战已不再具有如1941年初那样的紧迫性。这一方面是由于德军在各战线上的败退导致法国沿岸及挪威沿海对盟军船队造成威胁的飞机数量不断减少,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盟军拥有了专门为护航船队设计的航空母舰——护航航空母舰,它们的作战效能不是临时性的FCS和CAM船可以比拟的。
  早在1941年初,英国便改装了护航航空母舰“大胆”号(HMS Audacity D.10)。该舰原为德国商船“汉诺威”号(MV Hannover),1940年3月8日在西印度群岛被英国和加拿大舰艇俘获,随后于该年11月被皇家海军征用作远洋稽查船,命名为“大胆帝国”号(HMS Empire Audacity)。1941年1月22日该舰在布赖思船厂接受了简易的改装——仅加装直通式飞行甲板,无机库,无上层建筑,并于6月20日服役,7月30日改名为“大胆”号,成为世界上第一艘护航航母。该年9月,搭载8架欧洲燕(Martlet,即美制F4F野猫)战斗机的“大胆”号第一次参战,加入从英国驶往直布罗陀的OG.74护航船队,当即击落Fw 200秃鹰1架。随后,该舰又参加了2次护航船队行动并再次击落2架秃鹰,直到12月21日夜作为著名的沃克上校指挥的第36护航组的一员为HG.76船队护航时被德国潜艇U-751击沉(详见本刊第482期《猎潜英豪》一文)。尽管“大胆”号的作战生涯仅3个月,但它证明了护航航母在大西洋水域防空、反潜作战中可发挥巨大威力。因此,英国又自行改装了5艘护航航母,并通过《租借法案》从美国获得了4级共39艘护航航母,它们从1942年开始陆续进入服役,其中上文所提及的PQ.18护航船队是首支配备有护航航母的援苏船队,加入该船队的“复仇者”号(HMS Avenger D.14 ex-USS BAVG-2)护航航母表现出了不凡的能力,这使护航航母成为以后每支援苏船队所必备的护航舰艇。而在北大西洋上,护航航母则作为新成立的支援舰队的主力,于1943年上半年开始作战。
  与护航航母同时开发的还有一种载机舰船,这就是上文曾叙述到的斯拉特里上校提出的两种方案中的第二种,即在适合的商船上加装最简单的飞行甲板和降落设备成为简易航空母舰,它们被称作商船航空母舰(Merchant Aircraft Carrier,简称MAC),均由谷物运输船或油轮改装。1942年8月,第一艘MAC船“麦卡尔平帝国”号(SS Empire MacAlpine)的改造开始进行,并于1943年4月14日完工服役,其后英国又改造了16艘MAC船,几乎全部在1943年内完工。MAC船的外观同护航航母十分相似,但相比后期完工的装备有齐全航空设备的护航航母,MAC船显然要简陋得多,始终未装备有机库和弹射器。另外,与隶属皇家海军的护航航母不同的是,MAC船属于英国商船队,挂商船旗,而且同时要履行商船职责,载有货物。1943年5月29日,“麦卡尔平帝国”号随ONS.9护航船队启航标志着MAC船首次参战。
  英国海上航空兵力的充足使得海飓风战斗机从CAM船上弹射迎敌这种既危险又不合算的战术变得毫无使用价值,因此1943年6月8日,英国皇家空军撤销了MSFU,而与使用CAM船有关的部门也在该年7月初全部关闭。然而当时还有少量CAM船在海上,它们将在完成最后的任务后将海飓风战斗机和弹射器拆除。德国情报部门也得知了MSFU的解散,因此当1943年7月底从塞拉利昂驶往英国的SL.133护航船队路过法国海岸时遭到了认为已没有海飓风的威胁而满心喜悦的德国飞行员驾驶的Fw 200的攻击。然而出乎德国人的预料的是,这支船队包含最后两艘返回英国拆除设备的CAM船——“达尔文帝国”号(SS Empire Darwin)和“潮汐帝国”号。
  7月28日夜,一架Fw 200秃鹰朝SL.133船队低空袭来。皇家空军中尉弗林(F/O P.J.R. Flynn)敏捷地登上早已准备好的海飓风,从CAM船“潮汐帝国”号上弹射起飞。船上的战斗机引导官用无线电向弗林中尉通报道:“敌机在3点钟方向,从左向右移动。”弗林答复“发现目标!”("Tally-Ho!")并立即开始射击,在短时间的追逐后,那架秃鹰坠入水中。不久,CAM船“达尔文帝国”号也弹射了它的由皇家空军中尉斯图尔特(F/O J.A. Stewart)驾驶的海飓风战斗机去拦截另一架逼近的Fw 200,并将其重创,只见该机匆匆丢弃了炸弹逃窜而走。弗林中尉和斯图尔特中尉后来都被护航舰艇安全救起。这是CAM船和海飓风战斗机弹射生涯的一个最适宜的尾声。
  海飓风Mk.IA的弹射作战总共持续了两年,其中有两点是值得注意的。第一,弹射迎敌的决定只能由各艘CAM船的船长做出(这样的决定是不能轻易做出的,而且时常是不情愿的);第二,为了防止护航船队中的商船向弹射起飞的海飓风误射击,因此船队中通行一种警告信号以将这种误射几率降至最低。正是由于弹射行动的危险性,实战弹射的次数很少,其中CAM船弹射仅8次,但难能可贵的是每次弹射都取得了成效,或是将来犯敌机击落,或是将其击伤,或是将其驱走。CAM船和FCS船弹射海飓风总共取得的战果是击落德机6架,击伤3架,其中后面那个数字可能有所低估。不过毫无疑问地是,这种危险的权益之策使许多商船在被德军轰炸机击沉的危险中得到拯救,在英国护航航空母舰大批服役之前为大西洋护航船队填补了空中掩护的空白,因此是一个值当的冒险。□ 维洛克斯(完)
  作者附识:本文写作过程中承蒙英国的Bob Todd、Bernard de Neumann和Ian Buxton先生提供宝贵资料,其中Bernard de Neumann先生系文中提及的“阿里瓜尼”号船长之子,谨此深表感谢。
  英国改装的弹射船一览
  战斗机弹射船(FCS船)
  船名       译名      舷号       吨位/建成年       备注
  Ariguani   阿里瓜尼  F.105      6746/19261956     解体
  Maplin     马普林    F.107      5824/19321960     解体
  Patia      帕提亚    (注)       5355/192241.4.27  诺森伯里亚德机炸沉
  Pegasus    飞马座    D.35/I.3   57400/19141949    解体
  Springbank 斯普林浅滩 F.50      5155/192641.9.27  被德潜艇U-201击沉
  (注) 已无法考证,但肯定是前缀为F的舷号,也有可能从未分配舷号,因为该船在载机参战前便已被击沉。
  弹射飞机商船(CAM船)
  船名          译名           吨位/建成年           备注
    Daghestan     达吉斯坦       ?/1941 1969           解体
  Dalton Hall   道尔顿·霍尔   ?/1941                命运不详
  Eastern City  东城           ?/1941                命运不详
    Empire Burton 伯顿帝国       6966/1941             41.9.20在SC.44船队中时被德潜艇U-74击沉
  Empire Clive  克莱夫帝国     7069/19411969          解体
  Empire Darwin 达尔文帝国     6765/19411966          解体
  Empire Day    白昼帝国       7242/1941              44.8.7被德潜艇U-198击沉
  Empire Dell   戴尔帝国       7065/1941              42.5.12在ON(S).92船队中时被德潜艇U-124击沉
  Empire Eve    傍晚帝国        5979/1941             43.5.18在KMS.14船队中时被德潜艇U-414击沉
  Empire Faith  效忠帝国        7061/19411971         解体
  Empire Flame  火焰帝国        7069/19411969         解体
  Empire Foam   泡沫帝国        7047/19411963         解体
  Empire Franklin富兰克林帝国   7292/19411967         解体
  Empire Gale   大风帝国        7089/19411968         解体
  Empire Heath  石楠帝国        6643/1941             44.5.11被德潜艇U-129击沉
  Empire Hudson 哈德逊帝国      7465/1941             41.9.10在SC.42船队中时被德潜艇U-82击沉
  Empire Lawrence劳伦斯帝国      7457/1941            42.5.27在PQ.16船队中时被德国飞机炸沉
  Empire Moon    月亮帝国        7472/1941            1970解体
  Empire Morn    黎明帝国        7092/1941            1973解体
  Empire Ocean   大洋帝国        6765/1941            42.8.4在纽芬兰搁浅,次日在拖航中沉没
  Empire Rainbow 彩虹帝国        6942/1941            42.7.26在ON.113船队中时被德潜艇U-607击沉   
    Empire Ray     光线帝国        6919/19411963        解体
  Empire Rowan   山梨帝国        9462/1922            43.3.27在菲利普维尔附近被德国飞机炸沉
  Empire Shackleton沙克尔顿帝国  7068/1941            42.12.28在ON(S).154船队中时被德潜艇U-225击沉
  Empire Spray   浪花帝国        7308/19411969        解体
  Empire Spring  春天帝国        6946/1941            42.2.15在ON.63船队中时被德潜艇U-576击沉
  Empire Stanley 斯坦利帝国      6942/194143.8.17     被德潜艇U-197击沉
  Empire Sun     太阳帝国        6952/1941            42.2.7 被德潜艇U-751击沉
  Empire Tide    潮汐帝国        6978/1941            1966解体
  Empire Wave    波浪帝国        7463/1941            41.10.2在ON.19船队中时被德潜艇U-562击沉
  Helencrest     海伦饰章        ?/1941               命运不详
  Kafiristan     卡菲里斯坦      ?/1941               命运不详
  Michael E.     迈克尔·E       7628/1941             41.6.2在OB.327船队中时被德潜艇U-108击沉
  Novelist       小说家          6183/19401961         出售给黎巴嫩
  Primrose Hill  樱草山          7628/?                42.10.29在ON.139船队中时被德潜艇UD-5击沉
  CAM船实战弹射记录
  日期        护航船队 CAM船名  海飓风飞行员战果
  1941.11.1   HX.156  泡沫帝国  瓦雷少尉(P/O GW Varley)驱走1架Fw 200
  1942.5.25   QP.12   黎明帝国  肯道尔中尉(F/O JB Kendall)驱走1架Bv 138
  1942.5.25   PQ.16   劳伦斯帝国黑伊中尉(F/O AJ Hay)击落1架He 111,重创1架He 111
  1942.6.14   HG.84   月亮帝国 桑德斯少尉(P/O AV Sanders)驱走1架Fw 200
  1942.9.18   PQ.18   黎明帝国  巴尔中尉(F/O AH Burr)击落1架He 115
  1942.11.1   HG.91   石楠帝国  泰勒中尉(F/O N Taylor)击落1架Fw 200
  1943.7.28   SL.133  潮汐帝国  弗林中尉(F/O PJR Flynn)击落1架Fw 200
  1943.7.28   SL.133  达尔文帝国 斯图尔特中尉(F/O JA Stewart)重创1架Fw 200

无可奈何的一锤子买卖,如果有足够的护航航母,就不会出现这一幕了。

弹射起飞以后,就只能在海面上迫降了。

转一二战版吧。

兵器谱文章地址:英国飓风式战斗机鲜为人知的作战史 http://www.bqpu.net/news/107335

  • 看看毛主席1965年“关于卫生工作的
  • 鲜血不是白开水《驼峰航线》未发表部分
  • 请坛子上各位11号高人来谈谈11的一
  • 二战60年德国装甲力量打假帖!
  • 那些骂人的人:超女得罪了谁?
  • 吉祥物就是好
  • [讨论]人或者禽兽?????
  • 2艘人命救助艇抵上海港(自动扶正原理
  • TT也疯狂
  • 晚到的祝福====马歪生日快乐
  • [贴图]歼轰7A远程对地精确攻击挂载图
  • 期待。。。。。。。。。。。。。。。。
  • 俄预计2017年中国航天员将能飞往月球
  • 看看韩国的小朋友是如何抗日的...
  • [讨论]娼妓不合法给谁带来了好处?
  • 杀鸡新婚洞房独家秘照
  • 这是个啥装备?
  • 为什么奥运吉祥物那么强调可爱?
  • 戒烟之看你还能挺多久,呵
  • 清疯子凸鹰在高空偷窥裸女
  • [贴图]强奸历史,西方经常这么做
  • (人教版)七年级下册语文书重点课文.
  • 出师表中第7段,表达了作者怎样的政治愿望
  • 出师表中,诸葛亮提出3个建议是为了要实现哪三个政治愿望?
  • 革命英雄人物故事(还要图)急呀!快今天完成呀!1
  • 《出师表》诸葛亮的志向是什么?
  • 客观真理具有具体性真理具有()A具体性B相对性C有用性D客观性E绝对性 这题答案给的是ABDE怎样理解真理具有真理性呢 它可对啊
  • 真理的存在性庄子曾经这样探求倘使我和你展开辩论,你胜了我,我没有胜你,那么,你果真对,我果真错吗?我胜了你,你没有胜我,我果真对,你果真错吗?难道我们两人有谁是正确的,有谁是不正确
  • 任何客观真理都具有具体性?网上说有,但是我在人人找的答案没有这个啊!不会的别糊弄人.
  • 出师表中,诸葛亮就国内政治提出的3个建议,你认为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理由是什么?
  •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第三章读后感500字
  • 在出师表中诸葛亮就国内政治问题向后主刘禅提出了哪几条建议?其中哪一条是最主要的?为什么?
  • 苏教版六年级上册第二课《郑成功》课后第三题
  • 12 番茄太阳15 到 17 这个片段的主要内容是什么?表达了怎样的思想感情?
  • 2004年9月17日,高句丽历史归属学术讨论会.中国学者孙进已的一段简短的发言内容是什么?2004年9月17日,由中国方面提议,中韩两国的历史学者在汉城举行了关于高句丽历史归属的第一次学术讨论
  • 六年级上册语文第二颗郑成功课后习题第3.到4题,赏20
  • 苏教版六年级上册每课一练第2课【郑成功】第七题能力拓展
  •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第三章读后感
  • 为什么说坚持就是胜利
  • 这个瀑布潭为什么叫梅雨潭?
  • 把铁路修到拉萨去有感
  • 《 把铁路修到拉萨去 》读后感
  • 兵器谱,汇集天下名器。查啊作业帮整容说文库